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公办中小学“阳光招生”取消“择校费”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02-15 15:02围观87次我要分享

  从今年起,浙江将全面推行义务教育 “阳光招生”。浙江省教育厅近日表示将重拳治理择校乱收费,公办中小学择校率要降到5%以下,同时坚决落实择校与收费完全脱钩的规定,“这意味着,‘择校费’今后将在浙江彻底退出历史舞台”。

  择校乱收费有失教育公平又增加家庭负担,一直为社会所诟病,教育部在2010年即明确提出义务教育阶段禁止公办学校收取择校费,并要求各地在三至五年内取得明显成效。浙江率先推出的“阳光招生”,能否真正终结“择校费”?

  5%的择校余地 名额争夺更加激烈?

  按照“阳光招生”政策,浙江省县级教育行政部门将根据适龄儿童、少年数量和分布状况划分学区,确定和调整公办学校就近招生的范围和人数。招生前,各地需把学区划分、入学资格、报名材料等通过媒体向社会公布;招生结果也需在教育信息网上公布。

  在依法优先确保学区内适龄儿童、少年就学的同时,浙江省教育厅要求将择校率降到5%以下。

  就近入学招生透明化了,但5%的择校余地意味着什么?有网民认为,5%的择校空间将引发新的不公平,等于提高了择校门槛。“5%名额的争夺肯定更加激烈,家长可能要付出更多的代价。”一名家长悲观地认为,在择校费被一刀切的情况下,学校可能通过收受“捐助款”等名义掩人耳目。

  据一些老师透露,在教育资源相对均衡的杭州地区公办中小学的择校生比例在15%左右,在差距较大的地区比例更高。5%的限额能否得到贯彻,名额又如何分配?

  浙江省教育厅计财处副处长张华良表示,教育部门欢迎社会捐资助学但坚决反对与入学挂钩,将对每一笔捐赠款物进行严格的审核鉴定。对择校乱收费行为,一经查实,坚决纠正,并实行“退钱不退人”办法。“欢迎社会监督,投诉电话、投诉信箱都会公布。”张华良说。

  “现阶段要做到‘零择校’还比较困难,但尽量体现公平。对于公办学校在省定班额内仍有多余学额的,一律通过公开摇号的方法确定名单,不收任何费用也杜绝人情关系。”张华良说,合理划分学区是分配学额的关键,已要求各地教育部门重点研究。

  学区房受热捧 “曲线择校”价更高?

  “取消择校费容易,但想让大家放弃择校很难。”对于“阳光招生”,家长在欣喜的同时也颇有苦恼,“如果学校水平都差不多自然没人择校,但目前差距还不小”。

  不少家长在论坛抱怨,在择校无门的情况下,更多的人将通过买学区房“曲线救国”的方法来解决,而这比以往的择校代价更高。

  据杭州多家房产中介反映,二手学区房一直是热销房源,在目前房产业不景气情况下仍旧保持较好的业绩,且价格一般比普通二手房贵10%左右。“择校热”引发“买房热”,成为一个独特的经济现象。曾有调查显示,57.3%的家长愿意购买高价“学区房”。“这两天来问的人不少,在这种政策背景下,学区房会更加抢手。”一位从事房产中介的工作人员说。

  “像我这种户口在老家、在杭州又无力买房的新杭州人怎么办呢?”名为“xinxin”的网友则抛出了另外一个问题。

  杭州市教育局初教处处长蒋锋表示,新杭州人只要有暂住证等三证,且社保交满一年,孩子即能就近入学。“90%的外来务工子弟都是在公办学校就学的。”蒋锋说。

  “超出家庭能力追求学区房并不可取。家长们需要改变观念,首先学校之间的差距在缩小,其次按照升学改革思路,未来评价体系多元化,考试成绩不再成为唯一标准。”蒋锋说,家长与其把筹码压在学校追求分数不如多关注孩子兴趣爱好和能力的培养。

  教育均衡化:浙江做好准备了吗?

  择校乱收费问题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就已经凸显出来,从国家到地方都花了不少力气来治理,然而一直未能得到有效遏制,在2011年浙江省教育厅接到的教育收费投诉中,40%涉及择校乱收费,是家长反映最强烈的教育问题之一。

  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缩小学校之间的差距是公认的解决择校的根本办法。然而在“历史欠债”很深的情况下,短时间内能够得到突破吗?有家长担心,如果效果不理想,会出现学生无法花钱择校,又得不到优质教育的被动局面。

  对此,浙江省教育厅表示将在三方面着手努力。首先将加大财政教育投入,2012年全省财政教育经费支出占一般预算支出的21%以上,并逐年提高;其次是大力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三是积极扶持民办教育。

  “我们已经探索出‘名校集团化’‘城乡学校共同体’‘乡中心校体制’等多种模式,加快优质教育资源向薄弱学校和农村学校辐射,同时全面实施学校标准化建设。”张华良说,教育厅还将加强高中招生计划管理,提高优质高中招生名额分配到区域内全体初中学校的比例。

  “教育均衡化近年来已有很大发展。在全省11市90县中,只有一个县没有通过省‘教育强县’的评估,而‘教育强县’评选的重要条件即是均衡化。”张华良说。

  有学者认为,浙江治理择校乱收费的决心值得肯定,但效果如何还需要时间检验。“择校其实择的是老师,推动师资合理流动,均衡各校教学实力,是最有效的办法。”浙江大学社会学教师麻美英说,打破目前老师归学校的体制,统一归口到各县教育局,由教育局合理分配是出路之一。

  “择校的敏感也透露出我们应试教育的现状还未得到根本改变,当有一天评价学生的标准不再是成绩和考取的学校、当教育真正以人为本时,择校才可能真正消失。”麻美英说。

来源:新华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