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家不是“承诺”出来的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09-04 13:48围观1577次我要分享

  《中国教育报》最近搞了一个“聚会”,人民大学、武汉大学等五所高校的校长聚在一个版上谈“怎样才能当好大学校长”。读后有一个感觉:这不太像是几位教育家的对话,官话、套话、空话多于真话,更像是一群官员在学习领导的报告。

  倒是武汉大学校长李晓红的一句话,对我有一丝触动。他说,校长是大学逐梦的领跑者,他不一定是某个领域的专家,但他的首要角色一定是能够领导大学科学发展的懂政治的教育家。

  当下中国缺乏职业教育家,大学大抵是由两种人当家:官员和专家。官员当校长,自然喜欢“政治挂帅”,头戴副部级、厅局级的乌纱帽,除了讲“拥护”“贯彻”之类的“八股”调调,对教育的事情不懂行也不上心。专家当校长倒是不一定有那么多虚头巴脑的事,但很多人放不下名利诱惑,还想报项目、评院士、拿大奖,结果没精力也没心思考虑学校发展的大问题。

  当然也有一种现象,有些官员出身的大学校长,当着当着就成了“专家”,有的专家出身的大学校长,当着当着就官气十足。你很难说,是大学的气场重新塑造了某些官员,还是官本位的文化改造了这些专家。但显而易见的是,很少有人真正用心去研究“怎样才能当好大学校长”。

  耶鲁大学第22任校长理查德·雷文是美国常青藤联盟学校中任职时间最长的校长,并被公认为美国高等教育的领导者之一。作为一位学有专长的学者,他在担任耶鲁大学校长期间,没有带过一个研究生,也没有挂名领衔做过一个具体的科研项目,只出过唯一的一本专著《大学工作》。在“序言”中他这样写道:“对任何一所大学的校长来说,压倒一切的目标是,吸引和培养第一流的师生。”在他看来,大学校长是一个需要全神贯注、专心致志、全力以赴去做的事业,没有时间也没有精力再去旁顾其他的事情。他领导下的耶鲁大学在世界高等教育界的地位,想来不必我赘述。

  我们缺少这样“全神贯注、专心致志、全力以赴”的教育家。据《中国青年报》报道,不久前教育部对在京24所直属高校近3年学校领导班子专题讨论本科教学和校领导听课情况进行了调查,结果不理想。有的高校党委常委会、校长办公会一年中从来没有专题研究过本科教学工作,有的高校领导班子成员一年一次课也没有听过。假如让我们的校长写一本《大学工作》,不知他们会怎样写?

  当然,我们的大学校长中也不乏有识之士。比如,北京师范大学校长董奇、北京外国语大学校长韩震、湖南大学校长赵跃宇,他们上任伊始,均以个人名义“承诺”任期内不申报项目、不评选院士。这让媒体和舆论大感惊艳因为环顾我们四周,有这般追求的大学校长实在不多。甚至有大学中人惋叹:“大学校长不做科研太可惜。”

  其实,大可不必如此勉为其难。职业教育家不是“承诺”出来的。与其让学者心怀遗憾去当校长,不如让真正懂教育的人通过科学的程序走上校长岗位,让有学术能力和成就的人继续他们喜欢的科学研究。靠一两个大学校长的个人垂范,出不了职业教育家,只有好的制度才可能让每个人各得其所。

来源:科技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