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解读两会:教育之路更需要“高质量”发展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03-07 14:03围观134次我要分享

  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5日向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作政府工作报告时提出,2012年中央财政已按全国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4%编制预算,地方财政也要相应安排,确保实现这一目标。这意味着该目标自1993年提出以来我国有望首次实现这一承诺。

  虽然是迟到12年才兑现的承诺——我国1993年印发的《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明确指出,“逐步提高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本世纪末达到4%。计划、财政、税务等部门要制定相应的政策措施,认真加以落实。”——但终于实现,也反映出国家对教育的重视。

  客观上说,随着国家对教育投入的持续增加——到2010年,我国财政性教育投入达到历史最高点3.66%。——我国教育获得了很大的发展,也扩大了教育公平,温总理就在报告中提到,经过25年坚持不懈的努力,全面实现“两基”目标。免除3000多万名农村寄宿制学生住宿费,其中 1228万名中西部家庭经济困难学生享受生活补助。建立起完整的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体系。初步解决农民工随迁子女在城市接受义务教育的问题。等等。

  而提起过去10年的发展,“这是发展最快的10年!”一话,经常挂在教育界和科技界人士的嘴边。同样,提到过去的五年,“这是最快的五年”,恐怕也会从领导们嘴里冒出,因为相对于过去十年中的前五年,最近的五年似乎获得的成就更大。比如,从2005到2010年,我国科技人员在 SCI发表论文的数量由世界排名第5位跃居到第2位;论文被引用数量由世界第14位提升到第8位;高被引论文(即进入每个学科被引频次前1%的论文)数量由世界第8位升至第7位;在世界三大“名刊”(《自然》《科学》《细胞》)上发表的论文数量由世界第10位升至第9位。再比如,继前一个五年我国成为高等教育第一大国之后,最近一个五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最大的博士学位授予国家,2008年,我国具有博士授予权的高校已超过310所,美国只有253所。 2010年,招收博士生6.38万人,当年毕业博士生4.90万人。

  可是,如果教育的投入就换来上述这些数据,是很难让国人高兴起来。因为在我们身边,教育的“老大难”问题并没有解决,每年都在期待的教育改革,却没有如期发生。比如,义务教育均衡在2006年新《义务教育法》颁布时就确定为各级政府的首要教育职责,可目前各地都存在严重的“择校热”,原因是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未变,承担更大投入责任的地方政府没有增加投入,也无积极性改变资源配置模式,于是不均衡格局总体未变;学生们的负担越来越重,小朋友们从幼儿园起就开始准备高考,原因是中高考制度没有实质改革;还比如,自主招生改革在过去五年规模逐渐扩大,已发展到80所高校试点,也逐渐演变为“抢生源”闹剧,原因是从改革试点起,就走偏了方向,采取将自主招生和统一高考、集中嫁接的模式,结果必然是不伦不类;高等教育的质量下滑趋势,并没因本科教学评估的推进而得到遏制,人才培养在大学中的核心地位并未确立,大学教授们还在为五斗米而折腰,而行政权力的力量更加庞大,对各种学术头衔和教育声誉实行“通吃”,原因是政府管理大学的方式没变,学校内部的治理机构未变,其间虽有一个南科大宣称要“去官化,去行政化”,但尚未启程,就因公选局级副校长而偃旗息鼓;中职教育规模在2008 年就达到了与普高1:1的发展目标,可由于其教育的严重“空心化”,加之社会存在的学历歧视,让中职教育虽有免费的政策优惠,却难以吸引学生,一些中职在悄悄地向普高回归,接连出现在中职生身上的丑闻,让其难以摆脱曾经被称为“差生集中营”的不良形象;在本世纪初快速兴起的大学城,在这五年间,很快就由于生源危机陷入萎缩,而地方政府还来不及反思其中的原因,又面临化解高校沉重债务的难题……

  概而言之,我国教育在教育投入增长的背景下有大发展,却没有大变化。教育和人才在规模上快速发展,却缺乏质量。在这种情形下,如下的数据也就更具震撼力。美国移民服务局2011年11月发布的数据显示,2011年投资移民美国的移民中,中国人占了3/4。而此前中国招商银行和贝恩资讯公司联合进行的一份调查称,中国约60%的“高净值人士”即那些拥有1000万人民币以上可投资资产的人士,不是在考虑投资移民,就是已经快完成移民手续了。这些富豪海外投资的目的,子女教育因素占50%。

  好在我国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和《人才发展规划纲要》,都清晰地认识到我国教育问题和人才问题的严重性,也指明了教育和人才发展的方向。《教育规划纲要》指出,“教育观念相对落后,内容方法比较陈旧,中小学生课业负担过重,素质教育推进困难;学生适应社会和就业创业能力不强,创新型、实用型、复合型人才紧缺;教育体制机制不完善,学校办学活力不足;教育结构和布局不尽合理,城乡、区域教育发展不平衡,贫困地区、民族地区教育发展滞后;教育投入不足,教育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尚未得到完全落实。接受良好教育成为人民群众强烈期盼,深化教育改革成为全社会共同心声。”而《人才发展规划纲要》则提到,“必须清醒地看到,当前我国人才发展的总体水平同世界先进国家相比仍存在较大差距,与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需要相比还有许多不适应的地方,主要是:高层次创新型人才匮乏,人才创新创业能力不强,人才结构和布局不尽合理,人才发展体制机制障碍尚未消除,人才资源开发投入不足,等等。”

  我国要从教育大国,走向教育强国,从人力资源大国,走向人力资源强国,必须在增加教育投入的同时,切实推进教育改革,寻求高质量的教育发展。《教育规划纲要》所确定的创新人才培养机制改革、教育管理制度改革、现代学校制度建设、考试升学制度改革,都直指当下的教育问题要害,但令人遗憾的是,目前这些改革在推进过程中,阻力较大,进展缓慢。这是我国政府必须直面的问题。

来源:中国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