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从教材到学生 全都拿去换银子?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08-15 08:39围观1747次我要分享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讯:从中安教育网获悉,高职招生正如火如荼。即将开学,可以想象得出,不少家长都会像往年一样,满脸笑容地将孩子送到大学。然而,令上高职院校孩子和家长们意想不到的是,高职在整个国民教育体系中,它们是被遗忘的角落。于是,乱象丛生也就不足为怪了。

  “面对这样一个巨大的市场蛋糕,由于准入门槛低,把关人角色缺位,导致各路出版商群起而攻之,各种显性、隐性规则大行其道,山寨版教材频繁现身,坑害的是学生家长的钱包与孩子的前途,鼓起的是部分高职高专老师与出版商的腰包。”连以赚钱为生的教材生意人——一家大型出版社担任发行人的罗女士都表示:“高职高专教材出版发行市场乱象丛生,我不想干这个行业了。”与其说,罗女士是良心发现,不如说高职高专教材市场实在是乱得让人不敢想象了。“据《2009全国大中专教材数据分析报告》与《新华书店大中专教材目录》统计,165家出版社中品种增长最快的是高职高专教材,从2004年的9629个品种增至2009年的35572个品种,增幅为269.43%。”

  从小学到中学,再到大学,教材的编著和发行都有严格的限制,中小学教材的管理更严。由于是基础教育,加上孩子们辨别能力差,对此类教材严加看管是必须的,大学本科是国民教育的顶端,教材的选用,大学自然有自己的要求。然而,处在高等教育与中小学教育的夹层——高职和高专却成了一块无人看管的荒草地。原因不外乎三点:高职起步晚,发展速度快,如何搞好高职,如何规范管理调职教育,目前仍然没有一个明确的方向;高职是高等教育的末端,说白了,表面上看发展高职教育是为了培养更多的产业技术人才,实际上因为他们是本科院校录取剩余的一群人,是被传统的人才教育观念看不上眼的。职业院校的毕业生去向无非是大多流入劳动密集型工厂。在世俗的眼光看来,那里就是体力劳动的集中营;高职教育市场的膨胀,导致僧多粥少,学生成绩参差不齐。在学而优则仕的社会大背景下,高职院校妄自菲薄,培养人才被抛置脑后,把招生当成了赚钱的营生。这并非妄说,事实上在不少高职院校中,生源成了交易的筹码,介绍一个学生到某校,某校就能给生源提供者以“回扣”,商业领域的“潜规则”在里司空见惯。四川三河职业学院称的招生老师甚至与当地高中学校老师相勾结,偷偷地修改学生的高考志愿,安徽全椒竟有30余名高考学生志愿被篡改,一位知情者向媒体透露,某中学班主任杨某每为职业院校“推荐”一名学生,可从中获利300元。

  高考志愿都能拿来换银子,劣质不堪的教材充足调职教育市场也就不值得奇怪了。

  调职教育重在技能培训,德国已在方面为世界做出了表率。然而,在我们的职业院校中,有些学校甭说有什么象样的实验工厂或实验室了,就连实习也成了校方渔利工具。说到这里,我想起近日读到的《南风窗》(今年第16期)刊登的一封来自高职学校的学生来信:《我们的命运哪里还能改变》。信中说:“我想把专业学得尽量好一点,但条件根本不会满足你。我们拿到的书很少有跟社会接轨的。学的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让你一听到老师上课就感觉反胃。每次实验课都安排得极少,因为人太而仪器太少。”朴实的几句话印证了调职教育令人堪忧的现状。而信中反映的假期实习遭遇就更令人痛心不已:“70几个同学自费挤在最多只能容纳35人的大巴上……(到了厂区门口,排队)等着工厂的人出来面试。然而,等了许久,太阳稍微不那么强烈一点后,终于有面试官出来跟我们说:我们只要20个人,你们这里的人听完下面这段话如果想留下来的话就站在原地,如果不愿意就请立马滚蛋!”高职毕业生俨然成了社会的弃儿,因而,我们难怪这位学生在信中哀叹:“我们这群大专生简直就是社会的残次品-要体力没体力,要学历没学历。”其实,他还说漏了一点:要技能没技能。

  这就是我们的目前的职业教育!可是,这种脏、乱、差的现状何时才能得到改变呢?

来源:中安教育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