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禄丰县黑井镇:100%入“园”率背后的喜与忧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05-14 09:01围观182次我要分享

  云南省禄丰县黑井镇学前一年教育普及率达到100%,但学前三年普及率却为“零”

  离家远,势必造成幼儿入园要依靠校车或者寄宿。大量使用校车接送,在山区更容易带来安全问题,幼儿过早寄宿,也会带来一系列安全、心理、情绪等问题。合理布局、就近入园才是发展农村学前教育的根本。

  “谢谢政府,谢谢老师!”4月14日下午,一位老人走进云南楚雄州禄丰县黑井镇三合完小的教师办公室,拉着校长马绍贤的手不停地道谢。

  原来,老人是来学校给自己在三合完小幼儿班读书的孙女李若娇,交“学前教育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省政府助学金申请表”的。

  李若娇的爷爷、母亲患病,一家人全靠她的爸爸打工维持生计,还要供她和上小学六年级的姐姐读书,家庭经济十分困难。今年4月,云南省政府决定为家庭贫穷的学前教育孩子发放助学金,了解到李若娇家的困难后,老师为她申请了每月500元的补助。

  老人告诉正在学校采访的记者,“还是政府好啊,天旱给我们送水喝,大的女娃儿读小学不花钱,现在幺女娃儿上幼儿班也不用花钱了。”

  黑井镇中心小学党支部副书记李国才介绍说,在黑井镇,像李若娇这样在幼儿班入园的孩子共有209人,其中80%以上因为路远而必须寄宿。“全镇9所村完小全部附设有幼儿班,适龄儿童学前一年入园率达到100%。”

  如果不是来到这个位于云贵高原腹地的山区小镇,很难理解100%入“园”率背后的不易——

  96个自然村散落在133平方公里的大山深处,一半村子不足20户,八成村子不通公路,幼儿班不少孩子不得不寄宿;

  山区孩子基础差,尤其是当地的彝族、苗族孩子,从小不会说汉语,在幼儿班孩子们可以学一些日常的汉语;

  山区“普九”难度大,为了不让一个孩子流失,办幼儿班成为当地保障“普九”、控辍保学的最重要举措之一……

  如果不是连续实地走访了多所山村完小的学前班,很难想象100%入“园”率背后,有着多少艰辛——

  办园经费不足,供孩子们玩耍的只有旧积木、雪花片、玩具球等最简单的玩具,没有大型室外玩具,主要靠老师们带着孩子自制玩具、教具;

  师资有限,没有专门的保育员,每个学前班只能有一名公办教师的编制,老师们便与孩子吃住在一起,白天上课晚上哄孩子睡觉……

  当地村民经济困难,为了能让孩子接受学前教育,每月学校只收70元的学杂费和教育费,寄宿费和餐费则尽量压低成本,不少学校只收10元、20元,从有限的公用经费中“抠”一点贴补学前班;

  记者在青龙完小采访时,恰巧遇到幼儿班正在老师的带领下上游戏课,孩子们高兴地嬉戏着,欢笑声飘荡在大山中。幼儿班教师杨兆芳告诉记者:“我们山里幼儿班的条件比不了城里的幼儿园,一个班只有我一个老师负责。但是行为导引、语言、数学、美术、音乐、体育、游戏等国家规定的学前教育内容,学校还是尽力为孩子们开齐开足。”

  但在孩子们笑脸和老师艰辛工作的背后,一个现实困难依然无法回避——记者了解到,虽然在村完小开设幼儿班使得黑井镇的学前一年教育普及率达到了100%,但目前该镇学前三年教育的普及率却为“零”。

  李国才介绍说,目前黑井镇没有一所单独建制的幼儿园。“2009年以前,黑井镇曾先后引进了两所民办幼儿园,由于生源不足、学费偏高,很快就停办了。”

  “我们已经规划在黑井镇建一所公办中心幼儿园。”禄丰县教育局副局长李彦告诉记者,根据楚雄州和禄丰县的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像黑井这样自然条件恶劣、经济发展落后的农村、民族地区,将坚持政府投入为主举办学前教育。

  但李彦也坦言,即使是建成镇中心园,在黑井这样的山区发展学前三年教育仍然面临巨大困难。“中心园的生源可能也就在100人左右,但在离镇上十几公里、几十公里的山村地区,农民仍然无法送幼儿入园。”

  李彦表示:“只有根据山村地区的实际,积极利用富余校舍和师资,发展小学附属的幼儿园、幼儿班才能真正解决问题。但小学附属的幼儿园、幼儿班如何办,特别是师资、编制如何解决,办园经费如何拨转等,这些问题依然需要国家从体制、机制上出台政策协调解决。”

  得知记者来采访,银马山村支书徐绍华特意赶到学校。“我们这里是全县最偏远的山区,加上连续4年大旱,村民生活困难。现在小学的孩子上学不用交费了,寄宿也有补助,老百姓都很感激政府,要是学前班的孩子也能像小学生那样享受国家的补助就更好了。”徐绍华说。

  记者了解到,像黑井这样面临学前教育发展瓶颈的山村地区,目前在云南乃至全国较为普遍。如何在这些地区发展学前教育,将是实现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提出的学前三年普及目标的最大难点。

  山大人稀地区学前教育该怎么办

  编辑上面这篇稿件的时候,正好看到另一篇关于农村学前教育的消息见诸报端,题目是:优质公办园办到村民家门口。优质园能办到家门口,对农村地区而言,是大喜讯大好事。

  但是,回观更多的农村地区,特别是那些山大人稀的西南、中部山区,要把优质园办到家门口,可能只能是梦想:试想,如果从一户人家走到另一户人家要几个小时,从一个七八户人家的村庄走到另一个村庄要半天,这个幼儿园怎么办到村里去?当一个老师花在路上的时间是一天的时候,建立教师巡回指导开展早期教育的早教点,在操作上也面临着外人难以想象的困难。

  隔窗观花、隔岸观火,很多事情在局外人看起来很容易,但事实并非如此。笔者上高中的时候,要背着干粮翻山越岭,走大半天到县城中学,曾经以为这是最艰难的上学路。后来,才知道,相比更多山大人稀的地方,这已经算是“近路”。

  云南黑井镇的孩子接受学前教育并不是在幼儿园,而是在小学举办的学前班或者称为幼儿班。因为离家远,有的孩子还不得不寄宿,笔者了解到的情况,不独在云贵地区如此,在中部地区的湖北,山区的孩子一样有幼儿园阶段就寄宿的情况。

  而按照有关制度安排,我们并不提倡甚至反对小学举办学前班,也反对让孩子在幼儿阶段就离开家庭,住到幼儿园或者小学。如何在类似黑井镇这样的大山区,实现学前一年入园率100%,实现学前三年教育普及,面临的不仅是巨大的经济困难——中央财政已经有相关的项目可以提供财政支持,还面临着该走一条什么样的学前教育发展道路的抉择。

  “国十条”中提出:为幼儿和家长提供方便就近、灵活多样、多种层次的学前教育服务。在小学办学前班,是资源不足地方找到的一条路,但在我们今天来看,这只能是一条权宜性的过渡之路:小学里面的学前班,往往容易造成“小学化”,过早剥夺孩子们的童年;而幼儿园不能单设,管理也很难跟上。同时,山大人稀的地方在小学办学前班,依然解决不了“方便就近”的问题。

  怎么办?“乡镇和大村独立建园,小村设分园或联合办园,人口分散地区举办流动幼儿园、季节班等,配备专职巡回指导教师,逐步完善县、乡、村学前教育网络。”这同样是“国十条”提出的基本发展道路。有了流动园和季节班,山大人稀地方的孩子是不是可以不寄宿就可以接受学前教育?有了小村里的幼儿园,村里的孩子是不是能就近入园?

  当基层有同志告诉我们实现学前三年面临困难、山大人稀没法办的时候,笔者总是要反复推荐大家看看“国十条”,在“国十条”中,对发展路径是有明确表述的,实现提供“广覆盖、保基本”的学前教育公共服务,可以有灵活多样的路径和形式。问题的关键在于:流动园、季节班怎么办起来?有没有老师可以来承担这项任务?

  学前教育的公益性和普惠性,决定了必须坚持政府主导,大力发展公办幼儿园。在山大人稀地区发展学前教育,尤需政府努力,才能实现“广覆盖,保基本”。

  而与上述路径选择相适应的是:我们必须建立一套灵活的支撑体系,不仅包括财政经费、教师编制等,还包括对地方发展学前教育成绩的考核和评价体系。

来源:中国教育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