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楷模刘佳芬:打造特殊教育的“中国样本”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05-16 09:15围观454次我要分享

  刘佳芬带着学生们去秋游,学生亲昵地偎着她。(资料图片)

  宁波市海曙区和义大道。一家超市里,几名学生正在买菜。挑菜,看价格,付钱,拿回找的零钱,孩子们一个个行动起来有条不紊。几名出席融合教育国际论坛的专家在后面悄悄跟着。在一边的比萨店,两名学生正在临时充当服务员,“您好,这是您点的比萨,请慢用!”一位专家笑着说,相信这些学生走入社会后,完全具备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

  这是2011年6月20—22日融合教育国际论坛期间,与会代表观摩达敏学校社区教育活动时发生的一幕。

  这样一个很专业的国际论坛为什么是在宁波,而不是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举行?

  因为刘佳芬。

  2010年9月20日,长崎大学,日本特殊教育学会第48届大会现场。刘佳芬应邀作《培智学校课堂教学在社区的实践研究》的主题报告。横滨大学的渡部教授在报告结束后点评说:“看到中国宁波达敏学校介绍的题目的时候,以为中国所说的课堂教学在社区的研究,可能只是带学生在社区中搞几次活动。现在听完介绍,才知道原来达敏学校开展社区教育是有规划、有系统的教学活动,特别是教育协作理事会做得非常好,很好地打通了特殊教育在社区开展教学活动的壁垒,这在日本是绝对做不起来的。达敏学校开展的课堂教学在社区的教育成果值得推广。”

  很多国际特殊教育领域的专家开始知道中国宁波有个达敏学校,那里融合教育开展得很不错,他们中很多人很想有一天能来中国看看这个学校。于是,2011年6月,200余位中外融合教育的专家来到中国,来到宁波。

  “就达敏学校的教学模式而言,在融合教育这一发展潮流中具有独特的创新性;就特殊教育协作理事会而言,即使放眼世界范围都是唯一的。”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院长许家成教授如此评价。

  “从那一刻开始,我所有的担心都放下了”

  从陌生,到了解,再到热爱;从“一切为了孩子的生存”到“一切为了孩子的生存和发展”,再到“一切为了孩子的生存与发展,并让他们有尊严地生活”,刘佳芬经历了一位特殊教育工作者的成长、成熟与成才,艰难创立了一份特殊教育的“中国样本”。

  “成为特殊教育战线的一员,纯属偶然。”1991年8月,刘佳芬从普通学校调到县城的一所聋哑学校,“从郊区调到县城,这是对我能力的认可,但是从普通学校调到聋哑学校,我有些不理解。”从1977年便开始从教的刘佳芬当时已经是当地有名的小学语文教师了,获得过无数的荣誉与奖项。被调到聋哑学校,放弃自己的专长,进入一个全新的领域,对此刘佳芬颇有些意外。

  第一次走入聋哑学校是在假期,学校里空荡荡的,只有舞蹈室有人,一位即将去参加市里舞蹈比赛的女同学正在练习舞蹈。应着旋律,女孩儿跳得那么专注、那么优美、那么吸引人,让人几乎忘却她根本听不到音乐。“女孩儿停下了舞蹈,望向我,那是一双怎样的眼睛啊,清澈,清澈得几乎没有沾染尘世间的一点点杂质。”刘佳芬回忆,“从那一刻开始,我所有的担心都放下了,那是一种只有我能读懂的眼神。这,就足够了。”

  就这样,刘佳芬开始了改变她一生轨迹的特殊教育生涯。经过3个月的手语培训,1992年1月,刘佳芬接任象山县聋哑学校副校长,开始了一系列艰难的探索。

  1997年秋,刘佳芬通过层层考核,成为宁波市最早的一所全日制智障儿童教育学校——宁波市达敏学校的校长。如果说之前的聋哑学校的工作经历让她初步了解了特殊教育,那么,走进达敏,刘佳芬经历了一次更为彻底的理解和感悟。

  刘佳芬带着学生在个训室进行穿珠子个别训练。(资料图片)

  “他们也是我们的孩子,更需要爱的滋润”

  “人类天生就有一种力量,要使这个世界成为比他们来时更美好的地方,而特殊教育正具有这种力量!”刘佳芬坚持恒爱的理念,在日常的工作生活中为孩子们倾注了全部的心血。

  有一次,一名重度智障学生沈某向学校提出中午要回家吃饭,因为家里交不起伙食费了。刘佳芬了解到这个孩子家里很困难,从小由吃低保的奶奶养大。刘佳芬想,她中午回家吃饭一是不安全,二又增加了家庭负担。“以后她每月的伙食费就从我的工资里扣。”刘佳芬毫不犹豫地为她垫付了饭钱,就这样,刘佳芬的工资一扣就被扣了3年。记者在采访过程中,听到很多老师说刘校长还经常为贫困学生垫学费,本来想问问具体情况,而刘佳芬一听此事就摆手说,这方面比我做得好的人多着呢,还是别提了。

  为了帮助更多的智障儿童,刘佳芬还提倡“送教上门”。2002年12月,刘佳芬偶然听到海曙区还有最后一个适龄入学的智障儿童没有来读书,她委派了4个年轻的党团员教师前去西郊的华家道地村里寻找,几经辗转,终于找到了9岁智障女孩小君。小君1周岁时被确诊为先天性脑瘫,不能站立和走路,生活不能自理,说话口齿不清、词汇量很少。此后,刘佳芬亲自上门,并根据她家的实际情况,作出“将小君名册挂到学校,将知识送到她家里”的决定。刘佳芬说,每个智障儿童都应享受公平的义务教育待遇。就这样,4位党团员教师每周一次,每次两个小时,送教到小君家里。小君慢慢认识了身边的餐具,学会拼读自己身体部位的名称,能数读扑克牌上的数字……沉闷的家里开始有了笑声。“送教上门”也作为特殊教育的一种补充形式被写进了宁波特教的历史。

  章晓晓(化名)是智力三级残疾,家长一度对孩子放弃了希望。来到学校几年后,让晓晓家长惊喜的是,孩子生活基本能够自理,回家后会自己整理房间,帮大人做家务,跟大人一起看报纸、讲故事,还时不时会用成语表达感想:“我会尽力而为”,“我要助人为乐”。“刘校长,是你们让我的孩子活出了人的尊严,是你们让我们家再一次充满了希望。”家长几乎是哭着向刘佳芬道谢。

  在达敏学校就读的学生,智力方面都存在缺陷。平时,只要刘佳芬有空,她就会在学校里转悠,看看哪个学生有什么异常,什么地方有安全隐患。学校的保安说,刘校长是全校到校最早的一个人,每天早上6点半不到就到学校了,她每天都会在学校里来来回回走好几次,每个角落都检查得很仔细。

  达敏学校的教室设计也跟普通学校不一样,老师是和学生一起围坐在一个圆桌上课的。刘佳芬说,学校的设计一切都是围绕学生的需求展开的,老师走到学生中间上课,这有几个好处,一是老师和学生没有了距离感,二是学生身体稍有什么不舒服老师可以及时服务。刘佳芬补充说,学校的老师没有单独的办公室,办公室就设在教室里面,这样孩子在校时有什么需求都可以及时找到老师,能得到更周全的照顾。学校重度班的班主任韩老师说,学校的老师在校时是时时刻刻和学生们在一起的,没有上下课和午休之分,虽然会比较辛苦,但是刘校长常常跟大家说:“我们多一份关心、细心,家长就会多一份放心。”

  

  刘佳芬带学生参加浙江省特奥运动会,学生们获奖后开心地和刘佳芬在操场上合影。(资料图片)

  “学会穿衣吃饭,比学会1+1=2更重要”

  提到教学改革,刘佳芬说,有一件事至今让她记忆犹新。“那是达敏学校开学的第一天,到了吃中饭的时候,我看见学生吃饭乱哄哄的,桌面上和地上都是饭粒,还有一些学生一边吃饭一边说话,把嘴里的米饭喷到了我的脸上,我吃不下去了,扭头回到了办公室。到了第二天吃中饭的时候,我还是不肯下去吃饭。到了第三天,我一早就给自己定了个规矩,今天一定要和学生一起吃饭,并且一定要坐到那个最喜欢说话最会把米饭喷到别人脸上的学生身边。就这样,第三天吃中饭的时候,我安然地坐在那里吃完了在达敏和学生一起吃的第一顿中饭。这件事情引起了我的思考,学生吃饭需要改变,首先应该培养训练他们吃饭的技能,养成用餐的卫生习惯。”

  上任3个月后,刘佳芬提出了“以生活为中心”的分层教学改革方案:重度学生要学会生活自理,中度学生要适应社会,轻度学生要自食其力。

  改革方案一提出,立即引起轩然大波,一些重度、中度学生的家长担心孩子学不到知识,纷纷表示反对,有些家长甚至来学校吵闹。刘佳芬面对家长很有耐心,一一向他们作解释,力求使家长明白:让学生学会穿衣、吃饭、上厕所,比费力地让他们去读去记“1+1=2”更重要。她对家长说:“给我时间,我一定让你的孩子有变化!”

  刘佳芬和老师们一次次商讨教学方法和策略,启动个别化教学方案,亲自对教学进行测试和评估。分层教学后,由于当时只有轻度学生有教材,而中度学生只有大纲没有教材,重度学生既没有教学大纲也没有教材,刘佳芬感觉到课堂教学效果不明显,她决定组织老师自己编写教材。

  可是,编教材谈何容易,老师们唯一可参考的就是1994年当时的国家教委印发的《中度智力残疾学生教育训练纲要(试行)》。刘佳芬和老师们决定以大纲为指导,编写一套生活核心教学教材。几经商定,决定将这套教材的内容确定为生活、语文、算术,其他不足部分由社会实践课、少先队活动、兴趣小组活动等课程来补充。就这样,一边教学实践一边编写教材,边写边改边实践,直到1999年第一学期,老师们自己动手印刷的6本校本教材终于面世了。刘佳芬坚持不懈,带领老师们将编教材工作一直延续下来。如今,达敏学校编印的九年义务教育阶段的24本教材已经经浙江省中小学教材审定委员会审核通过,成为浙江省地方特殊教育教材,全国许多兄弟学校也以此为范本开展教学活动。

  学生家长张枫英说,在一路走来的几年里,家长们看到了孩子的成长,看到了孩子的快乐,孩子喜欢去学校,想去学校,学校成了孩子另一个幸福的家。“在这期间我们也更多地了解了学校的办学理念,当我们的孩子在享受这美好的教育时,我们可以想象学校为此做了多少努力。”张枫英说。

  “要让他们成为残而不废、自食其力的有用之才”

  从事特殊教育这么多年来,刘佳芬一直坚持着这样的教育理念:一切为了学生的生存和发展。她要通过教学改革,尽快地、尽可能多地让残疾学生融入社会,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

  为此,刘佳芬提出开展“生涯教育”,努力搭建让学生学习一技之长的平台,让学生毕业后能走向社会,在社会上有一席立足之地。

  面对智障学生九年义务教育结束后,许多学生由于没有一技之长只能呆在家里,增添家庭负担的现状,刘佳芬辗转奔波,争取到上级教育部门的支持,使这所特殊学校的教育从义务教育阶段延伸到了职高教育,在职高阶段让学生掌握到一定的文化知识和劳动技能,成为残而不废、自食其力的有用之才。

  根据宁波小区的特点,学校开设了家政、园林专业,去年开始又增加了洗车专业。面对一无师资二无实习基地等诸多困难,她紧紧依靠全体教师,将首届职高班办得有声有色。这些孩子不仅能烤出香喷喷的面包,做出美味的四菜一汤,还能将被子叠得整整齐齐。看到孩子的变化后,一位学生的奶奶拉着刘佳芬的手不肯放,流着眼泪不断地说着谢谢。连当初对刘佳芬教改有怀疑、来吵闹的一些家长,也不得不佩服学校的付出与取得的成果。职高班学生王灵说:“我喜欢刘老师,她很关心我们职高班,她给我们安排的社会实践课我都很喜欢:酒店摆台、宾馆房间整理、洗车……让我们学到了很多技能。”

  如今,达敏学校的学生不仅会插花、做佳肴,还能向前来观摩的特教专家、老师介绍宁波特产。学生的工艺作品多次获得国家最高奖。文艺节目《飞翔的梦》获得浙江省一等奖,并在社区中频频演出。胡燕同学在2008年东亚地区桌球锦标赛中荣获女子单打第一名,2010年在全国特奥运动会中获得女子单打、双打第一名的优异成绩。

  为更好地帮助学生融入社会,刘佳芬千方百计为学生解决就业问题。6年来,刘佳芬“厚着脸皮”带学生上各企事业单位实践、实习,第一次被拒绝了,第二次再去,第二次还是被拒绝了,第三次再去,直到说服对方为止。从“这些傻子来干吗”,到“他们又来了”,再到“你们来啦”,渐渐地,人们对达敏学校学生的态度有了变化。每年6月份,学校还会组织毕业班的学生参加宁波市残疾人就业招聘会,学生们在老师和家长的带领下参加应聘。同时,学校还和相关企事业单位建立经常性联系,关注单位的用人需求,一旦有合适的机会,就向用人单位推荐优秀的毕业生。

  令人欣慰的是,经过学校学习,达敏学校的学生实现了基本的生活自理,其中残疾程度较轻的学生,经过职业班的培训实现了100%就业。在社会的关爱下,有的还进入中国500强金田铜业、五星级酒店香格里拉等大企业工作。

  “必须把他们带出去,让孩子们尽快融入社会”

  谈到提出课堂教学社区化的初衷,刘佳芬说,学校课堂与社区课堂相结合是建立在对个体需求的尊重基础上的,一方面,把课堂延伸到学生生活的社区中,把原来的小课堂拓展成社会大课堂,在生活中学习,在学习中发展;另一方面,把课堂的内涵予以丰富,充分体验正常人现代生活内容和方式,使特殊学生在教育中获得尊重,在情感、态度、价值观等方面有新的发展。

  走出校门,开放办学,学校启动了“学校课堂与社区课堂相结合”的教学模式,所在社区和学校周边的超市、菜市场、宾馆、休闲区、银行、医院、餐馆等资源都变成了教学课堂,每门课程都根据学生的社区生活需要来设置。每周二上午,全校所有的学生都会在教师的带领下来到社区进行校外现场教学活动。但是,年轻的老师们很快哭着回来了,因为带到超市的学生看到这么多好吃的,拿在手里就吃;去游乐场所的学生一边玩滑梯,一边就在滑梯上大小便;去小吃城的学生遭到了谩骂、驱赶……“教学社区化,我看这路行不通!”“不,学生们的这些表现,恰恰说明他们平时离实际生活太远了,为了他们今后能在社会上生存,我们必须将他们带出去!”

  在刘佳芬的坚持下,学校决定将社区化教学进行到底。在刘佳芬的电脑里,有一张学校精心制作的“社区资源图”。点开这张图,海曙区各个街道社区智障孩子的情况和他们所处的周边环境一目了然。如在这张图上,可以看到,达敏学校一位家住江厦街道天封社区的徐同学,步行8分钟可到城隍庙,步行10分钟可到天一乐购或月湖公园。这3个地方是这个孩子最喜欢去的地方。刘佳芬说:“这是根据对孩子的调查作出的标注。既然孩子最喜欢到这些地方去,老师们就先要去熟悉这些地方,然后教会他们怎么去,去了怎么购物,怎么玩。”刘佳芬要求每一位老师都要有这样一张图,不但要放在自己的电脑里,更要存放在自己的心里。

  一位家长代表说:“经过几年来老师们耐心细致的教导,孩子学会了与人正常交往和生活的本领,生活能够自理、做好事、学习文化知识以及参加学校活动,看到自己孩子一天一天的进步,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在采访过程中,社区里的居民一提到达敏学校就止不住地夸奖,达敏学校的学生很懂礼貌,看见老人会让座,毕业的学生有的还在银行、大酒店上班,真的不简单。

  如今的刘佳芬,一切已得心应手了。对她来说,特殊教育的过程,已经不再困难,因为“我们学校里不需要建太多的教学设施。社区就是我们的课堂和校园,设施齐备而教育资源丰富的社区就是学生最好的直接学习之地”。

  “要为学生赢得长久的尊重,而不是同情”

  达敏学校在开展社区化教育的初期遇到了一件事。高段某班级正在教学“小吃”,这是学生今后走向社区、独立生活的一项技能。14个学生在两位老师的带领下,兴趣盎然地来到某一小吃城。当学生到了其中一个摊位时,那位老板看清楚是达敏学校的学生后,就开始口出脏言:“走开,傻瓜,你们来干什么?”学生害怕了,纷纷拥向老师。老师前去解释,但是几位摊主强词夺理,学生不买了,老师的泪珠在眼眶里打转。

  刘佳芬听到这件事心里特别难受,由此想到,摊主对特殊学生学习生活技能的认识不高,全社会尊重残疾人、爱护残疾人、支持残疾人教育的良好氛围还没有形成。社区资源为教学服务,一定要有良好的运行机制和政府的有关规定作为保障。“我不能让我的学生再次受到伤害,我要努力为他们赢得社会公平和尊严。”

  2005年,刘佳芬找到学校所在地的鼓楼街道孝闻社区党总支书记吕雪芬商量,决定发起成立达敏学校教育协作理事会。刘佳芬邀请了一位自己的朋友——宁波市普通话测试负责人刘群老师,以及宁波高专的志愿者、金帆宾馆的经理、经常为学校做画框的装潢店店主、一位学生家长和社区吕雪芬书记一共6个人成为达敏学校第一届教育协作理事会的成员。6月1日,达敏学校首届教育协作理事会正式成立。

  说起理事会现在的运转状况,刘佳芬难掩内心的激动,她兴奋地说,我们理事会现在已有近1000名成员,社区单位、机构、企事业成员单位120家左右,海曙区政府的分管领导、区内8个街道的分管副主任、73个社区的党委书记都是理事会成员。在我们理事会内部,有一个大家熟知的“一句话会议”的办事惯例:只要达敏学校说一句话,向街道提要求,街道就会责成有关社区及其辖区内的企事业单位协助做好工作。

  “我们的老师比学生还要多。学校目前有26名教师、96名学生,师生比为1∶3.7,但是社会上的‘兼职教师’人数远远超过了学生数。”刘佳芬自豪地说。

  记者在采访达敏学校的时候,还走访了达敏学校周边的一个个社区教学点,记者惊讶了,惊讶的不是达敏学校教学形式的独特,而是企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对学生的热情洋溢、与孩子们的亲密无间。难怪中国特殊教育分会秘书长、北京联合大学特殊教育学院院长许家成教授对此评价说:“这个以特殊教育协作理事会为平台的开放式的全社会支持系统,在国内外都是罕见的,也是非常领先的,达敏学校的社区化道路,以支持性教育的形态展现了未来中国特殊教育发展的新格局。”

  “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这是经常挂在刘佳芬嘴边的一句话,她说全社会都来关心达敏,达敏也将竭尽所能回报社会。比如学校场地一直向社区开放,学校还为社区严重脑瘫智障人士送教上门,扶持街道智障人士俱乐部,邀请市区“博爱乐园”、“怡情楼”、“阳光驿站”里的智障人士进校参加活动。

  2008年,在刘佳芬的倡导和推动下,海曙区成立了支持性教育资源中心,由达敏学校指导推动区域内各中小学开设“支持性教育资源教室”,达敏的青年教师成立了支持性教育辅导志愿队,为区域内10所学校随班就读的学生开展诊断评估,制定个别化教育计划,组织普通中小学教师培训等。

  2007年,达敏学校开通了一条服务热线,为智障儿童以及学习困难、自闭症、情绪障碍等有特殊需要的人提供咨询。2010年10月,服务热线扩容,加盟了81890求助服务中心,服务不仅面向宁波全市,而且辐射省内外,也是浙江省内唯一一条服务特殊人群的热线。

  “月虽残,亮如雪,高挂天空谁笑缺。”达敏学校墙上的这句标语,是刘佳芬最喜欢的句子之一。

  对于刘佳芬特殊教育社区化的成功,特殊教育专家、华东师范大学学前教育与特殊教育学院汪海萍教授有一段精彩的评价:

  在“融合教育”或“全纳教育”世界性的发展潮流中,让智障人士融入社会,实现社区融合,有此理念的地方与人士不在少数,但是真正去做的并不多,能够做到、做好的更少,像达敏学校实施得这么充分的则确属罕见。海曙区政府和社会各界在各方面所提供的支持是其他地方很少见的。海曙区和达敏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具有中国特色的、保护受教育者权益的特殊教育的“中国样本”,对丰富世界特殊教育理论与实践有非常大的贡献。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