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支持不给力 创业教育不实用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02-20 09:06围观73次我要分享

  7时许,料峭的冷风中,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事业管理学院2009级学生胡利朋吃力地蹬着满载货物的自行车,匆忙赶往学校。“虽然我多次遭受创业挫折,但就业压力大,我不想毕业后就失业,我更想通过创业改变家庭命运,再难我也得坚持。”

  在河南,像胡利朋这样的创业大学生越来越多。大学生自主创业面临的主要问题是什么?高校创业教育现状如何?近日,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发布的一项研究显示,在对河南14所高校360名创业大学生案例的调查中,83.3%的被调查者认为政府对创业政策的执行力度不够,应当更加务实有效;50%的高校认为创业课程实用性差,创业导师比较缺乏,创业服务缺乏后劲。

  支持创业的政策落实有点虚

  据该调研项目的主要参与者、河南财经政法大学就业指导中心主任崔炜介绍,此次调查的360名创业大学生中,80%是在校学生,15%是已经毕业的大学生,保留学籍创业的学生占3%。

  调查显示,仅有5%的创业大学生非常了解政府部门及学校的创业帮扶政策。与此相对应的是,64%和50%的被调查者希望政府放宽贷款政策和拓宽融资渠道,希望放宽企业审批及简化程序和加大税收优惠的占45%和41%,希望加大舆论支持的占33%。83.3%的被调查者认为政府对创业政策的执行力度不够。

  崔炜说:“当创业大学生问及优惠事项时,大多数政府及相关机构工作人员表示不了解;在对政府机关的调研过程中,有工作人员表示政府几乎没有关于大学生创业的实质优惠,因此他们也觉得无从下手。”

  “缺乏资金,许多创业计划就只能停留在规划上。一些创业计划的最佳实施时机,经常因为积累启动基金而被耽误。”黄淮学院2009届毕业生、郑州市顺飞金属加工部经理梁豪杰结合自身经历表示。

  资金短缺是大学生创业的最主要困难。此次调查显示,在创业资金来源上,49%的大学生靠父母资助,37%靠朋友资助,13%的大学生靠银行贷款,仅有2%的人靠政府支持。

  “由此看出,政府和学校等其他组织在对创业者资金的支持上明显不给力。大学生创业虽有国家出台的一些金融支持政策,但在实际操作中还存在不足。”崔炜举例说,河南某部门规定,大学毕业生申请小额担保贷款创业,首先需要到有关方面登记并领取失业证。可事实上,大学毕业生大部分都不愿意去登记失业,而且校方也会千方百计为这些毕业生“寻找”就业岗位,这就使得这一政策很难落实。同时,相关部门对大学生创业扶持政策所设门槛过高,办理手续复杂繁琐。

  资金问题还突出表现在金融机构的创业帮助上。为解决创业大学生遇到的资金困难,政府要求有关金融机构提供相关优惠措施,但是此次调研发现,有关优惠政策在实际操作中很难找到。

  该调研组通过对11家全国性银行的河南分支机构的调研发现,这些银行均没有针对创业大学生的优惠政策,有的银行表示听说过这些政策,但是没有具体实施细则,也没有真正执行。在当地的地方银行,如郑州银行,只有对于失业下岗人员的小额贷款,没有专门针对大学生的项目。对此,调研组分析,这方面原因是大多数大学生创业项目盈利没有保障,风险性又很高,在目前银行资金普遍紧张的情况下,能从银行贷款已经很难,优惠政策更是难上加难。

  高校创业教育要提高实效

  该调研组随机抽样调查的河南省14所高校中,100%都已开设创业课程,但有50%的高校认为创业课程实用性差,43%的高校认为创业课程授课方式落后。调研显示,河南省的大学生创业课程目前还处于起步和摸索阶段,各高校课程安排还有很大随意性,内容以不能直接为学生所用的书本知识为主,同时授课以老师讲课和学生构想为主,真正能在课程中实践锻炼的不多。

  缺乏专业导师辅导成为高校公认的现象。从数量上说,此次调研结果显示,64%的被调研高校认为缺乏创业师资力量,现有的创业导师人数少,不能满足越来越多有创业意愿的大学生的需求,无法实现针对指导、跟踪服务。从构成上说,现有的担任创业导师的人员,主要是从事学生管理工作的老师和有创业实践、受过专业培训的教师,也有从事教学的专职教师,而聘请校外的成功企业家和专业培训师却相对较少。调研组认为,高校应该努力改变创业课程和导师的构成。

  同时,在此次调研的河南省14所高校中,57%的高校建有创业园区或孵化园区,在创业园区,为创业学生提供指导和培训、资金运营扶持、项目推介的实战平台。创业园区以服务类、销售类等项目为主,技术研发类和生产类相对较少。调查显示,尽管许多院校都启动了创业基金,但是由于大学生创业成功率低,很难回收,造成基金不能滚动使用。

  在此次调查的高校中,能够定期举行大学生创业项目发布会,为大学生遴选创业项目提供机会方面,只有36%的院校经常举办,22%的院校偶尔举办,29%的院校从来没有举办过。因此,调研组认为,高校对大学生创业服务方面,也需要进一步完善和加强。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