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早教市场乱象丛生 无证无照经营“误人子弟”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08-07 16:01围观1235次我要分享

  早教十分必要 市场还需治乱

  早期教育,是指孩子在0岁至6岁这个阶段,根据孩子生理和心理发展的特点,进行有针对性的指导和培养,为孩子多元智能和健康人格的培养打下良好的基础。一些国家出现提前开始学习读、写、算,提前开始正式教育的探讨和实验。

  3岁的民民,早在6个月大的时候就开始学英语了。“现代社会竞争这么激烈,不让孩子早早学习,多掌握知识,将来怎么能出人头地?”民民的母亲李雪茹说。正是在家长们对“未来竞争”的焦虑影响下,参加早教的孩子低龄化倾向日益加剧,他们的人生“起跑线”被不断前挪。而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一家早教机构的研究数据显示,目前城区0岁至6岁的儿童参加早教班(幼儿园之外)的约占15%。以此估算,乌鲁木齐市早教市场的消费规模不可小觑。

  收费没有最贵只有更贵

  “0岁至3岁的婴幼儿,45分钟的课,少则50元,多则300元,多报课程多收费。”采访中记者发现,乌鲁木齐市早教市场没有最贵只有更贵。

  在乌鲁木齐市的繁华路段,经常可以看到类似“××国际早教中心”这样的招牌。这些早教机构或是“国际连锁”,或是“全球同步”,或是“外教指导”,借助五花八门的概念,吸引着家长前来报名。火爆的市场背后,则是高得离谱的市场价格。一套课程学下来,花费少则一两千元,多则高达近万元,价格堪比研究生课程,远比孩子“入托”贵得多。

  在乌鲁木齐市西虹路一家早教机构,记者以孩子家长的身份询问早教的相关情况。一名早教顾问让记者填了一份调查表后介绍说,他们保证每周两个小时为外教上课,适合3岁孩子的英语课程共有240课时,收费6600元。问及为何收费如此不菲时,对方坚称“贵有贵的道理”,因为他们以欧美教学模式为卖点,课程、教学等与国际接轨,引进的西方早教理念,会让家长感到送孩子来学习物超所值。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美丽。

  家住乌鲁木齐市天山花园小区,从事个体生意的王玉玲女士,看到周围一些家长都“热衷”于给孩子报早教班,也忍不住想给自己4岁的儿子强强报个早教班,然后,在连续试听了小区附近的多家早教培训机构的课程之后,她觉得这些小型早教机构每节课的价格并不便宜,都在50元至100元左右,但是教学内容和效果都不令人满意。为了让孩子“不输在起跑线上”,她带着儿子到乌鲁木齐市中心一所名气较大的早教机构学习英语,尽管每节课的费用达到200元,而且有外教一对一教育,王玉玲还是一次性交了一个月的学费。

  没想到,强强对英语早教并没太大兴趣,只上了两次课,就哭闹着怎么也不肯去学英语了。王玉玲多次去找学校退学费,这家早教机构则以各种理由推托,直到一个月之后,才在扣除了几百元的“管理费”之后,将其余学费退回。

  近日,乌鲁木齐市民刘女士也走访了多所早教机构,想为自己的宝宝寻找一个更好的“学堂”。可走访下来,她迷茫了:“高端的早教机构是以每节课程收费,打包收费需要近万元,而中低端的早教机构我又看不上,真是愁坏我了。”

  刘女士口中所谓的高端,是指那些环境优良,教学与全球同步,或是引进西方早教理念,具有中国特色的双语早教机构,大多是按每节课45分钟进行收费,其金额在100元到200元之间。中低端早教机构则环境一般,也是按每节课收费,每节课在50元左右。

  记者从物价部门了解到,目前,教育培训收费是备案制,国家没有规定上下限,因此对于早期教育的培训收费,他们也无权限制。

  教学理念师资乱象丛生

  新疆盛元职业技能培训学校校长张燕说,现在很多早教机构是连锁式经营的,在扩张过程中是否能坚持科学、先进的教育理念,是否能保证由专业的教师教学,对早教质量会有直接的影响。一个现实情况是,现在乌鲁木齐市不同的早教机构,有着不同的教学理念,有的甚至截然相反,这令很多父母感到疑惑、茫然。

  目前,乌市的早教机构有国际连锁的、全国连锁的、幼儿园开办的,还有个人自办的,在宣传时大多都打出“全球早教第一品牌”等口号,并以从意大利等西方国家引进的“蒙氏教学”等洋品牌做招牌,开设各种特色班级,吸引家长。乌市一家早教爱婴亲子中心工作人员介绍,该中心整合蒙氏教学等理论,独创0岁至4岁婴幼儿潜能开发、情感发展活动方案。但对于什么是蒙氏教育法,该工作人员对于其核心内容始终没有一个具体详尽的解释。

  在乌市西北路的一家全国连锁早教中心,工作人员介绍,他们拥有最权威、最专业的师资阵容,十余名老师各有特长。然而当记者问到这些老师是哪些学校什么专业毕业时,工作人员也只是说,幼师专业毕业,但都是经过专业培训的。“反正你放心,我们这里的老师都是到总部经过专业培训的,专业水平保证过硬。”

  根据相关规定,教育部门负责3岁至6岁学前幼儿园的准入和管理,对0岁至3岁教育机构没有监管职责。记者从乌鲁木齐市教育局了解到,对早教机构的管理,是按照属地管理原则,谁审批谁负责谁管理。

  目前,我国大中专院校还没有针对0-3岁婴幼儿阶段早期教育设立定向培养师资的学科专业。现在从事早教工作的老师主要是幼师专业毕业的学生和有幼儿教育经验的工作者,或在音乐、英语、舞蹈方面有特长的大学毕业生,经简易培训后上岗。教育部门没有对早教人才进行资格认证。现在市场唯一有资格认证的是育婴师,但证书也是由劳动保障部门颁发,教育部门没有参与。

  记者走访了乌市多家早教机构了解到,目前各家早教机构的老师的来源五花八门。有的早教机构标明,自己的老师都是大学本科毕业,具有英语六级以上水平,有的还是知名学府的研究生。还有的标榜自己不但优先考虑幼教专业毕业生,而且还有来自各国的外教。不过,记者也发现有的一些早教中心的招聘启事里指出,成为早教老师几乎不需要具备什么资格,只要“擅长音乐、绘画、舞蹈,具有沟通能力和亲和力”即可,顶多加上“熟悉婴幼儿早期教育”之类的模糊要求。由于专业人才少之又少,同时又缺乏对早教师资的相关规定,一些早教机构便降低了对教师的要求。记者在一则早教老师招聘启事上看到:“本科学历,流利的英语听说读写能力,优秀的沟通协调能力”,却无相关教育资格证书要求。乌市市民王女士曾在某商场营养品专柜认识一名柜员。两个月后,双方在早教中心再次相遇,对方已变成早教老师。

  专家过度早教适得其反

  早期教育的重要性日益被家长所接受,而了解所涉及的早教内容则是父母们更应该关注的。采访中,不少专家学者表达了如此观点。

  新疆知名学者刘书环认为,对于学龄前孩子,应强调“生活即是教育”。现在由于很多家长对早教的无知,让不少孩子深受其害,更让人担心的是,错误的早教让孩子在人格、情感、心智、精神层面缺乏感受力,对美、对爱、对善缺乏热爱。

  新疆师范大学的曹庆华老师说,毋庸置疑,早教十分必要。科学的早期教育不仅有利于孩子的身心发展,还有利于提高未来社会的人口素质。但他也认为,儿童早期发展任务不能完全托付给商业性机构,教育中的许多东西是金钱买不来的,家长必须身体力行。他提醒,多陪陪孩子,与孩子一起成长,亲子关系好坏决定教育成败。有条件还是应该给孩子报早教课,但要尊重孩子的天性,不必盲从,更不能依赖早教。

  新疆社科联研究员戢广南认为,教育并不是单纯地发生在特定的培训机构,真正的早教也不是让婴幼儿上培训班,而是要利用各种社会资源以及以父母为主体,对孩子进行身体、情感、智力、人格、精神等多方面的协调发展与塑造。早教机构应引导家长多学习科学的教育理念和方法,注重因势利导、因材施教,让孩子在感受亲情关爱中快乐地学习。他强调,早教是必要的,但是“揠苗助长”式的过度早教只会对孩子产生反作用。

  立法纳入体系规范监管

  新疆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所长白莉认为,现在包括乌鲁木齐市在内,国内多数早教机构没有经过物价部门审批,实行“自行定价”。早教机构之所以能够“遍地开花”,其主要原因就是入行门槛低,没有教育资质、卫生保健、卫生防疫等方面的审批限制。现实中现有的早教机构向孩子提供的早教服务都属于超范围经营,工商部门不管,教育部门无权管,存在管理的空白点。由于无法可依,一些区县教育行政部门对市场上的早教机构监管无门,早教行业的政府监管呈真空状态,一些机构无证无照经营“误人子弟”,个别机构漫天要价。

  她建议尽快规范早教市场,将早教机构纳入规划教育,由教育部门规范管理。开设专门针对0岁至3岁婴幼儿的教师培训班,以培育专业的早教师资队伍。同时,参考民办幼儿园的设立程序,明确早教机构的性质属于民办非企业单位,加强日常监管。此外,政府部门应鼓励幼儿园开设早教班,并对早教班的收费标准等相关情况制定一个详细的法规制度。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律师协会会长桑云认为,早教市场缺乏有力的审批监管部门,现在市场上家长比较熟悉的早教品牌,大都是以教育资讯、咨询公司、教育培训中心的名称出现,大部分早教机构采用一般市场准入制度,以商业机构名义在工商部门注册,很多没有招生资质;各部门对早教机构发展也缺乏管理,一些早教机构吹嘘自己是“领导者的摇篮”、“MBA宝宝班”,而监管机构缺失导致早教办学标准、师资准入、监督考核等制度处于自发、无序状态,虚假宣传、收费不合理、课程随意设置、师资力量参差不齐等问题十分明显;商业早教机构往往以商业化经营的模式容易带来市场趋利行为,从而背离教育的科学性,无法很好地承担起教育的责任,容易给婴幼儿教育带来负面效应。

  桑云提出,解决问题的关键是要将早期教育纳入教育体系中,摆脱完全商业化的运作模式,同时,物价、工商等部门要加强监管,统一收费标准。还应制定出台民办早教机构管理办法,从申办、设置条件、管理、招生及收费等方面提出具体的规定。

来源:法制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