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收费调查:涨幅堪比房价 收费贵过大学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06-08 08:56围观92次我要分享

  目前正是幼儿园集中报名的时期,记者近日在江西、山东、广东等地采访发现,今年的学费涨价似乎比往年来得更为“猛烈”,部分城市幼儿园涨幅甚至超过50%。

  幼儿园学费年年涨,让不少家长“伤”在起跑线上。是什么原因导致了幼儿园高收费?如何破解幼儿园“入园难、入园贵”?新华社“新华视点”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

  幼儿园收费“涨”声一片

  记者在济南采访发现,当地不少民办幼儿园都在纷纷涨价,涨价幅度在20%-30%左右。济南市民张先生的孩子就读于山东银座英才幼儿园,他告诉记者,本学期幼儿园将收费价格由原来每月1300元提高到1700元。“一个月就涨了400元,涨幅超过30%,这还不包括餐费。”

  来南昌务工的龚女士向记者出示的南昌市广电幼儿园收费通知单上显示,下学期中班学费上涨了1000多元,达7500多元。龚女士说:“如果再算上兴趣班等费用,仅小孩每个月的花费就超过我们家庭月收入的四分之一,这几年幼儿园收费年年涨,涨幅堪比房价,收费贵过大学,压力实在太大。”

  一些城市的幼儿园今年收费涨幅更是惊人。广州市番禺区南国奥园北师大附属幼儿园已向家长明确,原本每学期收费8900元的小班,下学期要涨到1.4万元,涨幅达57%。附近楼盘的一些家长感叹:“幼儿园的学费涨得比房价还快!”

  江西省政协委员许小欢调查发现,南昌市城区一些幼儿园收费项目、标准及收费行为不够规范,收费偏高的问题比较突出。其中,城区不少幼儿园年收费约8000元—1.5万元,有些所谓“贵族”、“豪华”式幼儿园年收费超过2万元,县、乡幼儿园年收费一般为3000元—8000元,有些幼儿园收费高,但保教质量却低下。

  面对幼儿园涨价,家长意见纷纷,却又无可奈何。“大部分家长对涨价是敢怒不敢言,生怕老师对自己的孩子有看法。”南昌市民吴女士告诉记者,她儿子在南昌市东湖区一家幼儿园就读三年多时间里,每学期学费从原来的3000多元涨到7000多元。较真的吴女士最近向这家幼儿园提出质疑,结果母子俩却被赶了出来。她说:“走的时候,幼儿园撂下话说,就算我们愿意交钱,也不能再让小孩就读了,不得已现在我们还得重新寻找幼儿园。”

  家长“以价论质” 政府监管乏力

  记者采访发现,物价和教师工资上涨,增加了幼儿园成本;家长“以价论质”的观念也一定程度上助推涨价;同时政府部门监管乏力,一些幼儿园借机大幅抬高收费价格,更使得幼儿园涨价愈演愈烈。

  南昌市育新保育园有16名教职工,约100名小朋友就读,不少来自中低收入家庭。“与2010年相比,白菜、牛奶的价格几乎翻了一倍,食堂每月花销从3000多元涨到现在的5000多元。”园长刘晓英告诉记者,这两年物价上涨对办园造成很大的成本压力。

  “现在幼儿教师本来就紧缺,没有高工资根本留不住好老师,保证不了教学质量。”济南市博雅幼儿园园长张莉丽说:“我们园现在收入最高的老师工资3000多元,工资基本每年都调整,涨幅都在20%。”学前教育专家、深圳市梅林一村幼儿园园长姚艺说:“好的幼儿师资相当短缺。要请到本科以上学历的幼师,增加的成本无疑会转移到幼儿园收费上。”

  记者采访发现,一些收费涨幅比较高的幼儿园大多具有一定名气,不愁生源。而家长则受“越贵越好”观念的影响,争相让小孩入读。济南雅思贝尔幼儿园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的小托班现在已经预约到了2013年。姚艺说:“现在很多家长‘以价论质’的观念导致了一些民办幼儿园不断提高价格以显示自己的档次。”记者采访发现,南昌、济南、广州等地的很多高收费幼儿园通过“双语”“外教”等噱头吸引家长不惜花高价入园。

  值得注意的是,政府部门对部分缺乏社会责任感、随意涨价以获取不合理利润的幼儿园监管乏力,这一现象不容忽视。

  记者采访了解到,日前,南昌市物价局收到红谷滩新区一家幼儿园提出的收费涨价备案申请,要求将每学期的收费由2000元提高到3500元,涨幅达75%!

  “物价成本和人工工资再怎么涨,也不至于有这么大的涨幅,收费一下子就翻了个跟头,明显不合理。”南昌市物价局行政审批处处长苏根生说,但《中华人民共和国民办教育促进法》赋予民办幼儿园自主定价权利,幼儿园申请调价备案时,收多少、涨多少都由幼儿园说了算,价格部门缺乏监管的法规依据。我们经过耐心劝说才使这家幼儿园放弃涨价;但如果幼儿园坚持涨价,是法律赋予的权利,价格部门也难以拒绝。

  幼儿园回归公益有多远?

  目前,全国各地正加紧实施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以期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十二五”期间,中央财政预计安排500亿元,重点支持中西部地区和东部困难地区发展学前教育。据不完全统计,通过三年行动计划的实施,三年时间里各地将新建、改扩建幼儿园9万多所,新增园位500多万个。

  “由于历史欠账多,三年行动计划依然很难彻底解决‘入园难、入园贵’问题。”江西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裘指挥说,当前关键是要建立健全学前教育成本由政府、社会和家庭共同分担的机制,将学前教育经费列入各级财政预算,新增教育经费向学前教育倾斜,切实体现学前教育的公益性。

  山东女子学院学前教育专业教授董旭花则表示,现阶段我国民办幼儿园数量占比近七成,政府在增加公办幼儿园数量的同时,应将提供普惠性服务的非赢利性民办幼儿园纳入公共服务体系,实行民办公助、以奖代补、用地支持等优惠措施予以扶持。

  许小欢说,目前民办幼儿园收费虽然实行备案制,但也要对其实行成本核算,办学回报应该合理,不能让收费高得离谱。有关部门应尽快制定和完善操作性强的相关细则,提出规范收费的具体管理意见;对民办幼儿园核准成本,严格实行收费公示制,严查随意涨价的幼儿园。

  一些教育专家表示,义务教育实现免费以后,教育负担逐渐向幼儿园和大学两头转移,学前教育缺位尤为明显,与义务教育的衔接也日渐疏离。

  “学前教育是基础教育的基础,国外很多国家都将学前教育列入了义务教育范围,我们国家也可以先试点再逐步推开。”南昌广电滨江豪园幼儿园园长张颖萍说,只有不分公办园、民办园,同样给予扶持,让幼儿园真正回归公益性,才能迎来学前教育的春天!

来源:新华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