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多地无力支付校车运营养护成本 多依靠财政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05-28 10:40围观93次我要分享

  编者按:年内重庆1000辆高性能校车将投入使用,山东滨州一批“大鼻子”国产校车6月1日试运营……《校车安全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实施已有月余,近日各地不断有校车投入使用的消息传出。

  此前的条例征求意见稿将专用校车使用的过渡期定为3年,而最终颁布的条例中,去掉了这一说法,未限制过渡期时长,由各省份根据自身情况确定。

  在一个中央并未强制规定的过渡期里,我们能做些什么?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还需要好好给校车算算账:城市、乡村对校车的需求有多大?养辆专用校车到底要花多少钱?

  账目1:需求有多大

  丰县6到12岁的学生,家距离学校3公里以上的有1万余人,5公里以上的5700多人,全县学校自备车辆仅有16辆

  2011年12月12日17时45分许,江苏徐州丰县首羡镇中心小学的一辆小学生校车发生侧翻事故,致15死8伤。当这一推动条例出台的惨痛事故发生几个月后,我们的记者来到了丰县。

  事故发生后,丰县全县的校车停运整顿。丰县教育局对学生上下学交通情况进行了摸底调查,统计显示:6到12岁的学生,家距离学校3公里以上的有1万余人,5公里以上的5700多人。

  不过,与潜在的校车需求相比,现有的校车数量显然不够。丰县是省级贫困县。丰县教育局安保股股长祝坤介绍,丰县学校自备车辆仅16辆。县里一方面将加大财政投资力度,计划在近期购买标准校车20辆,另一方面同时启用客运班车接送学生上下学,逐步推行接送学生的车辆公交化。

  乡镇如此,那么在城市情况又如何呢?

  近日,记者来到广州海珠小学。海珠小学是一所民办小学,位于广州市海珠区城乡接合部,就读的大部分都是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校方告诉记者,全校2000多名学生,1060人要乘坐校车,学校只有9辆校车,还都是新购置的。学校只得让一些学生错峰下课,有的校车跑两趟。

  目前,广州全市有中小学910所,学生120万人;幼儿园1100所,在园人数逾35万。使用校车的学校和幼儿园875所,备案车辆有3019 辆。记者了解到,使用校车的学校多数属于民办学校,因为民办学校多处于城乡接合处,不需按地段招生。据统计,广州因为部分区、县级市学校撤并,全市目前有约30万中小学生、幼儿要远距离上学,校车需求不断增加。

  广州的公办学校一般没有校车。教育部门认为,公办学校能保证就近入读,校车的需求不大。事实上,记者调查发现,由于大量择校生、借读生的存在,公办学校学生分布范围并不比民办学校小多少。一些所谓的“名校”通常几个家长会合雇一部小车定时接送;有的家长会报名参加托管班,托管班派人派车接送孩子;也有家长自行接送,一到上下学时间,学校门口各种车辆围堵,拥挤不堪。

  在山西晋中这样的中小城市,对校车的需求也不小。由于农村中小学调整布局、撤点并校,部分农村中小学生路途偏远,必须用车,而正规营运的公交、客运班车因线路所限,不可能深入到每个学生所在的村组,导致学生家长要么亲自接送,要么合租车辆。以晋中市榆次区为例,农村中小学生18800余人,家长接送和自行回家的学生占到16600余人,乘坐家长合租和其他营利性车辆的学生有1500余人,而这些车辆多为9座以下小型车辆,存在较大安全隐患。

  教育部基础教育一司学生管理处处长俞伟跃透露,去年上半年统计显示,全国上下学接送车辆有28.5119万辆,符合国家标准的是29422辆,解决了510万学生的上下学问题。

  账目2:养辆校车有多贵

  广州海珠小学每个学生每个月收取150元校车费,9辆校车运行一年,运营亏损超过20万元

  在很多人看来,条例落实的一大难点,就是要解决校车运营经费谁来买单的问题。

  条例第三条规定,政府要保障孩子就近入学,或发展公共交通,若两条都难以满足,政府必须为义务教育学生提供校车。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敬波曾参与条例制定过程。她认为,就近入学,义务教育相关法规已有规定,要在3公里之内,而对于公共交通能力,很难有一个客观的衡量标准。第三条规定本意在敦促政府履行提供校车服务的责任,但客观上,责任落实难度较大。

  那么养辆校车到底要花多少钱?

  根据中国客车统计信息网发布的最新数据,今年一季度全国校车累计销量6489辆,以中型和轻型校车为主,校车销售均价稳定在15万元左右。当然这只是买车要花的钱。

  海珠小学校长王宝山介绍,因为是民办,购买校车的资金只能算办学的基本投入,9辆校车,学校一次性投入了200多万元。而压力更大的是校车的运行费用。校车司机为本校的正式员工,每月工资3000多元;随车老师的补贴也有几百元;油价和维修更是一天一个价。每个学生每个月只收取150元校车费,算起来9辆校车运行一年,亏损在20万元以上,还不包括9辆校车基本投入的折旧费。王宝山说,提高乘车费用在以农民工子弟为主的学校是不太现实的,他只希望能够得到政府的相关支持,以减轻校车运行带来的财务压力。

  记者调查发现,在广州市其他一些民办学校,“养合格校车贵”也同样是个“症结”。很多学校采取连校车带司机都向社会上长期租借的办法,每辆车每天支付租车公司400元。

  不仅养校车贵,公交模式也花费不少。

  丰县是省级贫困县,农村公交成为重要的解决模式。由于学校自备车运力不足,丰县鼓励客运公司营运车辆接送学生上下学。在首羡镇,只有一所中心小学,离家较远的204名学生,就由丰县交通部门排定的10辆农班公交车,在上下学时段专线营运接送,车辆按照接送学生车辆条件进行了整改,加装了安全带、消防器材、GPS定位系统和刷卡设备。“班车好是好,就是票价有点贵。”一名学生家长反映,“一天来回双程票价达到4元,再加上在学校吃一顿午饭,开支比较大。”

  在同样也推行公交模式的江苏昆山,“学生公交”只允许四年级以上学生免费乘坐,车辆由市交通运输部门采购,市运管部门和公交公司根据需要,制定具体运营办法,纳入正常的公交班次序列。昆山市共开通了学生公交线路38条,投入客车62辆,每天接送学生超过3000人次。政府对学生公交运营亏损实行全额补贴,一年下来,每辆车每年大约补贴10万元。对此,昆山市交通局局长徐志良表示,“能够负担得起。”

  由于条例4月10日起实施,许多地方的年度财政计划已制定完毕,而目前义务教育阶段的公立学校经费来源,主要是按照政府财政预算额度依法拨付,因此,许多地方并没有多余经费投入校车。以山西农村中小学为例,公用经费生均标准小学500元、初中700元,政府按照人数拨付学校,这些钱能够满足学校日常运转,无多余份额支付车辆营运、保养成本。学校方面告诉记者,只能期待政府尽快加大对校车使用的补贴,或制定相关办法。

  王敬波表示,目前的条例赋予了学校和地方政府太多的责任,不免让这二者产生畏难情绪,而事实上,校车安全是教育、交通、道路等多个社会公共问题汇聚成的矛盾焦点,需要全社会共同承担责任,每一个人都要思考,我们还能做些什么。

来源:人民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