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装备资讯
  • 热点专题
  • 人物访谈
  • 政府采购
  • 产品库
  • 求购库
  • 企业库
  • 院校库
  • 案例·技术
  • 会展信息
  • 行业日历
  • 从“先学后教”开始,改变僵化课堂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07-06 14:24围观106次我要分享

      日前,由教育部福建师范大学基础教育课程研究中心主办的“福建省第二届‘先学后教,高效课堂’教学观摩研讨会”在福建省大田县举办,作为该县整体推进的“先学后教,高效课堂”的试点学校之一,大田县实验小学向来自福建省各地的与会代表展示了以语文、数学两个学科为代表的“先学后教,高效课堂”实验研究所带来的改变以及他们的思考。

      学生课前“裸学”是基础

      “课堂高效是每所学校、每位教师梦寐以求的目标,我们的改革也不例外”,实验小学校长吴建玲直言。

      而在这次展示观摩活动中,除了全校性的开放课,与会代表还集中观摩了该校的四节示范课:包括由吴晓兰老师执教的三年级语文人教版《妈妈的账单》一课,由陈琪芳老师执教的六年级语文人教版《跨越百年的美丽》一课,由李惠文老师执教的五年级数学北师大版《分数的混合运算》一课,由林吓妹老师执教的四年级北师大版《谁打电话的时间长》一课。这四节课,虽然有的学科不同,内容也不一样,但体现出的共同点是:都形成了一个清晰明确的建立在学生先学基础上的课堂教学流程。

      在《妈妈的账单》一课的学习中,吴晓兰老师希望从语文学科的内涵上,让“学生、文本和教师之间对话精彩,唤醒学生生活中的真实体验,激活学生的记忆,在教学中注重朗读指导,注重拓展和实践。”而学习的过程则是“引入课题,明确目标;预习检测,整体感知;小组讨论,合作互助;精彩展示,点拨释疑;情感升华,写出实感”的流程。数学课的流程为“对比目标,明确方向;聚集问题、合作交流;交流展示,互纠互补;当堂训练,巩固提高;课堂总结,小组点评。”而这样的教学流程是建立在学生先学的基础之上。

      学生先学,到底该从哪里开始?通过3年来的实践,他们得出的结论是:让学生在课前“裸学”是有效的学生先学方式。所谓的“裸学”,就是不给学生任何的导读提示,只是给出自学步骤,即由学生按照教材提示,在书中完成例题,写出与教材不同的答案,回顾自学收获,拟出初步的学习目标,写出不明白或感兴趣的问题。对于这一点,该校数学教研组长张江梅老师深有感触,她说:“开始的时候,我们引进他校的经验,经过一段时间以后,发现许多并不适合学校的情况。”对于学生先学这个问题,他们经历了课堂上自学、依据导纲课前自学和课前独立裸读自学三种不同形式的探索。通过实践,发现让学生课前独立裸读能培养学生的阅读能力,学生有更多的自主性与开放性,不受教师所给问题的束缚,更能自主地多角度思考问题、生成问题,做到课本放手让学生阅读,结论放手让学生概括,规律放手让学生寻找,知识结构体系放手让学生构建。语文的课前“裸读”也是由老师给出自学方法,从“读通文、读懂意、读出情、读得法”四个层面进行先学,老师会在课前抽查,了解学生知道了什么,共同的问题是什么,还有哪些是大家比较感兴趣的问题。而在方法指导下学生进行的“裸读”也正是课堂学习的基础。

      从浅尝辄止到深入推进

      说起推进这项改革,吴建玲校长有自己的感受。她说,尽管课改已经进行了多年,但是由于改革要承担风险,教师的教育理念和行为方式转变动力不足,所以多年来课堂沉闷、枯燥的气氛改变不大。近年来,由于大田县教育局在整个县域推进“先学后教,高效课堂”的改革实验,并参与福建师范大学课程中心的课题研究,行政推进与专业引领似乎让学校的课堂教学改革找到了动力与方向。

      在推进课堂教学改革的过程中,学校本着先“临帖”再“破帖”和分层的思路,把课堂教学改革作为学校重要的中心工作,成立了由吴建玲校长为首的研究团队,各处室主任、教研组长、学科带头人、星级教师等全员带头参与。研究团队分为6个指导组,每个小组包干教研组和学科,对集体备课和教案严格把关,经常随堂观课议课。指导组成员每周至少听2节课,而校领导每周则至少要听5节课。在这个过程中,要看模式落实得怎么样、学生主体地位体现得怎么样、学习效率怎么样,了解教师困惑并每周进行反馈。

      改革以来,学习成了教师们的内在需求。外出学习、团队学习、培训学习、专题学习等方式让学校领导与教师对课堂改革越来越有感觉。现在他们的研讨已经深入到一些细节之中,诸如学案设计、学习目标制订、学习问题设计、学案实施过程中存在问题分析、学习小组建设、课堂评价及小组评价等,都是他们深入研讨关注的内容。也正是对这些看起来细小问题的关注,推动着新课堂的不断成熟。针对课改中的问题,学校先后出台了集体备课、教材解读、教学案编写、教学案中目标制订、问题与练习的设计、教学案实施等要求。为了配合课改,在教育局的支持下,学校还配备了视频展示台和交互式电子白板,为每位教师配备了笔记本电脑,为课堂教学改革提供条件。

      “一二年级渗透,教师把少讲、精讲作为尝试重点,培养小组合作的意识;三四年级过渡;五六年级养成。用6年时间分3个阶段推行:第一阶段要建立模式,第二阶段要产生个性化模式,第三阶段要内化成学校文化。”对于学校当前的状况,校长吴建玲很自知地认为,已经进入了第二个阶段,还有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

      行政推进提供动力

      实验小学的课改是大田县教育局推进“先学后教,高效课堂”教学改革的典型之一。在这个福建省的山区县,从2009年起就开始了全力推进课堂教学改革的努力。局长林镛认为,抓教育,方向比努力更重要,从课堂教学改革入手就是他们找到的方向。

      从2001年就任局长以来,林镛觉得教育最大的问题是教师苦教、学生苦学,离素质教育仍然很远。该从哪里入手改变教育的这种现状呢?在最初的几年,在行政倡导下学校开始关注体育与艺术教育及活动的开展,在教育局内部也增设了体育艺术管理机构,希望学生的学习生活不那么苦,生动活泼一些。但是应试,过分重视分数的教育导致的教师功利主义严重现象没根本性改变,教育缺少人文关怀。于是,在教育局的倡导下,全县学校开始了书香校园的建设活动,倡导读书,开展了各种读书活动。但是,重视文体、开展读书活动,并没有减轻学生的负担,从某种意义上说,反而加重了学生负担。那么,哪里才是根源?要改变课堂教学,让课堂教学有效率、吸引人是根本。

      从2009年秋季开学,大田县开始了“先学后教,高效课堂”的实践努力。“教学改革是一个系统工程,又是一把手工程,领导率先垂范,教师人人过关”。正如林镛认识的那样:“先学后教不是什么新鲜的模式,但就大田而言,却并非是容易和轻松的事情,是需要拿出勇气与毅力,汗水和智慧的事情。”加强领导、强化培训、实验推进、文件规范、专业指导……如今,一批如实验小学一样的付出努力、尝到甜头的学校已经成了全县课改的先锋力量。

      说起下一步的工作,林镛认为,因为对这项改革的认同度还有待提高,改革也还有阵痛,但他对改革的推进很有信心。下一步,他希望进行更深入地研究,更科学专业地推进,特别是教师的成长将成为下一步工作的重点。

    来源:凤凰教育
    采购网二维码

    扫一扫,欢迎关注

    教育装备采购网官方微信

    掌握教育装备行业最新、最权威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