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不需要制造更多廉价劳动力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08-06 10:43围观1294次我要分享

  根据官方公布的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经济风险主要集中在就业数量下降,与大企业债务风险。

  虽然中小企业仍然处于临界点以下,但处于上升的过程当中。7月中型企业PMI为50.2%,比上月上升0.2个百分点,均高于临界点;小型企业PMI为48.1%,比上月回升0.9个百分点,连续4个月位于临界点以下,中小企业景气度有微弱反弹,这与汇丰采购经理人指数一致,中小企业情况可能已经到达谷底。8月1号公布反映中小企业状况的汇丰中国制造业经理人指数,7月终值为49.3,创下21个月以来最大环比升幅,但就业数据创下40个月来最大跌幅。不要希望中小企业容纳更多的就业率,这要等到服务业发展成为主流的时候。

  经济不景气蔓延到大企业,大型企业PMI为50.3%,比上月回落0.3个百分点。令人担忧的是,大型企业景气下降,利润下降,现金流出现问题,以往与大企业绑定的银行贷款风险也就上升,未来我们会看到越来越多的大企业与银行之间的债务纠结。

  企业在过寒冬,并且还将继续过寒冬。原因是外需下降、内需不振。

  调查结果显示,反映制造业外贸情况的新出口订单指数为46.6%,比上月下降0.9个百分点,连续2个月低于临界点,为2011年12月以来的最低点;进口指数为45.0%,比上月下降1.5个百分点,连续3个月位于临界点以下,表明本月制造业来自国外的产品订货量和原材料进口量继续减少。全球经济下行趋势不会改变,外需黄金时代结束,内需无法填补外需的空白,房地产是不能放松的警戒线,而汽车消费总体处于下降过程中。两大消费不振抑制了内需的空间,中国暂无取代大宗消费可取代房产、汽车两大消费。

  就业情况将有所下降,从业人员指数为49.5%,比上月下降0.2个百分点,连续2个月位于临界点以下,制造业企业用工量继续减少。从行业情况看,铁路船舶航空航天运输设备制造业、农副食品加工业、烟草制品业等行业从业人员指数高于临界点,劳动力需求增长;汽车制造业、纺织业、金属制品业、化学纤维及橡胶塑料制品业等行业从业人员指数低于临界点,劳动力需求减少。

  相同的产值,国外大型石油企业人员仅20几万,我国100多万,未来大型企业只可能减员增效,不可能再担负起全员就业重任,计划经济时代靠国企、集体企业隐性失业提高就业率的办法,行不通。不管国企、民企,就业都是市场行为,而不是行政调控行为。

  应对成本上升,市场主动应对。去年七月,富士康首席执行官郭台铭宣布,将在三年内在装配线上添加一百万件工业机器人——富士康的选择是个标志,当富士康迁移到中国的中西部,说明东部地区的综合成本已经无法让全球效率最高的代工企业获得生存机会;当富士康给员工加薪、而后决定用机器取代人,说明哪怕在中国的中西部地区,大规模使用人工都是一笔不划算的买卖。

  富士康并不是惟一。根据法兰克福的国际机器人联合会给出的数据,富士康并不是在机器人上押注的唯一中国制造商,中国商人于2011年购买先进工业机器人的数量跃升了50%,达到22600件。笔者到柳州,看到在流水线上机器人娴熟地运作。当地企业家告知,略有规模的企业、一旦订单稳定之后,首要考虑的方案之一就是购买机器人。

  与此同时,义乌出现新变化,从全球小商品集散地转变为半成品集散地。据《第一财经日报》报道,海外客商齐聚中国商品城采购半成品,以东南亚国家、金砖国家等发展中国家的客商最为明显。义乌玩具协会有关负责人认为,义乌已成为全球小商品半成品出口的集散中心,这说明,中国制造的廉价优势逐渐消失,正如二十年前中国成为出口大国,现在,终端工厂正在流向更廉价的地区。

  人工成本与失业,可以船舶市场为例,船价与成本费用倒挂的矛盾十分突出:今年1到5月,船舶行业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了5.3%,但主营业务成本同比增长7.2%,产品销售利润率仅为4.77%,同比下降30.7%。

  解决经济困境,政策呼之欲出。7月3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把稳增长放在重要位置,同时重申调结构。回到廉价制造业时代,绝不是中国的出路,现在不是,未来更不是。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责任编辑:荔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