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职业教育打开了脱贫致富的又一扇门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04-11 16:20围观130次我要分享

  核心提示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讯:从中国教育报获悉,俗话说:“大小学个艺,胜过几亩地”。学门技术就等于掌握了谋生的手段,可以终身受益,而职业教育正是授人技能的重要途径。

  数据表明,近五年来,职业教育为全市培养技能人才100余万人,其中,中职毕业生就达80余万,就业率更是一直保持在97%左右,月收入1800元以上。每年有约20万名职教学生通过在学校学到的技能,成为产业工人,走上了脱贫致富之路。

  职业教育改变的不仅仅是个人或家庭的命运。2011年,职业教育对重庆全市经济增长的总体贡献率达6.81%,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虽然要到今年6月才毕业,但对于重庆市医药卫生学校09级护理专业的学生胥樱子来说,到重医附二院上班,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

  当不少高校毕业生还在大大小小的招聘会现场为“饭碗”奔波时,一个中职生为什么轻轻松松地挤进了“别人打破头”都进不去的三甲医院?

  “我很庆幸自己当初的选择,尽管有点迫不得已。”18岁的胥樱子说。

  花钱少 回报快

  原来,2007年初中毕业后,家住涪陵区江东街道的胥樱子考上了涪陵师院附中。但一年后,因母亲下岗,父亲收入也不高,她不得不转入位于涪陵的职校——重庆市医药卫生学校读护理专业,以尽快就业。

  三年中职,虽然缴了近9000元的学费,但作为三峡移民,胥樱子每年享受到2000多元的特别补助,加上学校还有每学期700元的生活补助,算下来,读中职并没有给她的家庭增加额外的负担。

  生活压力减轻的同时,胥樱子慢慢喜欢上了护理专业,不仅在课堂上认真学,还通过临床实习大量“充电”。在去年6月举行的全国第四届职业院校护理技能大赛上,她凭借过硬的本领获得了一等奖。比赛刚结束,重医附二院就找到她,邀请她到该院工作,这让身边的同学羡慕不已。

  如今,胥樱子已经结束了在重医附二院的实习,正在进行为期一年的规范性培训。“6月正式毕业后,我只要考一个护士资格证,每个月就有1000多元的基本补助,培训结束后,就能享受正式职工的工资待遇了。”胥樱子笑着说,“看到我的发展这么顺利,爸爸妈妈都为我高兴。”

  26岁的李兆刚在西永微电园一家电子企业上班,现在是车间负责人。他的小日子过得有滋有味:每天开私家车上班,还在沙坪坝西城丽景贷款买了一套房子。然而10年前,他还在开县乡下的田地里挥汗如雨。“家里实在是太穷了,父母每天起早贪黑地在田里忙,结果连供我和弟弟上学都难。初中一毕业,我就想,算了,不上学了,在家帮着干活吧,把弟弟供出来就行。”他说。

  但李兆刚很快发现,就是一家人都在土里刨食,家里的收入也上不去。正好开县职教中心来农村招生,他想学门技术,以后就是出去打工,也比现在好些。父母同意后,他就开始到处借钱,跑了好多亲戚朋友,终于把学费凑齐了。没想到的是,三峡库区移民读中职还免学费。这样一来,李兆刚学得更加轻松了。

  三年计算机及应用专业学习毕业后,李兆刚先是去了广东打工积累经验,后来看到重庆笔记本电脑产业发展势头很好,就回来应聘了现在的岗位。“现在企业给我的待遇相当不错,一个月有六七千块钱吧。弟弟现在北京读研究生,他的费用都是我在负责。今年我准备把父母都接来,让他们也享享福。”

  职业教育就这样在无形中改变了很多个胥樱子、李兆刚,乃至他们家庭的命运。来自市教委的数据显示,2011年,全市中等职业学校招生18.7万人,与全市普通高中计划招生19.7万人相差无几。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与许多本科生、硕士生感叹毕业后工作难找形成鲜明对比,近年来我市职业教育毕业生一直保持着最高的就业率。

  按重庆市从2010年开始实施的相对贫困标准,重庆市农民年人均纯收入的30%为贫困线,2011年重庆市农民年人均纯收入为5200元,贫困线标准为1583元。而一个职教生一年的收入,足以让自己和整个家庭脱贫。

  未毕业学生被抢订一空

  每年学生毕业前,永川区重庆市工业技师学院院长李庆都会面临一种幸福的“烦恼”。

  “我们要8000多名工人,你们这里合适的学生有多少?我们全要了!”上月初,华科事业群旗下的川亿电脑(重庆)有限公司负责人找到学校提出上述要求。

  川亿公司是去年落户永川的。因发展需要,急需大量电子信息专业技术工人,而职教学校就成了企业最简单、最直接的对口招工单位。

  “馅饼”从天而降,李庆却犯了愁。相关专业的学生要6月才毕业,而且总数也只有500人而已。

  “如今,学校开设的专业都是面向市场和企业的需求,因此学生的工作根本不愁,基本上学业还没有结束,许多企业就来要人了。”李庆说,连续几年了,都是这种情况。

  无独有偶。3月底,记者到位于万州的重庆三峡水电学校采访时发现,一些三年级的教室里已经空无一人——原来,今年的不少毕业生在毕业前半年,已经被广州、宁波等地的企业预订,并去用人单位上班了。

  由于来学校招人的沿海企业实在太多,学校还向用人单位收取了每名学生1000—3000元不等的“培养费”,其中磨床专业的学生“培养费”高达4000元,仍被一抢而光。“以前是企业选学生,现在变成了企业抢学生。”该校负责人说。

  市教委职成教处提供的数据显示,近5年来,全市236所中等职业学校、37所高职院校已输送各种技能人才达100余万人。截至2011年底,还有在校生70余万,这些学生,绝大部分都是潜在的“抢手货”。

  职业教育热起来

  在巫山县,2009年以前,每年秋季开学前,巫山中学等重点中学门前总会出现特殊的一景:校门外挤满来缴“借读费”的家长,他们都是为了让自己中考分数不高的孩子读重点高中。

  如今,盛况不再。据县教委统计,现在,有近一半初中毕业生选择到县职教中心就读。

  位于江津的重庆交通职业学院院长黄永铭告诉记者,学校2009年才开始招生时,当年只招到300人。到2011年,学校的招生计划已经达到2100人。“3年时间,学生增加了6倍!”

  职业教育为啥一下子热起来了?市教委主任周旭介绍,近年来,国家和我市先后出台了一系列政策,让读职教成为费用最低、家庭经济压力最小的选择。

  2006年、2007年,重庆在全国率先建立中等职业学校学生资助体系,对于就读中职的“五类”学生(即三峡库区移民、城镇低保人员、农村贫困子女、退役士兵、国办福利机构适龄孤儿)减免学费。

  从2007年至今,我市先后在永川、渝中等10个区县开展了免费中职教育试点。户籍属于上述区县的学生,在本区县的中职学校就读,可以享受学费全额资助。

  前不久召开的全市2012年度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工作会又再次传出消息:到今年秋季开学时,我市有望实现农村学生读中职学费全免。

  黔江区民族职教中心校长张耀天算了一笔账:从时间来说,读中职,3年中2年在校学习,1年带薪顶岗实习,3年毕业后就可以开始工作;而读普通高中,3年后升大学或者高职,还要再读3—4年,才能去找工作。从费用来说,读中职因有国家资助,农村学生3年最多只需6千元,城市学生所需费用也不到万元;而读普高,3年至少需要2万元,大学或高职又需7万—8万元。“对家庭困难的学生来说,读中职可谓投入低、周期短、见效快,不仅能成才,还能帮助家庭减轻一定的经济负担。”

  卷入职业教育热的,不只是重庆人。去年,我市先后与贵州、云南等省教育厅签署了联合招生、合作办学、师资培训、干部交流、学生实习等战略合作协议。仅贵州一地,去年来渝读职教的学生就达1.3万,比2010年增加了6000人。

  特色职教助力区域发展

  3月31日,星期六。巫山县职教中心2010级服装专业班学生王家灯,满心欢喜地来到银行,将自己在职教园区服装厂实习挣到的300多元工资,寄给了在农村老家种地的爷爷奶奶。

  像王家灯这样,既能在完成自己学业的同时,又能到园区服装厂做工挣钱的学生,在巫山县职教中心还有很多。而这一切,主要得益于县委、县政府依托巫山职教工业园推行的“园校互动,校企融合”模式。

  近几年来职业教育的吃香和产业工人的紧缺,让我市各区县开始充分重视职业教育的发展。结合地区特色,他们走出了一条因地制宜的发展之路。

  在移民大县巫山,除了依托工业园区实行“园校互动,校企融合”外,当地还实施“职教移民、职教富民、职教助民”战略,对移民进行职业技能培训,将昔日的富裕劳动力转变成劳务大军。

  2008年9月,巫山县大昌镇白果村的陈衣柱、陈衣香两兄妹参加了由县劳务经济局、就业局、职教中心等单位联合举办的缝纫技术劳动力转移培训班。经过2个月的培训,兄妹俩顺利取得了电动缝纫专业技能等级初级证书,并在学校的推荐下,被进驻园区的一家鞋业公司录取。如今,他们已经成为厂里的技术骨干,月工资稳定在3000元左右。

  数据显示,近5年,该县有18.5万名经过技能培训的富余劳动力转变成了劳务大军,实现劳务收入48.5亿元,年人均劳务纯收入近8000元。巫山也被国家确定为“全国劳务输出示范县”,“巫山建工”、“巫山缝纫”、“巫山驾修”等培训品牌在全国产生了良好的反响,其中“巫山建工”荣获“全国优秀劳务品牌”称号。

  从中考没考取高中在乡亲们面前抬不起头,到三年后进入国内知名企业上班众人羡慕,黔江区中塘乡胜利村的伍远松通过读职业教育完成了华丽转身。

  2006年,伍远松毕业于黔江民族职教中心焊接专业,前往深圳比亚迪公司上班。与他同去的,还有27名学校电子电工等专业的毕业生。

  作为渝东南民族地区职业教育的一块品牌,黔江民族职教中心探索出了一条“招生—培训—就业—跟踪服务”一体化的路子,由企业提前开出“人才预定单”,使学生尚未毕业就赢得就业先机,毕业后可优先进入联办企业“对口就业”,直接拥有稳固的就业岗位。

  3年来,黔江民族职教中心学生在奥林巴斯、三星电脑、AAC瑞声科技等世界五百强企业的就业率达98%以上,专业对口率达90%以上,人均月收入最高在4000元以上。

  由市教委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全市库区所有区县都组建了多功能职教中心。铜梁探索的“校企一体”模式、万州的“前校后厂”运行、江津的“集团发展”模式、永川的基地聚集成为全市职业教育发展的典范。

  职教对我市经济贡献率高

  3月20日,从市政府召开的全市笔电产业发展座谈会上传出消息:今年1-2月,重庆笔记本电脑生产出现爆发式增长,产量达到680万台,同比增长6.8倍;产值约150亿元,同比增长6倍。亚洲最大笔记本电脑基地已显轮廓。

  因为产品要外销,过去笔记本电脑生产长期只布局在沿海。重庆笔电产业凭什么从无到有、从有到强?全球第三大笔记本电脑代工企业纬创资通总经理黄柏漙毫不讳言:除了便捷的运输通道,充足的劳动力是重庆独一无二的优势。重庆职业教育发展水平在西部位居前列,它所培养的一线产业工人是笔电企业发展中最迫切需要的。

  事实的确如此。“引进了戴博士帽的,却找不到拿螺丝刀的”,这是不少企业在用工中面临的尴尬。重庆拥有大量职教毕业生,已经成为招商引资的一大优势。

  据周旭透露,近年来,职校毕业生已成为服务地方经济建设的骨干力量,为全市“6+1”重点产业和“2+10”战略新兴产业的发展提供了巨大的技能人才支撑。自2010年以来,中职教育已累计向笔电产业输送技能人才近7万人,促进了重点企业向我市的聚集,加快了建设亚洲最大笔记本电脑基地和IT产业高地步伐。2011年,职业教育对重庆全市经济增长的总体贡献率达6.81%,高于全国平均水平。

  重庆职业教育资助政策一览

  ◆2006年,在全国率先建立中职学生资助体系。三峡库区移民、城镇低保人员、农村贫困子女3类学生就读中职学校可减免学费。

  ◆2007年,资助范围扩大到退役士兵、国办福利机构适龄孤儿。

  ◆从2007年至今,先后在永川、渝中、江北、南岸、大渡口、江北等10个区县开展免费中职教育试点。户籍属于上述区县的学生,在本区县的中职学校就读,可以享受学费全额资助。

  ◆从2010年秋开学起,中职学校免收一至三年级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和涉农专业学生(艺术类相关表演专业学生除外)的学费。同时,还免收一、二年级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和涉农专业学生住宿费。重庆籍一、二年级在校生,重庆市外的农村户籍、县镇非农户口和城市家庭经济困难的一、二年级在校生,享受生活费定额资助,每生每年1500元。此外,市里还对区县(自治县)的国家级和市级重点中等职业学校按每生每年2000元、达标中等职业学校每生每年1800元进行补助,住宿费补助标准为每生每年500元。

  ◆从2011年开始,我市中职学校免收一至三年级学生学费从涉农专业扩大到IT类专业。

  ◆到今年秋季开学,全市农村学生读中职有望实现学费全免。

  重庆市基本形成遍布城乡的职教网络

  2012年1月,重庆市出台的《重庆市职业教育发展“十二五”专题规划》提出,到2015年,基本形成遍布全市城乡的职业教育网络,中等、高等职业院校年培训规模达240万人次以上。

  据市教委主任周旭介绍,下一步,我市将创新办学体制,积极鼓励行业、企业等社会力量参与举办职业教育,鼓励引导社会资金进入职业教育领域;引导职业院校在规模发展的同时,更加注重内涵发展;创新办学模式,促进职业教育与产业园区互动发展,推进职业院校与工厂企业融合办学;加强教师队伍建设,鼓励职业院校从企业外聘高技能人才任教,加强职业教育国际交流与合作。

来源:中国教育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