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技术师范院校处境尴尬 “弱小”群体何去何从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01-31 09:07围观114次我要分享

  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校长孟庆国常常在各种场合为培养职教师资院校的发展大声疾呼。该校是一所为职业院校培养教师的普通高校,虽不是什么名牌大学,但在职教界颇有声望,作为“中国培养职教师资的摇篮”,在该领域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全国共有8所独立设置的培养职教师资的师范院校。由于种种原因,这些大学的发展并不尽如人意。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虽是其中的佼佼者,但身兼中 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副会长、职教师资专业委员会主任等职的孟庆国私下常以“丐帮帮主”自嘲,呼吁同行与外界共同关注职业技术师范院校这个承担着培养职教师 资重任但培养实力又很弱小的群体。

  日前,孟庆国接受了专访。

  职教师资培养的国家体系应尽快建立

  问:几年以前,我们报道过,师资不足是职业教育最突出的问题之一,存在的缺口以数十万计。近几年,中央政府加大了对职业教育的投入。在您看来,变化在哪里?

  孟庆国:我觉得现在是职业教育发展的黄金时期。中央和地方财政都已投入了大量的经费建设示范校和骨干校。一批职业院校的办学条件得到了根本改善。同时,对职业教育的学生尤其是中职学生,国家给予了几乎普惠的补贴,职教的吸引力得到了提高。

  当前,是职业教育由规模发展向质量提高转变的新的历史时期,提高质量的关键是教师。目前,职业教育师资培养培训能力亟待加强,国家体系应该尽快建立完善起来。

  问:职业教育的师资来源比较复杂,有些是师范院校培养的,更多的是其他高校的学生毕业直接去做了老师。职业院校到底需要什么样的老师?

  孟庆国:我常常说,做一个好的职教老师很不容易,他们既要解决当前技能人才的培养,还要考虑未来所需技能人才的培养,因此,这是一类特殊的师资 和人才。事实上,培养千百万技能人才比培养精英人才难度不小;一个最大的差异是,职教老师除了要具备一般教师的素质外,还要有比较过硬的职业技能,在育人 中既要教书又要传艺,通常称他们为“双师型”教师,他们的教学工作比一般的教师要复杂的多;特别是,面对数以亿计的未来劳动者,职业教育的水平直接决定着 国家经济建设的质量和水平,最大范围地体现出国家的核心竞争力和国民素质,相信这一点会被越来越多的人所认同。

  当前的职教工作者还没有更多地意识到自己的另外一个重大职能:要用明天的主流技术培养今天的人才,为未来服务,这样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对此, 师资队伍建设必须先行,要提前了解和掌握下一代主流技术。职业教育要意识到自身的重大责任——当一个新职业产生的时候,就应该为它培养人。职业教育有一个 重要的使命是走在产业的前头。我们能不能预见下一代主流技术,培养下一代主流技术的人才,所需要的师资从何处来?这需要我们有前瞻性和国际视野。假如把经 费都用于购买现成的设备,我们还能为明天准备什么?

  8所职业技术师范院校处境尴尬

  问:针对职业教育教师培养培训制度问题,教育部近期下发了专门的意见。2011~2015年,教育部和财政部还计划组织45万名职业院 校专业骨干教师参加培训,支持两万名中等职业学校的青年教师到企业实践等,加大了投入力度。您觉得此举对职教师资培养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孟庆国:职业教育面广量大,是国家教育一个重要的方面军,对师资的需求不论数量还是质量不断提出更高的要求。仅靠我们这8所独立设置的院校是远 远不能满足职业教育发展需要的,我们的培养能力和高度也不够。为此,在国家的号召和支持下,几十所综合大学、名牌大学,像清华、天大、同济、西交大、北师 大等都加盟参与职教师资的培养培训工作。但在双向选择的就业形势下,让名牌大学的毕业生进入职业院校做教师是一件困难的事。我们这类院校尽管弱小,但始终 还是职业教育教师培养的骨干和主力。我们非常希望尽快做大做强,为职业院校提供更高质量的师资,迫切希望国家能像重点支持211院校建设,和支持职业院校 示范校、骨干校建设那样,重点扶持我们这类为职业教育提供师资“母机”校的建设,以便形成良性互动的发展机制,切实当好主力军,发挥好骨干作用。

  问:我之前采访时也听说,现在8所职业师范院校,有一些是处境尴尬的。有的频频改名,或者改变了培养方向。您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孟庆国:我们这类院校很特殊,社会地位也很尴尬,常常被人误解。职业教育的教师培养长期以来得不到专门的、足够的重视。谁都承认师资重要,“双 师型”职教师资是特色,但具体到培养院校的发展问津者少。职业教育师资培养的国家政策,十多年来刚有新政策,最近教育部颁布的《关于进一步加强职业教育教 师培养培训制度建设的意见》,对我们来说可以是久旱逢甘霖,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我们这类弱小的、处于边缘化的高校群体,看到了新的发展希望。

  也因为长期的弱小,受重视不够,社会上甚至出现了一种声音,质疑我们这类学校独立存在的必要性。的确,我们确实解决不了职业教育的全部师资问 题,但我觉得有与没有大不一样,我们总讲职业教育师资培养的专业化,如果没有专门的培养机构,在我们这样一个发展仍处于初级阶段的国度里,专业化的愿望可 能就会夭折在摇篮之中。如果谁都能培养职教师资,又何谈专业化?

  培养职教师资30多年的实践证明,我们必须弄清楚在开放的职教师资培养体系中,谁是骨干、主力军,谁是同盟军。职业教育师资究竟从哪儿来,这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需要认真研究。

  另外,由于社会和高等教育的发展变化,对这类院校重视不够,不少学校职教师资培养相对数量变少。目前,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的毕业生有一半左右 进入职教师资队伍,这已是8所院校中最高的了。根据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职教师资专业委员会的调查,有的学校只有1/10的学生进入职业院校当老师。8所 职业技术师范院校原来都是100%师范类专业,现在很多已是名不副实了。其中的一个原因是,所有的这类院校现在都是地方院校,绝大部分面向本省招生,跨地 区服务能力不强,而现在许多职业院校招聘教师的门槛又提高,已经不要本科生了,尽管我们培养的是“双师型”职教师资,但求教无门。

  职教免费师范生制度期待得到国家保障

  问:几年前,您就表示过,一些高职院校的用人倾向有问题,招聘教师张口就是“硕士”,而高学历未必适合职业教育。当前,职业院校引进教师有哪些问题?

  孟庆国:前些年,高职院校就基本不进本科生了,现在是有些地方的中职学校招聘教师,也已经不要本科生了。对这种“一刀切”的政策,我非常忧虑。 一方面,我们经过长期努力培养出来的“双师型”职教教师人家也不要了,很多是学校想要,地方政策不允许;另一方面,职业院校新引进的高学历教师又不适应高 技能人才的培养。衡量职业教育的质量标准到底是什么?从师资使用的现状看有点迷惘。现在职业院校一味追求师资高学历的倾向严重,有为升格储备人才、影响定 位之嫌,值得警惕和深思。

  问:教育部刚刚提出一条指导性意见,独立设置的职业技术师范院校,师范类专业招生原则上不少于1/3,您觉得能做到吗?

  孟庆国:要是努力的话,我认为能做到。希望我们这类学校都能明确自己的定位,用好新出台的政策,在服务职业教育上下工夫,安心自己的定位,才有自己的地位,满足社会需求,本着国家举办这类院校的初衷,作出我们应有的贡献,才是我们这类院校根本的出路和发展必然。

  问:贵校最近几年的一项开创性的工作是,与海南、新疆、西藏、广西等省级行政区和温州市合作,为职业院校培养“免费中职师范生”。教育部最近也提出,“建立职业教育师范生免费教育制度”。你们为什么要在职教领域做这样的尝试?

  孟庆国:免费师范生最早是中央在教育部直属的6所师范大学推出的,政府为学生受教育付费,学生毕业后按协议回到生源地的中小学任教。

  我们从2010年开始比照国家免费师范生的做法,主动与地方政府合作,开始探索免费中职师范生的培养。为什么要不遗余力地做这件艰苦的事情呢? 一个是要主动服务国家急需,一个是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不断创新职教师资培养的思路,特别是解决我们培养的学生到国家最需要地方去的问题。天津作为国家职业教 育改革创新示范区,担负着先行先试的责任,我们希望这个探索能变成国家行为,希望一个学校的探索能得到国家支持,促进中西部地区职业教育的发展。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