朱永杰:中职生其实就是国民教育的“良心”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1-12-13 09:47围观101次我要分享

  为什么中职学校要花大力气招生?原来,不管是公办学校还是民办学校,招不到学生,就意味着学校要倒闭。对于民办学校,收入完全靠学生;而对于公办学校,财政是按学生数拨给学校经费的。按照目前这么高的招生费,招一个学生,第一年是亏本的,第二年勉强保本,第三年才可能赚钱。

  “招一个学生给1000元,招10个学生每个给1200元,招100个学生每个给1500元”,说句不好听的话,这跟人贩子差不多,虽然单个人不至于上万,一下子发家,但是累加起来,也很可观,跟传销差不多,招10个就挣1.2万元,招100个就挣15万元,挺诱人的。没事了,三天发展一个,比做保险代理还有前途。

  我们的中职教育沦落到如此地步,或者说压根就没有在一个合理的程度上发展壮大,这不是非常悲哀的一件事么?据说在德国,教育是多层次的,人生下来不可能都是一本的料,肯定有高职高专中职的料,咋办?在德国就很好,真是“天生我材必有用”,即便是中职毕业,人生的收获依然丰满无比,收入不见低,幸福不见少。可是,在我们这里,中职生简直就是差生的代名词,叫人只剩下恶心干哕的份了。于是,这个群体不气馁的不多,随波逐流的多,甘拜下风的多,无所谓的多,总体上给人的印象是吸引力不大,所以才有那些人贩子“奖励”措施的出现,太不可思议了。

  学者熊丙奇在11月9日《东方早报》指出,中职学校以免费名义,招来更多学生,学生进校不久,就以“顶岗实习”名义派往工厂劳动。表面上看,中职校确实兑现承诺,免了学费,找了工作,还发放给学生一定的生活费,可是,实情却是,学校不但将每个学生的国家中职助学金(每人每年1500元)据为己有,还收取劳务输出管理费,并克扣工厂企业给学生的工资。这样的中职校,就成为劳务中介;中职学生,一入校就被当成廉价的劳动力,填补一些地方出现的民工荒,所谓的“顶岗实习”,做的就是一些简单的不需要多少技术的劳动。

  日前,郑州电力职业技术学院强制要求学生到指定的工厂从事半年左右无技术含量的流水线工作实习,遭到质疑。一位物流管理专业大三学生小赵说,在一家电子厂流水线当操作工3个多月,就是将一款模具放到机器上,按冲压键,随后再将模具拿下来,接着再换一块新模具。每天重复一样的动作。这样的实习和物流管理专业究竟有什么关系?而且工友大部分都是初中毕业生,高中毕业的都很少。但是,他的工资比他们还要低。这意味着什么呢?可惜校方的回应是否定的,说其他诸如“抽头”或中介费之类的,绝对没有。但是,这可能么?

  中职教育从一开始面临的这种尴尬局势,早该引起警惕,但是,多少年过去了,在教育行政官僚眼里,这些“短板”都成为了熟视无睹的东西,这才是最可悲最无聊最痛心的事情。在这里,我们不妨换个角度,中职教育沦为人贩子生意已经不仅仅是“短板”问题,更是国民教育的“良心”何处安放的问题。要知道,2年前,我国中职教育规模已经达到在校生2238.50万人,占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总数的47.78%。如果能够对得住这个“良心”,中华民族的腾飞绝对会提前梦想成真。

来源:红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