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的危急存亡之秋:新移动芯片决定未来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09-19 14:58围观1751次我要分享

  MarketWatch专栏作家普莱蒂(Therese Poletti)认为,英特尔目前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时刻,如果他们新的芯片产品不能在智能便携设备市场上取得足够的进展,公司以及公司股票价格的前景就大大不妙了。

  以下即普莱蒂的评论文章全文:

  看上去,英特尔现在似乎是到了喝凉水都塞牙的地步。

  上周,该公司在旧金山举行了自己的开发者研讨会,但是这长达一周的研讨会却不得不尴尬地面对几乎无人关注的处境,因为一切风头都被苹果9月12日发布iPhone 5的活动抢走了。

  即便是一些参加了研讨会的投资者,也对英特尔(INTC)表达了愈来愈不满的态度。当然,他们的不满很容易理解,因为英特尔不久前才刚刚调降了财测,而且该股上个月下跌了12%以上,今年迄今为止的回报率还是负数,总之是大型科技类股中无可争议的副班长。

  因此,许多人会更加关注周二的进展,今天,谷歌(GOOG)旗下摩托罗拉移动将在伦敦推出第一批围绕英特尔芯片设计的智能手机。活动在伦敦举行,意味着产品很可能会面对欧洲市场,这也是迄今为止,手机厂商使用英特尔芯片最值得瞩目的例子。

  可是,上周的研讨会,以及他们1月间和摩托罗拉宣布合作的声明,其实都不足以让投资者相信英特尔已经向着移动市场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尽管事实是,他们现在已经有了销售基于他们芯片的手机的合作伙伴,只是许多产品都是在中国、欧洲、俄罗斯和印度设计的。

  策略被质疑

  Piper Jaffray分析师理查德(Auguste Gus Richard)就持批评立场,他在研究报告当中写道,他相信英特尔现在正面临着可以与1970年代晚期相提并论的危机。当年,日本的记忆芯片制造商吃掉了英特尔的“午餐”,时任首席执行官的格鲁夫(Andy Grove)采取了大胆的举动,退出了记忆芯片市场,将公司转型为专注于微处理器业务。

  “我们相信,在后个人电脑时代,中央处理器的表现已经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生态系统,以及不同产品之间的差异。”理查德表示,“不过,看上去,该公司依然相信,只要他们能够制造出更好的中央处理器,就天下太平了。我们认为,英特尔需要改变自己的业务模式,这一点已经非常明显了。”

  这位分析师还说,英特尔的下一代移动芯片Haswell是“一种过时的产品”,不可能改变游戏的面貌。他进一步强调,无论是英特尔针对苹果MacBook Air提出的超极本理念,还是他们最新的移动芯片,都“未能达到推动个人电脑需求的目的”。

  7月间,公司第二季度盈利研讨会上,英特尔的高管们被问及平板及智能手机芯片的销售何时才能真正上规模。“我们认为,我们正走在正轨上,将有大量产品提供给市场。”首席财务官史密斯(Stacey Smith)的回答是,“我们在设计上有巨大的优势,这将为我们在2013年提供强大的动能。”

  Susquehanna的卡索(Chris Caso)也赞同理查德的观点,认为超极本并没有什么大的作为,不过同时也指出,在开发者研讨会的第一天,英特尔方面的调子就发生了变化,与今年早些时候其他场合相比,高管们明显没有那么乐观了。他还说这次研讨会是“我记得的任何研讨会当中最乏善可陈的一个”。

  卡索的评论是:“尽管宏观层面的疲软因素是不可否认的,但是我们觉得,更大的问题还是英特尔的超极本战略似乎并没有什么效果。”

  英特尔的发言人考尔德(Bill Calder)拒绝对超极本的销售情况发表评论,但是强调指出,英特尔在研讨会上展示了140种不同的设计,其中还有触屏便携设备。“大量的创新都在进行之中。”

  其他行业观察家对英特尔则没有那么悲观。Jefferies & Co分析师里帕西斯(Mark Lipacis)在研讨会第二天之后表示,他依然相信“英特尔现在已经意识到了iPad和基于ARM产品的安卓平板是切实的威胁,也已经动用了自己庞大的资源去开发更有竞争力的,基于x86的平板和配合Windows 8的超极本”。

  许多人都和里帕西斯一样认为,英特尔已经对“iPad起床号”做出了反应。他们意识到了市场的需求,也听到了批评的声音,着手开发低能耗的芯片。只是,在一个围绕着ARM Holdings PLC(ARMH)设计的芯片已经占据了统治地位的市场上,他们能够取得怎样的进展却是个巨大的问号。

  此外,还有一些投资者怀疑千呼万唤的Windows升级——预计就在下个月——或许并不像预想的那样会带来多大的动力。

  现状不稳

  位于加州圣克拉拉的英特尔和他们的长期合作伙伴微软(MSFT)一样,现在都面对着硅谷著名的“创新者的窘境”。哈佛商学院教授克里斯滕森 (Clayton Christensen)创造出的这个说法,是指当一家公司过于依赖核心产品的营收时,更加廉价但却“足够优秀”的产品开始破坏他们的市场时的情况。

  至少,微软已经接受了后来者扰乱市场的现实,正在开发运行ARM设计的Windows程序,名为Windows RT,同时也推出了自己的平板产品Surface。

  Piper Jaffray的理查德建议英特尔采取激进的解决方案,利用自己的制造能力转型为苹果和其他玩家的制造商。他的另外一个建议就更加大胆,在英特尔的管理层看来简直是异端邪说:他希望芯片巨头减缓对核心的x86架构的投入,转而申请ARM的授权。

  平板和智能手机都在大挖个人电脑行业的墙脚,但是个人电脑并没有死去,而且短期内也不可能死去。问题在于,投资者的想法会因此变得更加严苛。如果英特尔的新芯片不能在那些新的市场上取得更多进展,他们的处境就不妙了。(子衿)

来源:新浪科技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