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建勋:就业难与用工荒折射出我国教育制度设计缺失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02-13 10:42围观109次我要分享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讯:从光明网获悉,近十年以来,每年春运过后,企业在招工的时候,几乎都面临着所谓“用工荒”,而与此同时,面向应届大学生的各种类型的企业招聘会也陆续登场,与“用工荒”正好相反,应届大学生所面临的却是所谓“就业难”。一方面,家庭和社会花费巨大成本培养出来的大学生甚至是高学历的研究生,毕业之后,却就业无门;另一方面,付出艰苦努力拿到订单的大量企业,面临开工,却无人可用,这不能不说是我国人才资源的巨大浪费。用工荒和就业难的同时出现,折射出的恰恰是我国教育制度设计上的严重缺失,若再不深刻反省,也许将在未来若干年内,丧失我国的劳动力竞争优势,影响我国在国际经济环境中的核心竞争力。

  首先,我国基础教育的薄弱与不公平正在制造着新、老文盲。现代社会,文盲不仅仅指“不识字的人”,随着知识经济的到来,可能有人因为对某方面知识的欠缺成为新的文盲。不会识别现在社会的各种标记、符号、不会使用外语、计算机的人,都可能成为时代的新“文盲”。尽管我国已经实行了九年义务教育,但在农村地区,年轻父母出外打工,孩子留守农村,在原籍上学。而农村学校大部分合并,导致幼小的孩子去离家较远的学校读书,由于父母不在身边,孩子没人严管导致别说参加高考了,就连小学未读完的、初中未读完的大有人在。在城市中,由于各类升学、考试压力的不断增加,电脑网络的无处不在,很多本应认真学习的中小学生,甚至大学生,为了逃避巨大的学习压力,沉迷于网络而不能自拔者,更是屡见报端。如果我国未来是以文化和技术素质水平很低的劳动力为主体,参与国际经济的竞争,显然无法适应我国企业正在经历的从“中国制造”到“中国创造”的结构性调整。而目前招聘市场上的“用工荒”相当一部分就是结构型缺工。

  其次,我国职业教育发展的萎缩,导致技术和管理人才的大量缺失。与“取证式”的职业资格培训不同,职业技术教育是系统培养国家各行业中高级技术和管理人才的教育体系。在建国之初,我国的职业教育曾经为国家培养了大量的技术和管理人才。例如原国家领导人倪志福、我国导弹事业的国家级首席技师苗俭都是从普通的技校中走出来的。但在追求高学历的今天,技术职业教育的低水平学历,特别是缺乏向其他中等教育学历和高等教育学历的衔接性和延伸性,使得职业教育的质量和数量都在萎缩,直接影响到企业技术工人的数量和质量,使我国企业从“中国制造”向“中国创造”的转型步伐大大减慢。反观发达国家,例如英国,为了确保职业教育与中等教育和高等教育的衔接,很早就开始通过立法赋予职业教育与普通学历教育同等的地位,从而避免了技术职业教育学历衔接的问题。(1966年,英国工党政府发表了《关于多科技术学院和其他学院的计划》的白皮书,正式给予多科技术学院与普通学历教育同等的地位。并将10所从事高等职业教育的多科技术学院升格为大学,从而使学员在职业教育范畴内也能拿到大学学位证书。)在德国、瑞士的中学生中,约百分之七十进职业学校,百分之三十上大学(见荆楚网2009年10月29日《德国65%中学生选择上职业学校 职业教育更规范》报道,和中国中学生联盟网2011年12月27日《瑞士留学 感受“学徒制”式的职业教育》报道)。我国还是发展中国家,却常常列举每万人中大学生的比例,总是为近年来每万人当中大学生的比例持续增加而兴奋。殊不知,这恰恰是社会劳动力人才资源的严重倒挂现象。正是这种倒挂,才导致应届大学毕业生眼高手低,技术工人的文化技术素质不高,尤其是高级技工的比例过低。在我国应对国际经济危机,亟待提高企业核心竞争力的过程中,怎么能不发生大学生就业难和结构性用工荒呢? 再次,我国高等教育的文凭化,使得高等教育的应有目的正在逐渐丧失。在国家对毕业大学生实行“统包统分”的体制下,基本上不发生所谓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随着“统包统分”体制的结束,各项高等教育改革逐步展开。各种高等教育改革的思路和方式层出不穷。而与大学生就业相关的政策却只有一个,即不包分配、自谋职业。这让生活在“高考指挥棒”下,但却从未深刻接触过社会的大学生们感到措手不及。大学生“就业难”也就在所难免。更为特别的是,在我国,“文凭”的价值显然重于高等教育本身的社会目的,因为文凭不仅是一种学历,而且还与地位、职称、工资和晋升有着直接或间接的关系。于是,聪明的人们发现,与其成为高等教育改革的免费实验品,还不如另辟蹊径,绕开高考,只要能较快的获得高等教育的文凭就行。于是乎,各种各样可轻而易举获得高校文凭的途径被不断开辟,各种假文凭、“野鸡大学”的洋文凭也大行其道。结果使得本来就很拥挤的劳动力人才就业市场,更加雪上加霜,应届大学生就业更是难上加难。值得反思的是,我国这种以“高考指挥棒”为支点建立起来的高等教育体制到底是为了什么?如果仅仅是为了那一纸文凭,何必让家长和社会付出那么巨大的代价?

  教育的根本功能是为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发展服务。任何一个国家的教育制度都有其目的,否则就无法理解花费巨大的公共资源建设教育制度的国家行为。但是我国的教育制度,从基础教育薄弱和不公平,到职业教育的萎缩,再到高等教育的文凭化泛滥,在其制度设计上存在着严重的缺失和偏差,使得教育制度无法正常的输出适应国家经济发展形势的各层次劳动力人才,以致出现了大学生就业难和企业结构性用工荒。显然,若不从修正现有“高考指挥棒”式的教育制度,改变职业教育继续萎缩的趋势,真正实现免费的普遍的义务教育等根本问题加以改革,而仅仅从增加大学生就业出路,或者片面要求企业提高用工成本等末端方面入手,不仅解决不了劳动力人才市场的现有问题,而且会使现存问题深远化、严重化。

  梁启超先生曾经在《少年中国说》中说:“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为了我国能在二十一世纪成为真正的世界强国,旨在培养未来国之栋梁的整个国家教育制度,理应更加进步和与时俱进!

来源:光明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