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食品行业的“化工”时代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08-09 10:13围观1306次我要分享

  伴随我们每天吃下去的果蔬,居然还有一杯调和的“农药鸡尾酒”。这样的结果,你想到过吗?

  最近十几年,正是中国食品工业化进程快速推进的时期,在为国人带来诸多福祉的同时,也衍生了通过化工方法进行食品造假的行当,引发诸多食品安全事件和事故。

  让人忧虑的是,十几年来,民间用化工方法进行食品造假的手段,越来越“高明”,越来越精细化,变得更难于发现,甚至难于检测。

  工业原料凶猛

  国家药监局5月份的毒胶囊抽检,几乎覆盖全国所有胶囊企业。最终证实,占全国12.7%的254家药企在胶囊中使用了对人体有害的工业明胶。

  这远不是问题的全部。中国农业大学食品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朱毅认为,如果连监管严格的药品胶囊中都如此普遍地使用工业明胶,那么明胶使用大户——糖果,特别是销往农村的那些糖果,安全吗?还有美容用的胶原蛋白呢,安全吗?

  早在2011年4月19日,卫生部即发布了一个特殊的名单,汇总了47种国人食品中可能被违法添加的非食用物质,以及在22类食物中易被滥用的数十种食品添加剂。而在此之前,农业部也公布了一份“禁止在饲料、动物饮用水和畜禽水产养殖过程中使用的药物和物质”名单,同样有数十种化学类物质在列。

  食品安全专家指出,上述两份名单仍不全面,民间使用化工物质在食品方面造假,远走在主管部门的清单前面。

  而工业原料进入食物的经济逻辑异常简单,工业用原料与食用原料,往往有成倍的价差。在低价为王、食品监管并不严厉的当下,低价的原料意味着更大的市场和更多的利润。

  被“化学”的食品

  卫生部名单显示,在工业用原料之外,还有多达38种非食用添加剂被用于食品,其绝大多数为化学合成物。

  与工业用原料一样,使用此类非食品添加剂的动机是逐利。要么使食品的产量虚增;要么使差的食品有好的看相和卖相,卖得高价。更可怕的用途,在于改头换面,用低劣的食物,冒充更贵的食物,例如普通白酒加入毒性较强的农药敌敌畏,冒充茅台酒。

  在非食用添加剂之外,卫生部“全国打击违法添加非食用物质和滥用食品添加剂专项整治领导小组”还发现,各地市场上还存在合法食品添加剂滥用现象。上述名单指出的22个食品领域中,数十种合法添加剂被点名。

  研究表明,人们长期过量食用合法食品添加剂,也存在致癌、致畸、致突变风险。

  一位食品安全专家认为,滥用合法添加剂现象在食品领域已非常严重。多数的城市家庭主妇,在厨房里操劳时可以发现,被“化学”了的食品几乎出现在各个食品领域。

  魔高一丈

  多位受访的食品安全专家认为,随着食品化工学科在中国广泛开展,这门可以造福人类的科学,同时也被部分道德水平低下的食品从业者,甚至食品科技人员反向利用,用以作恶。

  多种“化学食品”的制造过程超出专家想象。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博导王世平举例说,三聚氰胺掺入牛奶,不是农民能想出来的,普通科技人员也想不出来,这需要熟悉牛奶检测办法凯氏定氮法的缺陷,会计算各种添加物质的蛋白含量,还要熟悉添加物质的基本化学特性。

  让专家们惊诧的,还有近年出现的发制豆芽的无根剂。无根豆芽素是一种激素农药,能使豆芽细胞快速分裂。用无根剂刺激过的豆芽更长,而且不生根,白白胖胖,卖相很好。长期食用这样的豆芽,有致癌、致畸形的可能。问题是,谁把它们用于发制豆芽?类似的还有“化工猪蹄”、“化工腐竹”。

  杜邦营养与健康大中国区总裁李永敬博士,是中国食品科技学会副理事长和(美国)食品工艺师协会(IFT)资深会员。他注意到,这些东西制作过程较为复杂,其化工品添加量、添加时间点多有讲究,非普通人能发明。

  在现实中,朱毅、王世平感觉到,食品领域的造假手法确实发展较快,几乎每个造假领域都在完善造假手法,让执法者和消费者更难发现。

  近期佛山发生的工业盐事件,由于其配比和手法较为讲究,以致当地质检部门两次化验都无法验出酱油中工业盐成分。同样可以佐证的是,在三鹿三聚氰胺事件事发前,包括三鹿、伊利、蒙牛在内的诸多乳企,均有使用含该物质奶源的历史,但长时间未被发现。

  朱毅观察发现,民间的“化工食品专家”出于逐利需要,仍在不断进行着“发明创造”。如近年市场上出现的让饭菜更香的一滴香,让红烧肉加倍美味的肉宝,可将猪肉制作成“牛肉”而难被识破的牛肉膏等。经专业人士研究,上述“发明物”,均由民间食品人士把各种合法添加剂和部分未证明无害的添加剂,进行各种配比的搭配而成。

  公众的胃,正成为这些化学食品的试验场所。

  大企业来了

  数十种非食用化学品,进入国人食品作恶的历史已有十几年。之所以最近数年才引起公众的普遍注意,是因为一个新动向:大企业加入到作恶队伍。

  从2005年麦当劳、肯德基的苏丹红事件,到2008年三鹿三聚氰胺奶源事件,之后,国内大企业涉事被频频曝出。为什么拥有品牌美誉度和市场占有率的大企业,也不惜违法涉入不入流的食品、药品造假?

  专家们认为,问题化工食品的产生有两个前提。第一,除少数类型外,此类作过手脚的食品对人体虽有害,但不会即时发病,均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显现出来,且有健康问题也无法追溯到具体的问题食品。第二,是拥有十几亿人口的中国正处于城市化进程中,从贫穷逐步走向富裕的人口在此阶段识别力不高,偏好更偏宜的食品。

  一个产业恶性循环已经形成。首先是一些个体户、黑作坊制作问题食品;其次卷入的是与这些个体户、黑作坊直接竞争面临巨大成本压力的部分小企业;最终,大中型企业也相继卷入。

  在这个恶性循环充分展开的过程中,参与者所遭遇的惩罚,与其获利相比,都微乎其微。

  朱毅认为,食品政策的制定者应注意这种逆淘汰现象,阻止这个恶性循环的继续发展。

  中国式难题

  食品专家指出,西方发达国家历史上也有过同类安全事件多发时期,但这类事件当前在中国多发到如此程度,确实让人惊诧。

  建立清晰的食品追溯制度,是国际通行做法。李永敬举例,在美国的市场上买一个梨子,想知道它来自哪个农场,是件容易的事。想知道一瓶梨子罐头中各种添加剂的来源,也能够实现。但在中国,却是一个难以实现的难题。

  美国每个食品环节,均由有品牌的大中企业完成,中国农产品和肉禽、奶源等,则来自数以亿计的农户、小规模养殖场、种植区;在流通环节,与西方稳定的企业供应关系不同,中国此环节由难以计数的个体户、二道贩子等完成;在食品生产制作环节,个体户、小作坊占了大多数,黑作坊也参与其中,处于丛林法则中数以万计的中小企业,也参与其中。

  从农户到餐桌,在中国是一个太长的链条,从业人员太多,产品品种太多,销售网点太多,消费者太多。

  这种食品生产现状,让中国农业、工商、质监、卫生等八九个食品质量管理部门,也难于真正进行全方位监控。食品专家普遍认为,要在中国的现状之下实现完全的食品追溯,其成本将高昂得让社会难以负担。但朱毅仍然认为,未来中国要实现食品安全,出路还是食品追溯制度。

  李永敬和朱毅共同提到,中国公众受到的食品安全教育普遍不足。一个现象是,西方偶尔也会有廉价问题食品出现,却很少被居民选择,此类事件也难于吸引公众的注意力,原因是他们有独立的判断,对明显低于成本的食品存有天然的怀疑。但中国的现实是,较贵的品牌食品虽经多年发展,仅是一个小众市场,更多的居民仍然以价格低廉,为购买的第一导向。

  最根本的问题在于,中国针对问题食品的末端惩罚太轻。更多的现实是,作恶者很少受到惩罚。国际上的一个常识是,食品监管不能缺位,更不能抑制受害者寻求法律救济。否则,如朱毅所说,怎么能防止中国食品市场竞争变成“谁更无耻,谁道德更低劣”的较量?

来源:《新世纪》周刊责任编辑:荔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