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学位究竟有多缺?公办园“拼爹”民办园涨价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06-27 09:55围观87次我要分享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讯:从东北网获悉,端午节前,广东大部分地市幼儿园开始确认招生录取事项。随着流动人口不确定性的增加,以及奥运宝宝、金猪宝宝、亚运宝宝等出生人口高峰压力“杀到”,多数城镇幼儿园公布出来的招生录取名单并未能满足日益膨胀的学位需求。

  于是,各地幼儿园招生进入最后的“白热化”阶段,有家长甚至带着未被录取的孩子在教育部门前“喊说法”。

  优质学位紧缺,没有统一、公开、成文的招生管理办法,导致幼儿园“一位难求”的境况甚至超过中小学校的“名校之争”。

  入园难背后究竟是什么问题?日前,南方日报记者走访珠三角多个城市,今日南方深读与各地观察联手推出“珠三角幼儿园入学调查”。

  缺口巨大

  目前各个地区公办园的比例都非常低,入公办园渐渐沦为“拼爹”,甚至“拼房”游戏

  “没有关系根本挤不进。”家住广州市五羊新城的蔡女士在5月中旬为3岁女儿报读了三家幼儿园,但当这些幼儿园近日陆续公布录取结果时,她却发现自己的女儿“榜上无名”。

  6月中旬开始,蔡女士逐间逐间“堵截”幼儿园园长,“求爷爷告奶奶”恳请园长特批一个机动名额,同时又在网上“跪求”学位转让。

  “只要能交上赞助费,就有戏了!”整个端午节假期,蔡女士一家都十分焦躁,夫妇俩就不明白,孩子读个幼儿园怎么都那么困难!?

  焦躁的不止蔡女士一家。

  6月上旬开始,广东各地幼儿园开始公布招生录取名单,有的公办幼儿园报录比例超过20∶1。6月15日公布录取名单后,在广州市越秀区某知名公办幼儿园门口,不少“落榜”的幼儿家长“希望幼儿园扩招”,并愿意交高额的赞助费。

  鏖战早在5月份打响。

  5月11日傍晚,广州市水均岗幼儿园门外已经排起了长龙,为应付“持久战”,家长们都带了板凳,呈一字形排开坐在幼儿园围墙底下,有的还准备了便携式睡椅、蚊帐、雨伞等;5月12日凌晨,处于广州城乡结合部的新兴白云幼儿园门口,昏暗的灯光下,百多名家长不依不饶地有序排队,直到5点多突降暴雨,已经“拿号”至140多位的家长们无一敢轻易离队;与此同时,深圳世纪春城幼儿园报名开始前夕,超过百名家长星夜排队。

  “历年来我们最多只能解决50%。”面对疲倦的家长,世纪春城幼儿园杨姓园长也十分无奈。她说,近几年深圳流动人口数量递增迅速,幼儿园学位难以满足人们的需求,有的幼儿园早在年初就已经报名结束。

  幼儿园学位究竟有多缺?

  根据广东年鉴,2009年全省人口出生数为113万人,比上一年增加了1万多人。以3岁入园计算,这批孩子刚好达到适龄入园年龄。截至2011年底,广东全省幼儿园达11819所,尽管比上一年增加了658所,但毛入园率仍然不足90%。

  “而这还没有算上流动人口。”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教育工作者指出,在流动人口问题突出的地市,缺口更大。

  “竞争那么激烈,那么多人报名,幼儿园又不准考试,那凭什么标准来选人呢?”在广州市新兴白云幼儿园门口排队的湖南籍的刘先生感慨,“儿子已经4岁多了,去年报不上名,今年只能再试试,通宵排队能排得上,什么都值了!”

  “这样的缺口更凸显在公办幼儿园的招生上。”广东省政府督学李伟成说,公办幼儿园办学规范化程度高,且收费低廉,然而目前各个地区公办园的比例都非常低,入公办园渐渐沦为“拼爹”,甚至“拼房”游戏。

  据了解,广州公办幼儿园比例不到26%,深圳市的比例仅4%,而且大量集中在城市中心区域,布局相当不均衡。

  “生源都挤往了公办或者名声在外的私立民办幼儿园,但在一些城乡结合部的或者不知名的民办幼儿园却‘吃不饱’。”广州星河湾灵格风幼儿园园长关萍说,在广深莞等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教育问题突出的珠三角地市,除了总体学位数与民众需求有差距外,入园结构性困难也比较突出。

  据了解,在广东,评上最高等级“省一级幼儿园”的,几乎全是公办幼儿园;民办幼儿园“两极分化”严重,条件和公办幼儿园差不多的收费一般让普通民众难以承受,而收费低廉的又往往办园条件差、师资水平低,甚至是“黑户”幼儿园,让家长难以放心。

  学费难扛

  现在学前教育基本是靠幼儿家庭埋单,民间办园靠收费,要么推高收费,要么条件很差

  资源的稀缺带来昂贵的收费。

  记者走访广州、深圳了解到,近几年要进入公办幼儿园的“择园费”、“赞助费”、“占位费”越发走高,普通一点的也要两三万元,而“省一级”的“暗示费”甚至达到六万元。

  “入园贵”的问题再次引发重视。

  日前,省物价局、省教育厅、省财政厅联合起草了《广东省幼儿园收费管理暂行办法》和《广东省民办幼儿园收费备案实施细则》,面向社会征求意见。该办法首次明确幼儿园严禁收取与入园挂钩的捐资助学费、借读费、赞助费等。

  尽管政策还没有最终敲定,但一波接一波的风声使今年幼儿园的招生收费有了明显的变化。

  5月中旬的首波报名热潮中,记者发现,多数公办幼儿园派发给家长的入园申请表上并没有像往年那样出现“捐资助学费”一栏。同时,针对家长们所关心的保教费是否会上涨时,有的公办幼儿园就做了“铺垫”。

  如协和幼儿园就公布,全日制幼儿保教费为270元/月,同时标明“上述收费公示是现行收费,2012年9月新生入园时如有调整,则按上级政策规定为准”。

  但在不少民办幼儿园仍然是“涨声一片”,最突出的就是在不收取“捐资助学费”的前提下,变相在“占位费”、“保教费”中提价。

  广州市海珠区海联路的童乐幼儿园往年收取1万元的捐资助学费,外加每月1800元的保教费。但今年该园按照相关规定不收捐资助学费,保教费却涨到每月2000元-2500元。“三年算下来,实质上还是涨了。”该家长说。

  而在学位缺口巨大的近郊住宅小区周遭幼儿园中,幼儿园涨价之风更是盛行。

  堪比大学的幼儿园收费是否合理?

  “用工成本在剧增,社保费用每年递增,最低工资标准两年三调整,累计增幅超过70.93%。这些都是用工支出的固定项目。”广州市瑞兴纸行幼儿园行政总监梁艳清详细列举了幼儿园的各项开支,用工成本除了老师工资、奖金,还包括社保、伙食费、活动费、服装费、培训费等。

  “尽管这几年我们幼儿园教师待遇在提高,但是与公办园教师相比,工资、医疗、退休保障方面还相距甚远。2012年,我们幼儿园预计老师的实收工资达2667元/月,但这离广州市城镇人均收入平均工资4541.25元/月还相距很远。”

  据了解,目前广东对学前教育的投入仅占教育经费的0.9%,低于全国平均数1.2%。“因为投入少,现在学前教育基本是靠幼儿家庭‘埋单’。民间办园靠收费,要么推高收费,要么条件很差。”省教育厅副厅长朱超华也毫不讳言。

  “山寨”转正

  无证幼儿园存在安全隐患,但因为没有足够学位,如果一刀切清掉,却又会造成新的入园难

  入园难、入园贵最终把一部分孩子挡在了“正规军”之外,使他们不得不选择平民收费的“山寨”幼儿园。

  这些无证的、有着私塾性质的幼儿园主要位于外来人口集中的城中村,入读者多数是“缺钱缺关系”的低收入外来务工人员适龄子女。据悉,广东全省有5000多所这样的“无证幼儿园”。

  周炎(化名)在广州东圃城中村开办的幼儿园就是其中一家。

  这是一栋两层小楼,占地面积约70多平方米,一楼门前有个20多平方米的小院子,可供孩子们做游戏和运动。每月租金2200多元。

  目前该幼儿园共有45名学生,但常年有约1/3的孩子在流动,特别是寒暑假期间,有的随父母回老家之后就不再回来上学。“幼儿园的全部收入来自学费,目前收费标准为每人每月400元。”周炎说,“像我们这些幼儿园是很难提价的,家长的收入本身就不高,即使每月400元,已经占整个家庭收入的1/4了。”

  周炎并不忌讳幼儿园的“无证开办”。

  据了解,按照现行规定,要办一家幼儿园必须提供房屋检验合格证、消防许可证、食品卫生证、保育员健康证,只有四证齐全了,教育部门才会接受材料,然后再审批给予办园。

  “城中村的楼宇多是握手楼、亲嘴楼,单是消防许可证就不可能办得下来。”周炎话锋一转,“但几万人口的城中村对幼儿园确有需求。”

  一边是不合格的资质,一边是巨大的需求,山寨式的幼儿园不仅在城中村内徘徊,而且在祈福新村、华南碧桂园、华景新城等大型楼盘社区,也逐渐形成了藏于民宅内的“私塾”性质的幼儿园,每个房子招收6至10名幼儿;有的别墅式幼儿园最多可招30人左右。

  省人大代表朱烈玉认为,之所以产生“山寨”幼儿园,是供需关系不平衡决定的,市场有需求,政府不该一味打压。他建议,政府应该根据实际情况放宽审查标准,令这些幼儿园有合法的生存空间;同时加强监管确保安全。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也认为,如果仅仅是由于安全问题、办学质量等被取缔,还是会死灰复燃,“政府资金注入,帮助其改善,这是比较好的解决方式。经过办学资质审核,成为正式的有办学资质的幼儿园。”

  针对“财政投入少—公办学位紧缺—入园难、入园贵”连锁问题催生的“山寨”幼儿园市场,在广东省学前教育三年计划中看到了解决的希望。

  “无证幼儿园虽然存在一定安全隐患,但因为没有足够学位,却又有社会需求。如果一刀切清掉,却又会造成新的入园难问题,所以只能逐步清理。”朱超华曾公开表示。

  “这些山寨幼儿园的整改、收编还带来另一个问题,就是学前教育的师资问题。”关萍说,目前广东学前教育还存在师资弱化、队伍不稳定的问题。

  据了解,由于待遇低,幼教队伍流动性大,难以留住高素质人才。番禺区教育局副局长李珈坦言,“政府在建设普惠园的时候,必须把教师待遇问题也一并纳入,才能有成效。”

  记者在《广州市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中看到,该市提出“力争到2013年,普惠性幼儿园占民办幼儿园比例达到50%以上”。而在今年的“六一”儿童节前夕,广州12个区、县级市开始征收1亿元的学前教育普惠性民办幼儿园资助专项经费。

  业内一位资深人士意味深长地说,希望财政能真正投入,补贴民办幼儿园,让市民子女读幼儿园无须再“拼爹”、“拼房”。
 

来源:东北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