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认为社会学校家长对青少年合力加强"三生"教育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02-10 10:48围观129次我要分享

  骆寒青,云南警官学院禁毒学院副院长、教授

  近日,青年演员张默因吸食大麻被捕,其父张国立随即发表道歉声明,此事引起公众广泛关注。近年来,娱乐圈人士为何屡次涉毒?明星吸毒会给青少年带来哪些影响?2月5日,云南警官学院禁毒学院副院长、教授骆寒青,接受中国青年报专访。

  大麻是世界上滥用人群最多的毒品

  记者:请问大麻是一种什么样的毒品?

  骆寒青:大麻是直接从大麻原植物中提取的天然类毒品,吸食后会产生强烈的心理依赖性及耐药性。大麻不是新型毒品,但它是世界上滥用人群最多的毒品,约有1.4亿人吸食。长期大量摄入大麻会让人情绪不稳定,思维混乱,举止迟钝,陷入恐怖的幻想等。吸食者还会对个人仪表、饮食、学习、工作失去兴趣,出现攻击行为。

  记者:有年轻人认为,偶尔吸食一次大麻或新型毒品不会上瘾,是这样吗?

  骆寒青:很多人错误地以为只有海洛因、鸦片是毒品,因为吸食这些毒品需要用复杂的器具,有疼痛感,生理反应比较强烈,而一些新型毒品(主要指人工化学合成的致幻剂、兴奋剂类毒品——编者注),比如摇头丸、K粉等只能算“娱乐性”食物,就像吃药一样不会让人上瘾。还有人认为,即使对这些毒品上瘾,也不过像吸烟一样,想“high”就吸,“high”够了就不吸了。这些认识都非常错误和危险。只要吸食毒品都会成瘾,只是成瘾的时间长短有个体差异罢了。

  记者:有人说,娱乐圈人士好像更容易沾染毒品,“吸毒”和“娱乐”似乎已经联系在一起了。

  骆寒青:娱乐圈竞争激烈,面对巨大压力,有的明星会使用毒品刺激自己,从而保持充沛的“精力”和创作“灵感”,这无异于饮鸩止渴。而且明星吸毒要比普通人吸毒的不良影响大得多,因为明星往往与时尚、前卫相联系,是许多青少年的榜样和模仿对象。明星吸毒对青少年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有负面影响,会让缺乏辨别能力的青少年产生好奇心,盲目地体验吸毒。

  记者:您怎么看张国立在第一时间站出来发表声明?

  骆寒青:天下任何父母遇到这样的事都会焦虑、恨铁不成钢,正如张国立所说的“痛心和愧疚”、“心力交瘁”。但从法律角度来说,张默已经30岁,他对自己的行为理应负完全责任。他是否认错,如何认错,能否戒毒,都取决于他本人,不是父母能代替的。

  近年来的涉毒明星,如谢东、满文军、莫少聪、孙兴、含笑、张元、萧淑慎等,被曝光后都引发社会热议。无论他们是否被明文封杀,在许多年内都很难被广大公众原谅,难以回到文艺舞台。但如果他们真能远离毒品,也能起示范作用——让染上毒瘾的人以他们为榜样,重树信心;让喜欢他们的青少年知道毒品的危害和吸毒的后果。我觉得,应该给戒毒的明星悔过自新的机会。

  青少年已是我国毒品消费的主要群体,占整体吸毒人群的87%

  记者:我国当前吸毒青少年的整体状况如何?

  骆寒青:《2011年中国禁毒报告》显示,青少年成为我国毒品消费的主要群体,占整体吸毒人群的87%。冰毒、摇头丸、K粉等新型化学合成毒品成为消费新宠。在很多大中城市,吸食新型毒品的人占吸毒者总数的60%以上,有的城市甚至超过90%。截至2011年11月7日,我国经公安机关查获并登记在册的吸毒青少年人数已达178万。

  记者:很多人不明白,我国有过鸦片战争那样惨痛的历史,为什么现在一些年轻人还不以吸毒为耻,反而觉得那是一种时尚?

  骆寒青:大多数吸毒的青少年也知道这段历史,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很重要的原因是我们的社会、学校和家庭教育存在误区和不足。比如,当前社会更在乎谁有“本事”,很多学校片面追求升学率,似乎大家都在忽略青少年的价值取向、道德观和人生观教育。

  很多父母辛辛苦苦打拼,终于成名成家,但他们忽略了对子女的教育,有的家长甚至一味用钱满足孩子的需求。一些精神空虚、意志薄弱的青少年,在遇到父母离婚、身边重要的人去世、人际冲突、升学或就业受挫等变故时,也不知道如何正确处理和看待,于是借毒品逃避现实,寻求解脱。

  此外,青少年辨别是非和抵制不良影响的能力较差,在一些青少年眼中,吸毒甚至是财富和身份的象征。吸毒者中甚至流行这样一句致命的话:“看一个人是否有钱,不能看他开多好的车,住多好的房,而要看他是否吸得起毒。”

  记者:据说,九成以上的吸毒者第一次吸毒是受朋友邀请?

  骆寒青:的确是这样。青少年有一种从众心理,容易受伙伴影响。这种影响的力量可能远远超过老师和家长的说教。如果一个人的很多伙伴都吸毒,惟独他不吸,他会觉得格格不入。朋友也会不断劝他,甚至手把手教他吸毒。另外,沾染毒品的朋友传达给他的信息往往是吸毒后的快感,而不是吸毒背后的痛楚、堕落和罪恶,所以一些青少年出于好奇去试,这一试就是无底深渊。

  青少年一旦染毒,会给个人和家庭带来难以挽回的痛苦和损失。一名湖北的中学校长说过这样一句话:“一个家庭有一名成员吸毒,无异于这个家庭养了一头永远不睡觉的狮子,家里人胆战心惊、不得安宁。”

  记者:新型毒品对身体有什么危害,吸食后能戒掉吗?

  骆寒青:冰毒等新型毒品主要对人的中枢神经系统造成伤害,促使神经递质耗竭性地过量释放,由此让人产生持续的、高度的、病理性的兴奋状态。如果滥用,无异于在给自己制造精神病。但是,超九成初次吸食新型毒品的青少年并不知道它有危害。吸毒成瘾后想戒毒是十分困难和复杂的,97%的吸毒人员都会复吸,就像一句俗语说的那样:“一日吸毒,十年戒毒,终生想毒。”

  记者:您一直在给青少年做参与式的禁毒培训,效果怎么样?

  骆寒青:我给青少年上课时,通常会设计一些参与式场景。比如,有人邀请你去网吧或酒吧,你怎么拒绝?让两名学生表演给大家看,我最后点评。这就是让学生养成远离可能接触毒品环境的习惯。

  我们社会还要创造满足青少年正常情感需求的环境和条件。比如,他们考完试放松到哪儿去?有没有比较洁净又能满足他们身心发展需要的场所?

  社会、学校和家长都要对青少年加强“三生”教育,让他们尊重生命、热爱生活,懂得如何去生存。同时要培养青少年的责任意识,这有助于他们建立完整的个人生活,积极地参与社会和家庭事务。广大青少年也要注意远离烟酒,慎重交友,不盲目从众、赶时髦,正确对待挫折和困难。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