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拾国企参与办职教的责任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09-17 09:22围观1778次我要分享

  9月,全国各职业院校进入三年级的学生将陆续到企业进行顶岗实习。据有关职业院校负责人透露,校企合作喊了这么多年,但是他们在推进过程中仍然非常吃力,困难重重。

  同职业院校长们一样,日前,国内100多家国有大中型企业代表出席在山东省淄博市举行的有色金属行业职业教育工作会议暨中铝职教集团揭牌活动过程中,重点关注并研讨了重化工业专业办学与工厂实践脱节的难题。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党委副书记丁学全说,当前,我们不仅需要解决涉及具体单位与行业的困惑,而且需要破解国有企业主辅分离政策,与职业教育由政府主导、行业指导、企业参与的办学机制有机衔接的难题。

  企业不能把参与职业教育的责任与义务当包袱甩

  据介绍,我国上个世纪50年代创办的中专与大专学校采取半工半读的教育制度,培养了一大批高技能人才和党政人才。可是,随着市场经济体制与现代企业制度的建设,强调以效益为中心,国有大中型企业把以前承担的社会化职能“一刀切”了,新兴的乡镇企业、民营企业、三资企业等非公有制经济体对各类人才实行“拿来主义”,只管使用,不负责培养。

  企业为了把主营业务搞好,把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与医院等辅业剥离出去,是正确的。但是,大部分企业在主辅分离中,把参与职业教育办学的责任与义务一同剥离了,从而导致职业教育在政府层面提得很高,可在实际推进工作中存在不少问题。

  云南冶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周昌武介绍,部分地方政府与教育行政部门主办的职业院校,在校企合作、顶岗实习工作中没有主动权,企业顾虑很多,积极性不高,尽量不参与、不接受学生顶岗实习实践。

  “作为集团股份公司下属的二级机构,职业院校同样处于从属地位不被重视。”来自甘肃、内蒙古等省(区)国有大中型企业主办的职业院校负责人说,院校与专业基础建设经费来源单一,办学运转没有保障,负债严重,靠收取学杂费维持。

  央企控股一家集团公司后投资50多亿元。不过,该集团公司主办的职业院校没有被追加一分钱发展资金。该校负责人表示,企业以利润为中心,投资重心永远是主营业务。

  某省三所企业集团主办的职业院校缺少经费来源,联合打报告向省教育厅、发改委和财政厅请求资金援助。结果要钱没有,该省上述三部门一纸批复同意这三所职业院校上涨学费。

  “在生源危机、招生困难的形势下,上涨后的学费几乎与"三本"独立学院学费相当,谁还来上职业院校?”上述学校负责人说,同意上涨学费的批复等于一纸空文,他们只能就低不就高地收取学费勉强办学,专业设置与产业发展脱节,课程教学内容与行业技术应用脱节,教育质量可想而知。在一些学校,材料专业的毕业生不知道钢铁是怎么炼成的,石油专业的毕业生不知道塑料从哪里来。

  “企业主辅分离政策,与企业参与职业教育的办学机制不是矛盾关系。”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司长葛道凯说,从教育体系来看,职业教育是一种教育类型;从产业体系来看,职业教育是企业人力资源的储备。

  在市场竞争中,要把科学技术成果转化到企业生产线上,需求量最大的是接受了教育尤其是职业教育的高素质、高技能型人才。企业没有人力资源储备就缺乏核心竞争力,难以实现可持续性发展。

  葛道凯认为,现在社会上有两种观念必须扭转过来,一是部分企业把参与职业教育办学机制等涉及核心竞争力的东西当作包袱甩掉了;二是有的人认为教育行政部门手伸得太长,把企业核心竞争力的东西当作教育行政部门的副业来抓。

  职业教育不是短期培训与劳务派遣

  西部有一所职业技术学院为与企业搞好合作关系,把400多名一年级学生送到企业顶岗缓解对方“用工荒”,目前尽管企业比较满意,但是没准儿两三年后这批学生就会被解雇,为社会所淘汰。

  中国有色金属工业人才中心总经理丁跃华说,这种美其名曰的顶岗实习,实际上是一个交了学费的劳务派遣,对学生极不负责,不可能培养出企业接受、社会认可的高技能、高素质人才,最终砸了职业教育的牌子。

  据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大井子矿业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刘贵山反映,一些学生家长不认可职业教育,是因为职业院校学制三年,实际只学习两年,第三年名为实习,可有相当一部分学生没有参加实习,处于“放羊”状态。学生家长经常与他交流说:“在这种只读两年,第三年玩玩的学校会有收获吗?”

  “职业院校不是招工部门,职业教育不等于短期培训与劳务派遣。”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负责人分析,之所以出现目前这种状况,一方面是国有企业实施主辅分离政策以后,很多企业老总把职教视为包袱一甩了之,认为职业教育与自己无关,那是承担社会化服务单位的事情。

  另一方面,随着国家高等教育、职业教育连年扩招以后,人才市场以买方市场为主,职业院校毕业生不具有无可替代性,在就业市场缺少竞争优势。效益好的企业往往非要985、211院校毕业生不可,节约人力成本的企业可以招聘农民工简单培训后上岗。

  据刘贵山介绍,赤峰市是中国有色金属之乡,铜冶炼、铅锌冶炼业发达,除了位于该市的内蒙古交通职业技术学院设有有色金属相关专业外,缺乏专业的职业院校培养有色金属行业、企业迫切需要的高端技能型人才。该矿只能舍近求远地赴江西理工大学培训职员,一是路途远,花费大;二是培训时间缩短,达不到预期效果。

  当前,之所以出现这种社会现状,就是缺乏校企合作培养高端技能型人才的国家制度与保障机制。相关人士向中国青年报记者透露,实施主辅分离政策以后,不少企业把“以效益为中心”的原则简单理解为以经济效益为中心,忽略了社会效益的重要性;参与职业教育办学的责任与义务到底是属于主业还是辅业,全凭老总的个人理解。

  鼓励多方建设职教集团破解体制机制障碍

  会上,与会代表每人收到两份征求意见稿:一份是教育部关于加快推进职业教育集团化办学的意见,另一份是教育部与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关于提高职业教育支撑有色金属工业发展能力的指导意见。

  周昌武在发言中说,两份征求意见稿对职业院校的要求比较多,对行业、企业的要求少了一点,具体的政策支持不明确。广西有色金属集团有限公司人力资源部处长虞望科则认为,当前大家关注的都是入职前的职业教育,可恰恰相反的是企业更重视入职后的职业教育,两者之间不接轨。

  “上述情况的形成既有职业教育长期发展滞后的原因,又有行业企业重视程度不高、体制机制不顺、基础工作不扎实的原因。”国务院参事陈全训分析说。

  “这些问题是社会的诉求与时代的声音,当然是推动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的抓手。”教育部副部长鲁昕透露,国务院国资委、教育部高度重视国有大中型企业参与职业教育办学机制、体制的建设,并联合批复了首家央企、世界500强企业中国铝业公司牵头组建的中铝职教集团,以立足现实国情,借鉴国际经验,破解社会转型期多重体制、机制障碍,实现职业教育国家办学制度创新。

  与此同时,国家鼓励地方政府统筹和牵头,围绕区域发展规划和产业结构特点,组建面向本地区支柱产业、特色产业的区域性职教集团;鼓励行业主管部门、行业组织、骨干企业或职业院校,围绕行业人才需求,牵头组建行业型职教集团;鼓励开展区域间、行业间合作,组建跨区域或跨行业的复合型职教集团;鼓励以招生就业、劳动力转移培训等为合作内容,组建特色型职教集团;探索与跨国企业等开展合作,组建涉外型职教集团。

  “企业与学校是办好职业教育的双主体,具有同样的责任与地位。办好职业教育直接的目的是为行业与企业服务。”云南冶金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周副总经理认为,各类职教集团要以提高人才培养质量为核心,产教结合、校企合作为主线,整合政府、行业、企业、科研院所、职业院校与社会各方面力量,来推动职业教育国家办学机制的建设。

来源:中国青年报责任编辑:荔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