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媒衰败数字出版横空出世 出版业成夕阳产业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06-27 09:21围观93次我要分享

  纸媒走向衰败

  作为出版产业晴雨表的实体书店近年纷纷倒闭。

  2012年5月17日,单向街的创办人之一于威在微博上求助:“单向街图书馆目前遭遇了一点危机:合约即将到期,房租大涨,无以为继……拯救单向街。”单向街图书馆由知名传媒人于威、许知远,知名出版人杨文轩等人筹资创办,2006年1月1日在圆明园正式开业。开业以来,单向街以高品质的书籍推荐、免费的文化沙龙闻名,很快成为北京一个重要的文化场所。2009年10月,单向街搬迁至蓝色港湾,现在不知何去何从。

  去年夏天,风入松难以承受每月5万元的租金,搬离了北大南门的地下室。这是北京大学哲学系副教授王炜与一群学者、文人于1995年创办的书店,季羡林、邓广铭、任继愈、张岱年等学者曾在这儿就《陈寅恪的最后20年》侃侃而谈,它的入门转弯处曾挂着一块有名的匾额,上书“人,诗意地栖居”。然而,坚持了十五六年后,这块“北大与中关村的书香名片”,已经不再能诗意地栖居,甚至不能够存在了。

  在北京,还有中国规模最大的民营书店——位于中关村的第三极在三年赔了7800万元之后,黯然关门。在广州,三联书店、“学而优”暨南大学西门店、龙之媒书店等三家知名书店前两年宣布结束营业;在上海,2011年季风书园有4家店倒闭,复旦大学南区经营17年之久的庆云书店宣布关张;在西安,新华文轩西安书城等一批知名书店接连关门……连德国贝塔斯曼也宣布,停止中国书友会的全部运营,全面撤出中国。

  无怪专业图书网站百道网CEO程三国哀叹:“现在的中国大城市,三步之内必有银行的网点,可是转大半条街,你也别想找到一家书店。”

  知名文物收藏家马未都在6月15日的博客里说得更精辟:“今天是经济社会,把传统书店逼入死角,让美好变成噩梦。我知道,传统纸媒走向没落是必然,如同两千年前的竹简木牍走向灭亡一样。”

  数字出版横空出世

  纸媒衰落的趋势在国外也同样明显。欧美报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美国数家知名的报纸、期刊发行量连年下降,《洛杉矶时报》、《读者文摘》等已申请了破产保护,《生活》、《洛基山新闻报》已经停刊。在过去的整个2011年,无论是大众出版、专业出版还是教育出版市场,纸质图书总体上几乎都存在销售下滑的情况。

  对纸媒的冲击来自手机、iPad、微博……这些以计算机技术、网络技术、多媒体技术、通讯技术等新兴数字技术为基础的数字出版活动。数字出版已成为当今出版业发展最为迅速、最具潜力的领域之一。

  全球最大的教育出版集团——英国培生集团执行总裁马乔里·斯卡迪诺夫人乐观地表示,他们不担心传统出版的数字化转型对公司的影响,培生集团已经转型为数字出版企业。2011年,培生集团总收入中,数字产品收入约占33%。美国规模最大的图书出版商Simon&SchusterInc.,法国四大出版集团Hachettelivre、Gallinmard、Flammarion、LaMartiniere,甚至日本的一些传统出版机构,都已经在数字出版开始新的开拓。

  即使一些专业出版商数字化的程度也已很高。如欧洲历史最悠久、规模最大的出版集团之一,全球最大的科技与医学文献出版发行商爱思唯尔 (Elsevier)集团,2011年科技出版板块数字化收入就占了总收入的近80%。爱思唯尔所开发的Scopus是世界上最大的文摘和引文数据库系统,用户可检索到全世界4000家出版公司的14500多种科学期刊。

  世界上最大的大众图书出版商之一企鹅集团的中国地区负责人周海伦在谈到数字出版时表示:“在美国出版市场,企鹅一直是数字出版发展的领军人物之一……我们和不同的平台合作,如亚马逊、谷歌、苹果等。如今美国电子图书市场已经开始快速发展成熟,英国紧随其后。而我认为在澳大利亚和中国,电子图书的时代还没有真正到来,中国的数字出版依然在摸索过程中。”

  朝阳与夕阳的轮换

  尽管我国的数字出版是在摸索过程中,但其发展依然是惊人的。我国的数字出版产业目前主要包括电子图书、数字报纸、数字期刊、手机出版、网络游戏出版、数字动漫出版、博客和播客以及电子阅读器、数码印刷等方面。《2011:中国文化品牌报告》显示,近几年,我国数字出版产业的发展极为迅猛,从 2006年起产值每年增幅都在50%以上,已从213亿元增加到了2011年的1051亿元以上。

  我国电子图书的资源库总量已跃居全球第一位,种类包罗万象,并且一直保持着增长的势头。而目前手机报纸的年收入规模在22亿元以上,数字报纸的出版收入也超过28亿元。数字期刊从1995年第一份电子期刊《神州学人》算起,经过十五六年的发展,我国已经有9000余家数字期刊开始进行数字网络出版,除学术期刊外,众所周知的《读者》、《瑞丽》等大众期刊也开始经营网络版。

  手机阅读更加普及,据《第25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我国的手机网民已达到2.33亿,有手机阅读业务的占75.4%。随着触屏的推广,在手机上网的所有需求中,手机阅读的排序几乎要超过了手机聊天,行将跃居第一。

  中国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姜军在2011年数字出版人年会上表示:“数字出版正在成为驱动新闻出版业转型发展的重要驱动力,对于调整产业结构、推动产业变革有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2011年新闻出版总署正式发布了《新闻出版业“十二五”时期发展规划》和《数字出版“十二五”时期发展规划》,提出到2015年,数字出版总产值要达到新闻出版总产值25%的奋斗目标,并提出加快在数字出版领域组织一批重大工程、实施一批重大项目、研发一批重大技术、开发一批重点产品、培育一批龙头企业、打造一批知名品牌的重点任务,带动和提升新闻出版业整体实力进一步增长。

  有了政策倾斜和资金扶持,我国的数字出版产业链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推力。国内出版集团龙头老大——中国出版集团在一年前就开始推出数字出版门户 ——大佳网,并表示要将其建设成中国最大的数字出版平台。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已经连续举办了四届数字出版博览会和三届数字出版年会,2012中国数字出版年会也将在7月中旬于北京国际会议中心召开。

  还是在2010年8月份的中国编辑学会培训班,另一位知名出版人,华文天下的总编杨文轩,提出了跟金丽红截然不同的论调:“出版业是朝阳产业。”也许,夕阳落下,朝阳升起,人类精神的光芒将永远照耀大地,只不过载体悄悄发生了蜕变。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