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张城市新名片的诞生——天津职业教育印象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09-13 09:26围观1716次我要分享

  引 子

  名片的魅力,源自她的标志性意义和永恒的光华。

  当职业教育成为天津——这方曾经的天子渡口、九河下梢之热土的又一靓丽的城市名片,她海纳百川的恢宏气势和一枝独秀的旖旎风采,注定是一个奇迹。天津职业教育的惊世绝响,为享有“国际港口城市、北方经济中心、生态城市”美誉的天津谱写了又一曲浩歌,成为“中国经济第三增长极”的再一次亮剑,成为天津精神的新注解、新丰碑、新壮锦。

  两个关键词:国家职业教育改革综合试验区,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创新示范区。从试验到示范,昭示了天津职业教育在中国职业教育大棋盘中的定位,其鲜明的现实意义和深远的历史意义,不仅属于天津,更属于全中国,全社会。

  “天津职教模式”与既沸腾又冷静、既火热又凝重的津沽大地同频共振,彼此见证着同步发展、进步、繁荣、创新的一个个台阶和一串串步履。

  “风景这边独好”。名片,熠熠夺目。

  涅槃与重铸:天津职业教育的前世今生

  “十年磨一剑”。我比相信传奇更相信现实的逻辑。

  作为一个对历史、对社会、对生活高度敏感的写作者,我对职业教育有着先天的嗅觉和敏感。“教育的伟大目标不只是装饰而是训练心灵,使具备有用的能力,而非填塞前人经验的累积。”我骨子里欣赏美国学者爱德华兹的这句名言,他道出了教育的真谛,而“训练”和“能力”,恰是职业教育板上钉钉的元素。

  那么,锃明瓦亮、干净利落的天津职业教育之剑,到底打磨了多久?在历史的更替与时代的大潮中,在优势与劣势的交织中,天津职业教育之舟,何能在全国职业教育的百舸争流、千帆竞发中,一马当先,独占鳌头?

  我向来拒绝简单而庸常的设问。我相信天津职业教育的前世今生里一定蕴藏着诸多的谜团。于是,当我在全国第八次作家代表大会期间接受了这个采写任务的时候,我试图通过多个省市作家代表中的好友,在第一时间感受天津职业教育在全国的影响力。我有一个狡黠的初衷:作家是社会现实的传声筒,最能深刻洞悉社会的脉络与经纬。天津职业教育,是不是墙里开花,里外都红?

  答案,既在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北京初冬的夜晚,咖啡桌旁,对社会有着强烈认知意识的作家们谈到了中国教育特别是职业教育,由此及彼,天津的职业教育成为一个热门话题。在他们看来,市场经济条件下的职业教育关系到千家万户,牵动着每一个家长和孩子的神经。他们当中,有许多亲戚朋友的孩子都在天津接受职业教育,对天津职业院校的名称,如数家珍……

  这是在第一时间,我在“准全国”范围抽样调查来的天津职教信息。

  一个电话打给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的朋友,他给我提供了这么一组情况:根据《天津市人民政府、教育部关于共建国家职业教育改革试验区的意见》,天津市国家职业教育改革试验区主要在深化职业教育改革、创新“工学结合”教学模式、扩大职业教育开放、推进就业准入制度和职工培训制度试验以及探索东部地区支持西部职业教育发展的有效途径等五个方面展开试验。

  不是为了单纯证明天津职业教育在全国的影响和份额,我是在社会反映的意象与实质的具象之间,寻找天津职业教育的枝叶与根脉。

  经验告诉我,数据和概念并非完全就是解开谜团的钥匙。回到天津,我一头扎进了天津图书大厦,让思想的小舟飘荡进了有关职业教育图书与资料的汪洋大海。我很清醒,在历史上,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实行职业教育的国家之一,智慧与勤劳的先民们早在原始社会晚期就开始重视技能的培训。但是,在工业文明时代,中国的现代职业教育连小字辈都算不上,特别是相比美国以及欧洲的发达国家,中国职业教育的差距还很大。

  第一个接受我现场采访的,是天津交通职业学院的教授薛威。

  她是天津职业教育的活字典,天津职业教育的前世今生,她烂熟于心。

  这位曾经在天津半导体零件一厂当过生产科长的女强人,大学毕业后一直从事职业教育,是天津职教战线上的巾帼英雄。我在乎她的话语权,在乎她对天津职业教育乃至中国职业教育的每一段、每一次发声。不仅仅因为她是天津交通职业学院首席教授、物流研究所所长、天津大学与天津交通职业学院联合建立的物流研究院院长,是中国高等职业技术教育研究会电子商务与物流专业协作委员会副主任委员、教育部高等学校高职高专工商管理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电子商务与物流分委会委员。更重要的,她是教育部高等学校高职高专工商管理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顾问专家。顾问顾问,最聪明的寻觅与探求,应一竿子插到顾问身边。

  薛威教授给我撩开了天津近代职业教育神秘的面纱。

  面纱的背后,是中国近代工业发展的大背景。天津作为中国近代工业的发源地,早在19世纪60年代,伴随着洋务运动的开展,“工学并举”就成为当时创办实业和兴办学校的重要思想。由此,天津这个渤海湾的大码头,理所当然成为中国最早举办职业教育与培训的城市之一。

  这是种子,是启蒙,也是无可替代的基因。基因未必能说明事物的全部,却能说明事物萌发、开花、结果的脉络。

  我记得,英国学者洛克在《教育漫话》中有这样一段话:“教育上的错误比别的错误更不可轻犯。教育上的错误正和错配了药一样,第一次弄错了,决不能借第二次、第三次去补救,它们的影响是终身洗刷不掉的。”这话既可以宏观理解,也可以微观认识。

  从历史角度看,无论是近代还是当代,发展职业教育,都无一例外地把目光聚焦到了天津。倚重津门,在全国构成了职业教育发展的链条。

  这样的寻觅,需要思维的发散与收拢,需要科学的判断和定论,根本上需要政治学、历史学、社会学的眼光。我调动了曾经在甘肃、天津两地从事过17年文秘工作的实践和社科研究的经验,走进了天津的历史隧道和社会经纬。

  如果说职业院校是为培养技能型人才提供支撑,那么,天津兴办职业教育的优势,得天独厚。工业方面,天津是中国重要的老工业基地和重要的工业城市。农业方面,天津属于沿海都市型农业。金融业方面,繁荣的金融企业、金融业务、金融市场优势独具。商业方面,天津是全国南北物资交流的重要枢纽和辐射东北、西北、华北地区的商品集散地。另外,由外贸出口、交通运输带动的产业链,为职业教育提供了无比广阔的大平台、大舞台。

  一定意义上,基础、环境以及产业链,就是兴办职业教育的绝对优势。当然,优势不完全就是立足的根本。根本因素,是一个城市的科学决策。当决策者的思路代表了民意、民情、民向,理想的彼岸就不遥远。

  在天津,各级领导以及方方面面都有一个共识:即高端人才可以引进,但百万产业大军无法引进,要靠我们通过发展职业教育来培养。多年来,市委、市政府始终把职业教育改革创新作为全市教育事业发展的战略重点,将职业教育摆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进行重点部署。新千年伊始,天津提出“用8年左右时间,在天津构建起高标准的职业教育新体系”的奋斗目标。2005年8月,教育部在天津召开工学结合座谈会并与天津市签署共建“国家职业教育改革试验区”协议,当年9月10日双方出台了《关于共建国家职业教育改革试验区的意见》,明确了5方面试验内容,提出了10个方面试验重点。2007年,试验区建设正式全面推进。

  用时任教育部部长周济的话说:天津市成为全国唯一的职业教育改革试验区,主要是其职业教育有三大特色。那天,我在薛威教授给我提供的资料里,观察到了这“三大特色”的容颜,它们更像一朵朵花絮,飘荡着天津职教的独有风采:

  花絮之一:天津职业院校推行校企联合“订单式”人才培养,实现了高就业率。这种合作方式,既解决了学生就业问题,也为企业提供了足够的一线技能型人才。多年来,在普通高等院校毕业生就业难的情况下,天津市职业院校毕业生的就业率却连年稳定在90%以上,其中“订单式”培养的人才占了很大比重。

  花絮之二:依托行业办学,解决资金瓶颈。天津市80%的高职院校和70%的中职学校均由行业举办,形成了以行业办学为主的职业教育办学体制。以天津交通职业学院为例,天津市交通集团先后选拔20余名干部和100多名技术骨干到学院工作,并累计投入6000万元。行业投资已成为天津职教的主要经费来源之一。

  花絮之三:建设“双师型”教师队伍,奠定发展基础。天津市制定了“双师型”教师制度,要求教师定期到企业参加生产实践,学校从企业引进专业人才到校任教。

  一如潇洒、华丽、果断的转身,2010年,天津市与教育部为期5年的共建国家职业教育改革试验区圆满完成。

  五年,一个大台阶,一次大跨越……

  “趁热打铁”。为了进一步提升共建质量和水平,2010年3月,天津市政府与教育部签署共建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创新示范区协议。示范区建设立足天津,服务环渤海,辐射“三北”地区,为全国技能型人才培养提供重要支撑,在服务国家发展战略、推动职业教育科学发展和创新职业教育制度等方面走在全国前列,努力成为职业教育体制创新、培养模式改革、质量提升和建设学习型城市的示范。

  根基和传统仅仅是基础,而氛围和环境需要政策,需要思路,需要思想的解放和制胜一筹的魄力。五年,天津从国家职业教育改革“试验区”一跃成为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创新示范区”。

  新的一个五年已经开始,新蓝图预示着海阔天空……

  “踏遍坎坷成大道”。天津职业教育之路,从前世到今生,披荆斩棘,一马平川。

  “天津职教模式”。内涵与外延,浑然天成。

  津沽大地:全国“职业”选手的大擂台

  津门,一代迷踪拳宗师霍元甲的故乡。

  曾几何时,来自全国乃至世界的拳坛高手,在这里“拳打南山猛虎,脚踢东海蛟龙。”几番交手,闪展腾挪之间,成就八方英雄,万千豪杰。

  在2007年召开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试验区第二次领导小组会议上,教育部和天津市决定,从2008年起,每年在天津举办一次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迄今,这样的“职业”擂台赛已经连续举办了四届。“普通教育有高考,职业教育有大赛”。每年的大赛都力求在赛项设置、比赛地点选择、国际化交流等方面凸显新视觉、新亮点、新思维,影响深远,声名远播。

  大赛的根本目的,十分明确,就是要通过大赛丰富我国职业教育的制度体系,使中国特色的职业教育制度日趋完善;加强教育与行业的联系,健全教育部门与行业组织的长效协作机制;推进校企一体集团办学,探索学校与企业互惠互利、优势互补、资源共享的合作共赢机制。

  2008年的津门六月,万木葱茏,百花争艳,海河两岸景色宜人。从渤海湾吹来的风,带着大海特有的激情和浪漫。在这样的日子,我有幸目睹了首届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的部分赛事。

  这是由莘莘学子担当主角的擂台赛。现场彩旗飘飘,鼓乐阵阵,选手们意气风发,志在必得。一张张青春的、年少的脸上,写满自信。

  大赛当年曾创造了几个最:规模最大、项目最多、覆盖面最广、规格最高。大赛分高职和中职两个组别进行。竞赛项目涵盖计算机应用技术、数控技术、电工电子、烹饪、汽车运用与维修、服装设计制作与模特表演、美容美发、模具设计与制造、机电一体化等10个专业类别的24个竞赛项目,参赛选手1862人。高职组有30个省份147支代表队参赛,中职组有37个省市代表队参赛。赛场吸引了成千上万观众和师生,人们的目光随着选手们在机床上、在计算机前、在燃气灶旁、在汽车零件堆儿里、在T型台上的操作、演练、表演与展示,在聚焦,在拓展,在追逐,在寻觅……

  这是一场看得见、摸得着的战线,只是硝烟和战火在选手们的眼睛里。

  这是学子们的一场实实在在的行动,思想的行动,体力的行动。我想起了大科学家爱因斯坦说过的话:“最重要的教育方法总是鼓励学生去实际行动。”是的,中国教育需要行动,中国的学生需要行动。

  角逐,拼搏,竞争……坚持,抗衡,冲刺……沉稳,淡定,超然……

  有了2008年的开始,就有了2009年、2010年、2011、2012年的一个又一个的开始。我之所以说每次开始都是一个新的开始,是因为每次开始都呈现新的起点、新的规格、新的理念。项目一年比一年多,涵盖面一年比一年大,与产业、企业的衔接一年比一年紧密。

  实践出真知,经验出灼见。大赛紧密围绕我国产业发展的实际设置竞赛项目,以实际行动服务和支撑产业发展,为行业企业提供生产第一线急需技能型人力资源。因此,在全国大赛的带动下,各省市、各地县都开展了轰轰烈烈的技能比赛,每年参赛学生人数达到400万人以上,专业类别总计近600个,比赛项目达到2100个。“校校有比赛,层层有选拔”。大赛的普及和深入,全面地检验和展示了职业教育教学改革的成果。

  每次大赛期间,众多国家级媒体的记者云集天津,对大赛进行全方位、多角度的宣传报道,形式之多、范围之广、力度之大,前所未有,在全社会营造了关心和支持职业教育的良好舆论氛围。“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的理念,在社会上引起强烈反响。

  大赛的溢出效应,无法估量。大赛期间,天津的民航、铁路、公交、餐饮、住宿、商场、旅游等方面的服务面空前拓展,人流、物流、信息流加大,大型企业争相到现场招聘人才,各种展览场面火爆,中外专家高峰论坛异彩纷呈……

  让我倍感兴趣的是,在中等职业教育技能大赛中,天津市有一所中等职业学校像一匹黑马,屡屡先声夺人,力拔头筹。“打擂”选手个个都是英雄好汉,先后拿下3个一等奖、3个二等奖。

  这所学校,叫天津电子计算机职业中等学校。“擂主”们的指导老师,仅40出头,叫徐英杰。

  “宝剑锋从磨砺出”。为了在全国大赛上亮剑,这位全国模范教师,曾被《人民日报》、《中国教育报》等多家媒体冠以“醉心职业教育的青年专家——‘徐琢磨’”,从2007年开始,就未雨绸缪,大胆采取以适应用人单位需要为目标倒排课程的新型教学改革模式,将并行授课改为串行模块化授课,被学校采纳并成为新型教学模式。2010年,他又在实训教学中采用“闭环培养模式”,引入多个反馈机制,建立学生电子实训档案,及时管理和追溯,发现实训教学效果的偏差及时进行纠正。这一改革思路再次成为学校实训教学研究新课题,而且为学生们备战全国大赛,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多年来,在徐英杰的精心培育下,一大批优秀的毕业生成为全国技能大赛的高手和IT行业的技术骨干,他们从校园走入津门,从津门走向全国。

  2011年12月,我走近了徐英杰。他当时正在学校的器材室“琢磨”。在现场,我看到更多的是实验器材、手工模型和规划设计图纸。这位貌不惊人的明星教师告诉我:“其实,我们干的活,都很普通,一切,得让社会去评价。”

  是的,社会才是真正的试金石。那年,我有个老同事专门领着儿子观摩了大赛。他儿子在南开大学就读,论专业,本与职业教育无关。老同事告诉我:“同样的大学生,我得让儿子看懂,弄通,未来的就业与竞争,靠的是嘛?!”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职教从传统、陈旧的世俗与俗世中拨云见日,赢得了职教自身的尊严。曾几何时,“职教生矮人一等”、“职教是普教的剩饭”的陈腐观点广为蔓延,在学生、家长、教师心头蒙上了浓厚的阴影,致使不少职业院校在生源方面频频告急。而今,短短数年,几乎所有的职业院校都成为香饽饽。广大职教生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着青春的价值,也用自己的成果向社会展示:职业教育的学生并不“低人一头”,职业教育的学生同样是“人才”。2012年春节,我回甘肃老家过年,惊讶地获知这里不仅也有选手跨越千山万水到天津参加过大赛,而且多名选手赛后即被上海、北京、广州的多家用人单位你争我抢,最终高价“劫”走。

  活生生的现实,促成了整个社会对职业教育观念的根本性转变。

  2011年底,我采访了一位参加过职业大赛的天津籍选手,这位如今已经是滨海新区一家私企中层管理的白领自豪地告诉我:“我们要让全社会看懂我们,我们职教生是大才、通才、全才……”

  我相信,这话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中国职教生的心声,这话体现了职教生的尊严和情感。

  这使我想起美国学者赫钦斯在《教育中的冲突》里说过的一句话:“什么是教育?教育就是帮助学生学会自己思考,作出独立的判断,并作为一个负责的公民参加工作。”而家长朋友是这样说的:“天津大赛的意义不仅在于让学生掌握更多的技能,更重要的是让学生学会在实践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提高协作能力,培养团队精神,从而学会怎样做事、怎样做人、怎样学习。这样的人才,谁不乐意要呢?”

  真是一语中的。这个“的”,对我国现行教育体制来说,既是教育的硬处,也是软肋。

  以赛促学、以赛促教,以更大的力度推动教产结合、校企合作,推动职业教育的改革发展不断迈上新的台阶。新型的人才评价与选拔制度将通过大赛形式在全社会生根发芽、逐渐成长,必将成为一种趋势。

  一位专家指出,天津作为职业院校技能大赛永久举办地,已成为中国教育制度创新和政策引领的策源地。

  ——策源。读懂这两字,就读懂了天津职业教育的全部意义

  海河教育园:中国职业教育的“盆景”

  早春二月,我从西部返津,在飞机上鸟瞰海河中游,一个巨大的盆景宛如一张青春少女的脸,妩媚,精致,灿烂。

  蓝天下,大地上,二目相对,我自怦然心动。

  ——海河教育园,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创新示范区建设的大手笔,已经成为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创新的实践载体、职业教育国际合作交流的重要基地和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的展示平台。

  “这些年的天津一改往日的面貌,变靓了,像一个大花园。”这是中外游客对天津城市建设的由衷感叹。海河教育园在大花园里,如画龙之点睛,如锦上之添花,如花团之锦簇。

  “国际一流、国内领先”。高规格的建设标准,决定了她的品位与形象。

  我曾四次涉足海河教育园。前几次乘车,最后一次,我改骑自行车。我不习惯走马观花,我喜欢让自行车的两个自由旋转的轮子,以徜徉的姿态靠近她的世界。出外环线,上天津大道,即踏上这个被誉为中心城区和滨海新区“双城”间的“黄金走廊”地带。据工作人员介绍,海河教育园区规划总占地37平方公里,办学规模20万人。一期规划建设占地10平方公里,首批进驻院校包括天津中德职业技术学院、天津电子信息职业技术学院、天津现代职业技术学院、天津轻工职业技术学院、天津海运职业学院5所高职院校,以及整合后的天津市电子信息高级技术学校和天津市机电工艺学院2所中职学校。

  在空间上,海河教育园区呈现出“一廊两翼”的布局结构。“一廊”指结合城市生态走廊规划的中央生态绿廊。该绿廊对接城市绿带,南北贯穿海河教育园区中部。规划建设的全国大运会和东亚运动会的3个体育场馆位于绿化长廊的一端。“两翼”是指东西两侧的学校、居住区及配套建设区,规划总面积29平方公里。其中,“东翼”规划除了职业院校外,还包括南开大学新校区;“西翼”规划除了职业院校外,还包括天津大学新校区。

  让我目不暇接的,是那借鉴和吸收了国内外名校精华的院校建筑风格,是各院校在布局、规划、设计上结合本行业背景、文化传承所呈现出来的迥异和审美,是那种“近代元素、现代本质”的基调,是天津的地域文化和城市形象的另类呈现……

  让我流连忘返的,是院校之间,建筑之间,那一条条开阔纵横的大道,一排排婀娜多姿的行道树,一片片野趣横生的湿地,一弯弯碧波荡漾的人工湖,一抹抹寒烟如梦的景观林,一处处错落有致的奇山异石,一个个曲径通幽的八角亭……

  让我遐思飞远的,是我自己的审美和情感:园林风光、大气洋气、稳重朴素、富有内涵。

  当我从天津中德职业技术学院校园建筑群里,感受到浪漫的德式风情,当我从天津海运职业学院建筑的造型、色彩里,触摸到了船舶、海洋、浪花的元素,我在想,此刻,我是在哪里?

  当然是在中国,在天津,在海河之畔。

  海河教育园每年走出20万“金蓝领”。这里已经成为全国职业教育改革创新的示范窗口,成为集职业教育、技术培训、技能鉴定、职业指导、技能大赛为一体、产学研相结合的综合职业教育基地。

  一个品牌、一张名片的含金量,取决于她到底“含”了多少。让海河教育园在全国职业教育的宏观战略上璀璨夺目的还有6个“国字号”重大项目: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主赛场、国家西部民族地区技能型紧缺人才培养基地、国家职业教育课程资源开发和质量测评中心、国家职业教育师资培训中心、国家职业教育研究和成果转化中心、国家职业教育发展博物馆。

  前段时间,几位来自江南的作家、画家、诗人、音乐家来津门与我一晤,听了相声,吃了狗不理,看了京剧,我特意领他们参观了海河教育园。我给大家出了一道题:在中国职业教育的大盘子里,海河教育园像什么?

  一串串答案,仿佛是冒出来的:

  作家说,像现代工业社会的矿井……

  诗人说,像孩子就业的催化剂……

  音乐家说,像时代的和弦……

  画家说,像大自然的调色板……

  我欣赏艺术家们的想象力,他们的判断与推论,无不以社会为背景。

  观得,听得,看得,干得,闯得。海河教育园刚刚闪亮登场,就亮点频闪,就呈现了中国风采,中国气质,中国姿态。2011年度第四届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的主会场,就在海河教育园。

  海河教育园巨大的载体和辐射功能,使第四届大赛相对往届除了在主旨、形式上的继承,更多的是在理念、内容、主题层面上的创新、补充和丰富。大赛借助教育园的大窗口,以更为宏大的规模、更为丰富的内容,从多个角度集中展示了当前我国职业教育发展的突出成果。大赛期间,举行了全国职业院校学生技能作品展洽会、民族地区职业院校学生才艺展示活动。同期还举办了第九届全国职业教育现代技术装备暨职业教育创新教材展览会、职业教育改革发展成果展示会等活动。这些活动交相辉映,构成了多姿多彩的职业教育综合性展示活动,全面展示出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焕发的新面貌、取得的新成就。在海河教育园内,“人与资源”、“人与人”之间的全方位、深层次共享得以实现。

  海河教育园记录、铭刻、链接了中国职业教育历史性的重大瞬间。

  2011年,全国职业教育科研工作会议在海河教育园召开,这是新中国职业教育的首次科研盛会。就在这37平方公里的“盆景”里,来自全国各地的专家、学者济济一堂,系统总结新中国成立以来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职业教育科研工作的历史经验,全面研究部署今后一个时期的工作,推动科学研究更好地为职业教育的改革发展服务。同时召开的中高职协调发展座谈会围绕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和建设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立交桥”进行了深入研讨。

  海河教育园,拉动、带动、促动了环渤海的众多园中之园。

  津南区的海河科技园近水楼台,捷足先得。位于津南区咸水沽镇东南部的海河科技园,紧紧“咬住”毗邻海河教育园的优势不放,对症下药,量体裁衣,全方位和7所院校专业进行对接,以电子元器件的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和展示为产业发展主线,打造全国重要的电子元器件生产、销售和展示基地,建设环渤海地区最大的电子元器件出口基地,构建天津电子元器件的科技创新基地和集成电路设计基地。随着引进的一大批光电领域的智能化产业集团入驻园区,青年学子们获得了实习、实战的良好条件。另外,科技园区还建有18000平方米的科技成果孵化器,吸纳海河教育园区师生的科研成果在此率先落地并逐步实现产业化。该园区还兴建了大批创意工厂,满足高职院校师生前来开展创业。海河科技园区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他们将依托海河教育园区的影响力,形成高职、高教、高研发展平台,大力引进科研院所、创意产业,扩大产学研联合,培育科技孵化器,建设企业技术中心,健全柔性引进人才机制,形成人才高地、智力高地。

  我想起英国学者欧文在《人类思想和实践中的革命》中说过的一段话:“教育人就是要形成人的性格。”从海河教育园走出来的职教生,有个性,有禀赋,有对社会特殊的敏感、敏锐和敏捷。有一组数字,随着海河教育园区的增容、扩容,天津职业院校的整体“蛋糕”空前变大、变强。截至2011年,我市已有独立设置的高等职业院校26所,在校生14.5万人,约占全市普通高等教育在校生总数的40%;具有自主招生资格的中等职业学校119所,在校生近20万人,占全市高中阶段教育在校生总数的近50%。有46个校内实训基地、35所职业院校被列入天津市实训基地建设项目和示范性职业院校重点建设单位,93个企事业单位为天津市职业院校首批示范性校外实训基地。在省部级重点以上中等职业学校接受优质教育的学生已占70%以上。职业院校毕业生就业率达到90%以上,全市企业新充实的技术工人94%以上来自职业院校。

  2012年新年伊始,位于海河教育园内的一家酒店,来自天津某大学和职业院校的几位教授、专家还有我,与几位刚刚毕业的职教生在争论:

  “必须用现代理念,重新审视设计。”

  “要用前瞻目光,对全国同类网站进行广泛的调查与研究。”

  “后台技术,要顾及吸纳全国高等院校师生介入的程度。”

  “必须坚持一流的标准,要干,就要干出特色。”

  我们这是在为一个以艺术为主要内容的网站的诞生而争论。面对一次即将到来的分娩,各路“神仙”充分发挥了智慧和聪明。网站最终呱呱坠地了。她的诞生地,是海河教育园区,她的 “助产士”们,是几位刚刚毕业于天津某职业院校的学生。

  海河教育园,中国职业教育的瞭望塔。从这里,登高远眺,一眼望去,中国职业教育最美的景致,尽收眼底。

  海河教育园这个盆景,有山,有水,有风光。

  起跑、领跑和冲刺者:人

  多年的小说创作实践,我习惯了历史地、辩证地、多元地看待事物的发展规律,就像我探寻天津职教模式的根因、动因、成因。

  天津职业教育在全国领跑,这是不争的事实。这让人容易想起诸多的领跑符号:比如火车头、领头羊、先行者、引路人……

  “竞技需要项目,领跑需要运动员”。龙年正月,我与国家教育部的一位学者探讨全国职业教育的时候,他说:“如果把包罗万象、海纳百川的天津职教模式,仅仅简单地理解为几次全国性的职业技能大赛,粗浅地理解为海河教育园,庸常地理解为拥有多少职业技术院校,粗糙地理解为获得了多少荣誉,那就错了,至少,仅仅是一知半解。”

  他以职业教育家的睿智和逻辑,耐心地,饶有兴味地对天津的领跑项目进行了一遍梳理,梳理的结果,更像体育竞赛决赛结果,有花名册,有运动员,有决赛成绩。

  他归纳了11项,除了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和海河教育园两项金牌项目外,其他的9项分别是:深化职业教育体制改革;不断加快职教基础能力建设;积极探索人才培养模式改革;不断提高师资队伍素质;积极开展中外合作交流;努力加强与中西部地区合作办学;将中等职业教育助学政策覆盖到全部中职学生;不断完善就业准入制度;积极构建终身学习体系。

  像极了一场竞赛:一百米,一千米,一万米;短跑,长跑,跨栏,竞走……

  “这些项目的起跑,领跑,冲刺者,是人。”他同时深情地补充:“这些成绩的取得,是与天津职业教育战线上成千上万教职员工多年来形成的勇于创新、敢为人先的开拓意识,锐意进取、自强不息的创业精神,学为人师、行为示范的崇高境界,严谨笃学、诲人不倦的育人情怀分不开的。”是的,一如好医院取决于名医一样,我市的许多职业院校之所以声名远播,关键取决于灿若星辰的名师。天津的包容,天津的开放,天津的兼容并蓄,使天津职教模式不光体现在理念、政策、资金上,更体现在人才上。所以,可以这样说,真正撑起天津职教模式的,是人。

  早春的夜晚,我欣赏了一段电视录像,认真感受着天津一家职业院校的第27个教师节座谈会。会议主题是颂师德,铸师魂,强师能。教师们欢聚一堂,畅所欲言,纷纷表示,要以实际行动诠释师德师风的真正内涵,争当名师,教书育人,为人师表,共同撑起本校职业教育的蓝天。电话里,一位校领导对我讲:“追求职业素养,追求崇高境界,追求人生意义。”短短几句话,生动阐述了师德的内涵。

  “教育大计,师德为魂”。我先后走访了21家高等、中等职业院校,在教师们身上,最让我感慨的是这么一种共识:教学、管理是有限的,而关心、关爱是无限的,要从工作细节、讲话艺术、心态情绪等方面做学生的良师益友。在天津职业大学的墙报上,我看到了这样一段话:我们应当为自己是一名教师而感到骄傲和自豪,也应当为自己是一名教师而感到幸运。我们可以豪迈地说:献身职业教育,我们无怨无悔!写在墙上的是老师们的心声。

  “有名师才能成为名校,有名师才能育英才”。我国第一位“职业技术教育学”专业的博士就诞生在天津,诞生在天津大学职业技术教育学院。她叫余秀琴,她的毕业论文《中国经济转型期职业教育集团化的发展》,获得答辩委员会的一致通过。这是国内第一篇以职业教育集团化发展为研究对象的博士学位论文。

  我完全深信,正是由于广大教师们服务社会的奉献精神和培育英才的师者之德,才培养造就出一届又一届企业急需的高素质技能型专门人才,铸就了天津职业教育今日的辉煌。

  如果说天津职教模式是天津城市的新名片,那么薛威、王艳国、徐英杰……他,他们,那些支撑起天津职业教育蓝天的成千上万灵魂工程师们,就成为天津职教模式的新名片。当你走进天津的各个职业院校,会发现几乎所有的院校都有自己的名片。

  王艳国,一位德高望重的职业教育专家。他原在黑龙江省的一家石化企业工作,从操作工、工程师、厂长兼总工程师,直至黑龙江银佳石油集团公司总经理、董事长兼总工程师。2001年,他以人才引进方式调入天津职业大学。2003年5月,任生物与环境工程学院院长。

  天津职业大学的教师给我举了一个例子。在教学实践中,王艳国本着基于生产过程的建设理念,亲自设计、组织安装并建成了全玻璃化工仿真装置,设备内部结构、化学反应及物理变化直观可视。该成果属国内首创,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具有重大应用推广价值,已经推广到9个企业及院校56套,设备仪器总计约1700余台。王艳国已经申报8项专利,其中国际专利1项,获得授权3项。是他,2008年获得第四届高等学校国家教师名师奖。又是他,2009年获得第六届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还是他,2009年被评为全国职业教育优秀院校长。“王老师是我们天津职业大学的骄傲。”学生这样评价王艳国。

  采访王艳国很不容易,我先后和他的助手联系四次,往往被告知:王教授,很忙。后来我直接打他的手机,他说:“秦老师很抱歉,我此刻在外地,一个偏远地区,回津后马上和您联系。”

  最终,我把一身征尘的王艳国“堵”在了他的办公室。第一印象:满头银发、精神矍铄、思维敏锐。一年四季中,除了繁重的教学、教研、教改任务,他还要按照教育部的指派,前往全国各地传道,授业,解惑。谈到天津乃至全国职教工作的前景,他的脸上写满了自信和憧憬。我知道,他属于天津,同时属于全国的职教大家庭。

  采访结束的时候,王艳国执意亲自开车送我。这位年过半百的可敬教授,以小伙子才有的精神头儿,驾轻就熟开着车。在车上,我随口问他:“采访您真是费尽周折,最近您去哪里的偏远地区传经送宝了?”

  “去的是甘肃天水。”王艳国脱口而出。

  我“扑哧”笑出声来,那里恰恰是我的故乡。他说:“这次他们请我去研讨几个课题,是甘肃林业职业技术学院。”他说,“西部的职业院校基础薄弱一些,但是潜力很大,许多方面需要社会各界的帮助。”

  当王艳国知道我是天水人,“哈哈哈”地乐了,说:“下次去天水,咱哥俩儿同行。那地方很美丽,工业和农业基础好,发展职业教育,前景广阔。”采访,由此变得充满情谊,感情十足。

  职教的大话题,充满了民间的意味。“王艳国教授是个能人。”电话里,甘肃林业职业技术学院的朋友对我讲。

  “天津的职业教育,是大量‘双师型’教师撑起来的,我一个人的力量,还很单薄。”王艳国说。

  话当然是自谦,但王艳国口中的“双师型”教师,确是天津职业教育的半壁河山。“双师型”,指既有扎实的理论知识,又具备熟练的专业实践技能的教师。

  多年来,我市根据教育部与天津市共建国家职业教育改革试验区规划,加快推进职业院校“双师型”师资队伍建设,已经重点培养了560名高水平、高技能“双师型”的专业带头人,3100名专业骨干教师,100名高水平、专家型的管理人员,引进1000名具有硕士以上学位的研究生到职业院校任教。

  他们,个个具备名片的属性。“双师型”教师制度效果斐然。

  截至2010年,高等职业学院“双师型”教师已经达到学校专业课教师总数的70%以上,中等职业学校已达到60%以上。高等职业学院具有硕士及以上学位教师达到专任教师总数40%,中等职业学校具有硕士学位教师达到专任教师总数的20%。同时,面向全国特别是中西部地区,开展职业院校管理干部和专业课教师培养培训,年培养培训量达5000人次以上。

  在天津,高职中职不分你我,不分彼此,仿佛一对亲密友好的龙凤胎。如果说王艳国、薛威等“双师型”专家是高职教师队伍里的代表,那么,在119所中等职业学校中,徐英杰就是中职“双师型”名师中的佼佼者。

  作为天津市职教中心“微机原理”学科兼职教研员,“双师型”人才徐英杰的“多面手”本领发挥得淋漓尽致。前些年,我市推出了一部电影,叫《徐老师的故事》,原型就是徐英杰。

  无论薛威,还是王艳国;无论徐英杰,还是张英杰,马英杰,刘英杰。他,他们,都是天津职教大家庭里的“英杰”,真正的英杰。天津职业教育,靠的就是成千上万“英杰”们的支撑。

  不是尾声,是新的开始

  当名片诞生于历史,会面向时代和未来发亮。

  她没有终结的尾声,在时代的竞技场上,她不断刷新并不断创立的,是一个又一个新的开始。到2020年,天津将逐步建设成为经济繁荣、社会文明、科教发达、设施完善、环境优美的国际港口城市、北方经济中心和生态城市。天津的职业教育将顺应时代发展潮流,挺立在科学发展、和谐发展、率先发展的新潮头,肩负起推动经济发展、促进就业、改善民生、构建和谐社会的使命。

  潮头,不仅源自家门口的渤海湾,而是中国,是整个世界。形势和任务,标准与要求,期待与希冀,是呼唤,是动力,是使命。天津职业教育经过了先行先试和厚积薄发,每一次亮剑,必然是新的开始。

  一望无际的,是这张名片的长度、宽度和广度。

来源:天津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