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教市场:理念、秩序都有点乱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09-12 09:13围观1690次我要分享

  “不要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一句充满紧迫感的宣传口号,让多少家长奔波在婴幼儿早期教育的道路上。

  然而,近日一则“小豆丁早教中心‘人去楼空’”的讯息,却又牵动起家长的心,也让早教机构早已存在的一些乱象再度跃入市民大众的眼帘。

  望子成龙的焦虑感加上我们庞大的人口基数,造就了早教市场的红火。然而,如今的早教市场“贵族化”特征明显:一节课收费过百、甚至几百,工薪家庭望而兴叹。

  目标对象精英化的背后,却又是一番乱象:理念体系芜杂浮夸、生搬硬套,从业人员水平参差不齐、缺乏规范,机构设置存在安全和卫生隐患……

  投资儿童早期发展,是打破贫穷代际传递、提高国家竞争力的战略选择,而不该是扩大知识鸿沟、走向两极分化的起点。如何在坚持市场主导的同时,让所有孩子享有公平、普惠的早期发展机会?

  A现状 收费高昂,早教市场“贵族化”特征明显高深“术语”弄晕家长

  近日,记者以家长身份探访了几家早教机构。在新街口附近一家机构记者看到,学生年龄跨度很大,从4个月到6岁不等。上课开始了,老师用中文和英语轮流跟小朋友打招呼,然后分发一些小玩具,让孩子们跟着音乐一起拍手打节奏、做操。随后,父母在老师的指挥下也加入了游戏。最后,老师又布置了几个小游戏,一节课45分钟就这么结束了。整个过程中,孩子注意力并不集中,有的孩子满场跑,父母也顾不得听课一直追;还有的孩子上到一半要吃奶,父母拿出奶瓶在旁边喂;还有的孩子不适应环境,哇哇大哭,家长只得在旁边耐心哄劝。

  记者在宣传单上看到,该机构宣称采用“蒙台梭利教育法”,号称是“最科学的幼儿早期教育”。课程多是蒙氏数理、音乐以及感统课程等。“什么是感统课程?”记者询问一位陪儿子上课的妈妈。“我也不是很明白,感觉很专业,应该对孩子好吧。”她摇摇头说。

  “我们注重对孩子情商的开发,宝宝3岁前是情商发展的关键时期。”在龙江附近的一家早教机构,负责接待的一位老师向记者介绍,该机构引进的是美国最权威的早教理念,“我们的教程都是根据美国教材翻译改编的。”她说。

  “一岁宝宝可以在游戏中培养‘情商’吗?”记者又询问了几位等在门口的家长。“老师说的蛮神的,似乎也有些道理,我想孩子上总比不上好。”一位家长回答说。

  收费高得惊人,俨然“贵族”教育

  采访中记者发现,这些早教机构多设在闹市区的写字楼和商场里,面积都不大。在全民健身中心的一家早教机构,不大的场地被隔成了4间教室和一间办公室,教室最大的不到20平方米,最小只有10平方米左右。见记者抱怨场地小,这里的老师解释:“我们都是小班化教学,教室规模完全够用。”

  在水游城的一家早教机构,记者转了一圈发现,只有5间教室,总面积约三四百平方米。一位老师告诉记者,早教班的规模不可能像幼儿园一样大,“商场里租金多贵啊,够用就好,不需要太大。”

  不过,这些早教班收费高得惊人。在长虹路一家早教机构,工作人员建议记者给孩子上为期26个月、总计144课时的课程,学费为23040元,平均每节课费用高达160元。而这还不是最贵的。记者询问了多家早教机构后发现,课程最便宜的也要120元/课时,最贵的要400块钱一课时,每课时仅有45分钟。

  部分机构通风条件差,存在卫生隐患

  在西祠胡同上,不少家长抱怨孩子在早教班上课被传染了感冒等疾病。记者采访时也发现,大多数早教机构因设在写字楼和商场内,通风条件较差。

  家住下关的罗女士告诉记者,她原本给女儿在新街口一家以收费高闻名的早教班报了名,但女儿上了几次课后被传染上了感冒。“没有窗户,只靠空调换气,各种疾病容易传播,而孩子的抵抗力比较弱,一个孩子生病,可能一个班都会被传染。”她说。

  住在龙江的林妈妈考察了多家早教机构后,最终放弃了给孩子上早教班的念头。她说,除了通风条件差外,孩子们玩的玩具、爬的地垫都存在卫生隐患,虽然早教机构都宣称自己有保洁员定期清洗消毒,但是她看到脏兮兮的玩具和颜色已变深的垫子,还是觉得不放心。“我询问了好几家机构,都无法提供定期消毒的记录,而且用消毒液简单抹一遍,是否能去除各种细菌病毒也难说”林妈妈说。

  B探因 教育理念和市场秩序的双重混乱,源自于监管不到位0―3岁早期发展很有必要,但不能变成“早期摧残”不到3岁的孩子,早期教育到底有没有必要?

  江苏省学前教育学会学术委员、晓庄学院副教授袁宗金告诉记者,对早教的意义,国外的发展历程和经验已经得出结论。“美国学者2003年研究发现,人的一生各个阶段的教育投资,0―6岁的投入产出比是最高的。”

  他介绍,经历过早期教育跟“放养”长大的宝宝,成年后的人格、语言、行为能力等方面均体现出显著差异。“我们所做的一些研究也表明,到了小学阶段,有些小孩出现任性、霸道,上课不能集中注意力、作业拖拉等问题。这不是智商方面的问题,而是由于0―3岁教育和训练的缺失,特别是6个月以后的‘感统’训练缺失。”

  去年下半年,市人口计生委对我市0―3岁婴幼儿早期发展的情况进行了一次深入调查研究。不过,研究人员并不赞成用“早教”一词概括孩子在这一阶段的发展。“所谓‘早教’的内涵并不十分清晰。社会上普遍认为它与教育有关,却忽略了婴幼儿情感情绪、行为习惯、运动能力的培养,以及儿童的科学养育、卫生保健等多种内涵。”市人口计生委婴幼儿工作处有关负责人说。正因为此,人口计生部门倾向于将其称为“0―3岁婴幼儿早期发展”。

  袁宗金也认为,如果在0―3岁阶段过多地强调“教育”,对孩子并不是好事。尤其是如果教育方法不当,对宝宝未来的发展甚至是一种伤害。他讲了一个例子:一个高知家庭,迫不及待地把年仅一岁半的孩子送进早教机构开始语言学习,先学了英语,后来又学了法语和德语。结果孩子3岁多时突然不会说话了。“我们把这种现象称为失语症,是心理上的恐惧造成的。”袁宗金说,过于超前的语言学习,使孩子对语言的认知产生了混乱。后来,这个孩子停止了所有的语言学习,又经过半年的心理疏导,才慢慢恢复正常。

  不仅仅是语言,识字、书写、背诵古诗等教育同样如此。过于超前的训练会给孩子带来挫败感,甚至会带来一定认知障碍。

  然而让专家忧虑的是,一些反科学的教育方法在南京早教机构中并不少见。一些早教机构标榜“双语教学”,甚至一些小托班也以“英语教学”为噱头,“有的早教机构直接引进国外理念,浮夸宣传言过其实;有的为了市场竞争,片面夸大自身理论和体系的科学性,一味迎合家长的期望。”

  国外引进的“原版”理论是不是适合中国小孩?专家认为不一定适合。研究表明,中外孩子的发展能力和发展阶段存在很大差异,以情绪发展能力为例,美国孩子的情绪认知水平远远高于中国孩子。文化背景、发展能力不同,教育模式显然也不能原封不动地照搬。

  记者了解到,目前南京尚无规范化的早期发展课程标准。这就意味着,经过早教机构的训练,孩子情感与情绪、语言能力、运动能力发展到了什么阶段,并没有权威的评估标准。而花了钱是否达到了预期效果,正是许多家长感到疑惑的地方。

  早教机构五花八门,从业人员水平参差不齐

  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许多家庭不惜血本投资早教。但对更多家庭而言,昂贵的收费却使孩子失去接受早期发展辅导的机会。

  据了解,我市每年新出生婴儿约5―6万人,全市现有0―3岁婴幼儿总数近18万人。调查显示,超过50%的0―3岁婴幼儿家庭认为早教是需要的,但因为对现有早教机构的科学性、规范性存在疑虑等原因,目前进入各类早教机构的孩子不到总数20%。

  巨大的需求使不少机构瞄上了这块“大蛋糕”。许多社会力量投资兴办0―3岁早教机构,国外一些早教品牌也抢滩登陆,开设机构或服务项目,各类早教机构参差不齐,五花八门。

  “虽然很多机构在做,但整体市场发育还处于初级阶段。大部分早教机构采用市场化公司架构,设有市场专员、课程专员、营销专员,偏重市场性、经济性,却缺少教育性。”市人口计生委婴幼儿工作处相关负责人说。

  另一方面,对早教市场的监管并不到位。由于统筹机制不健全,职能分散在多个部门,人口计生、教育、卫生、民政、税务、工商、市容、安全和消防等相关部门都有所涉及,但都是从自身职责出发,分头管理,缺少政府统筹和部门协作。

  由于没有明确要求,早教机构的硬件条件也缺乏相应标准。部分机构因为经验缺乏和资金投入不足等因素,存在降低原材料标准、功能区不完整、活动区域狭小等问题;在选址上,部分早教机构集中于商业繁华地段的楼宇大厦,甚至位于地下层,存在卫生和安全隐患。

  更重要的是,师资队伍与婴幼儿早期发展要求不相匹配。据了解,目前我市各类早教机构的从业人员主要持有的是育婴师证、保育员证,部分有一定规模的早教机构会要求从业人员持有教师资格证(幼儿园)。

  有关专家告诉记者,0―3岁婴幼儿早期发展和3―6岁学前教育的理念、模式、方法差异很大,我国高校还没有专门培养0―3岁师资的专业。因而,即使拿到教师资格证(幼儿园),实际上也无法完全满足0―3岁婴幼儿早期发展的需要。

来源:南京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