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生命诠释师者追求——追记优秀共产党员、盐城师范学院教授王强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11-08 08:59围观2922次我要分享

  “学科建设方面,有了好的选题要集中力量上报。”“关键是围绕方向,要有积累,我的体会是越走越深。”……11月2日,虽然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但盐城师范学院马克思主义学院副院长曹明眼含泪花,一字一句读着王强在生命垂危时刻发来的短信,心情仍然久久不能平复。今年9月4日,盐城师范学院经济法政学院王强教授已经身患晚期直肠癌,因为并发症,听力已不允许他接听电话,他正躺在病榻上,艰难地通过短信与曹明讨论着工作。4天以后,王强再也没有从昏迷中醒来。

  王强,一位年仅42岁的70后教授,把教学和科研融入生命的青年学者,在与绝症的抗争中,诠释了师者的崇高追求。

  “对学生,要像父亲对孩子一样掏心掏肺”

  在盐城师范学院,王强教的是公共政治理论课,听过他课的人,都会有这样的评价:“激情洋溢,智慧风趣,风格独特。”能把这样一门看似枯燥的课上得妙趣横生、深受学生欢迎,这让许多同行赞叹不已。

  经济法政学院院长刘德林回忆起王强初为人师的景象,仍然记忆犹新:1992年刚刚大学毕业走上讲台的王强,面对学生和听课教师,常常紧张得满头大汗,连学生都能看出他的紧张。可是,大家很快就感受到了王强的变化。比王强早工作一年的朱广东老师回忆说:“王强工作半年,上课就流利了;工作一年,课就上得很生动了。”

  王强有自己的“绝招”。“上好每一节课,让每一节课都有品位!”王强对自己提出了要求。每次准备新教案,王强都要认真做好备课笔记,反复地朗诵,感觉有不顺的地方,就立即修改。“上一次课,不亚于写一篇论文,要花上一周准备。”王强常说。有时教的课程和上一年相同,王强也像上新课一样重新备课。好几次,妻子孙卫芳深夜醒来,看看身边人不在,原来丈夫正坐在书房电脑前,他说,突然来了灵感,不记下来就忘了。

  在王强看来,老师对学生,就要像父亲对孩子一样掏心掏肺。

  仇春斌是王强教过的第一批学生,他回忆说,班里很多苏南的学生初入大学时吃不惯盐城的饭菜,王强便领着他们到自己家中,亲自下厨,帮助大家调整饮食。1996年,王强的儿子一出生,夜里11点钟,他兴奋地骑着自行车去学生宿舍给班里的同学们送糖。

  接受过王强指导的同学们,提起王老师时,感恩之情溢于言表。在启东市一所中学担任教师的郁智慧,是盐城师院2008届毕业生。她觉得从王老师身上学到的东西,特别是“严谨”二字,令她终身受益。现在泰兴市公安局工作的程浩,也是2008届毕业生。程浩回忆说,当时正是师院学科建设迎评关键时刻,王强老师很忙,就经常利用周末休息时间,指导他们写作毕业论文。

  在病榻上的4年里,王强仍坚持指导本科生写作毕业论文:2008年,7个学生;2009年,7个学生;2010年,7个学生;2011年仍然是7个学生。因为治疗,王强脱发了。一向注重形象的他,为了不让人看到脱发的头顶,暖天戴顶运动帽,冷天戴顶绒线帽,让爱人开车送他到学校,指导学生论文写作,直到最后实在撑不住了,才中断了指导工作。

  身染重病,“我要把坏事变好事”

  在同事眼里,身高1米80多的王强是一个很有生活品位的人,他的生活从来都是井然有序,业余最大爱好就是买书、藏书、看书,家里的书橱里满满当当的都是关于党史研究方面的书籍。

  王强的研究方向是中共党史和马克思主义理论,这是一个强手如林的学术研究领域,近些年来,他克服病患的困扰,在《中共党史研究》《党的文献》等权威期刊上发表17篇论文,在中文核心期刊上发表9篇论文,其中10篇论文被人大复印资料、中国社会科学网等转载。

  在长期研究党的领导人思想的基础上,王强还另辟蹊径,把中国共产党的劳资政策确定为自己的长期研究课题,这是同行鲜有涉及的内容。经过3年的研究积累,他于2006年申报并成功获批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基金项目,2008年申报并成功获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实现了盐城师范学院同类项目申报立项零的突破。2010年8月,他的专著《中国共产党“劳资两利”政策研究》由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圆满完成了教育部项目。今年9月29日,江苏省第十二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获奖项目正式公布,《中国共产党“劳资两利”政策研究》荣获一等奖。

  平时王强最心仪的休闲方式,就是与同事组成小的学术沙龙,到咖啡厅或是自己的家里,探讨学术问题,碰撞观点。在他看来,科研团队的强大和满园的芬芳是最值得期待的事情。曹明深有感触,他的博士论文《列宁国家资本主义研究》就得到了王强的不少帮助,在他和王强探讨这篇论文时,对党史造诣颇深的王强和他一起拉了整个框架,提炼主题。青年教师高汝伟也忘不了王强,2009年4月,他正在对中国共产党民生思想进行研究,王强躺在病床上,一字一句地研读着他的论文草稿。

  在与病魔抗争的近4年中,王强一直坚持科研。他说:“我年纪轻轻就得了这病,这是不幸的,但也是好事。因为我能安下心来做我喜欢的事,我要把坏事变好事。”王强患病手术后,社会学院史义银副教授前去探望。王强和他煮茶聊天,并主动谈起自己关于中共“劳资两利”政策的研究,史义银委婉地劝他少操心研究多注意身体,但王强仍兴致勃勃,并说自己是从内心中对研究有感情有兴趣,并没有觉得科研影响了身体。

  “有人曾惋惜地认为,王强病后潜心科研使病情恶化并最终离开。对此,我并不认同,以我对王强的了解,正是一个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的责任感和对科研工作的执著和兴趣,才支撑了他顽强地与病魔抗争,才使他最后的人生更加充实。”史义银感慨地说。

  用生命诠释师者追求

  因为工作业绩突出,2005年,王强被推上了盐城师范学院法政系副主任的岗位,分管成教工作。面对陌生的工作领域和新的工作要求,肩负着领导和同事的信任,他倍感责任重大。

  为了尽快熟悉工作,王强虚心向老领导请教,诚心与同事沟通交流,在很短的时间内确定了自己的工作目标和计划。每次接到上级的任务,他总是在吃透会议精神的基础上,结合本单位的实际,提出明确的工作安排,并要求教师按时完成。对青年教师他总是与他们促膝长谈,谈教学、谈科研、谈个人规划,帮助他们在教学、科研方面能够不断取得进步。

  2007年初,王强的身体已经出现严重不适,但为了做好迎接教育部本科教学评估工作,为了申报省重点建设学科,作为副院长的他,一直未去医院进行认真检查。一天中午,同事们等着王强一起接待前来验收的专家,左等右等,怎么也等不来。终于,王强出现了,脸色苍白,却依然笑容灿烂。相熟的同事悄悄地问他怎么回事,他却轻描淡写地说:“刚才出血不止,现在不怎么出了,没事!”事后,领导和同事劝他赶快到大医院做一个认真检查,王强却说:“现在太忙,走不开!还是等评估论证结束了再说吧!”

  日历一张张翻过,经过大家的不懈努力,盐城师院的省重点建设学科被正式批复成立。但与此同时,病魔也在一点点侵蚀着王强的身体。2011年10月16日,王强病危住院,校党委书记成长春等校领导到医院去探望他。王强用微弱的声音说的第一句话,让所有人都掉下了眼泪——“我现在还有时间,对我们学科建设还可以思考……”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王强用他短暂的一生诠释了一名70后共产党员知识分子对生命的热爱,对学生的关怀,对真理的追求,对信仰的执著,也诠释了对教育事业的忠诚。

来源:江苏教育新闻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