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改助力 第三方医检百亿市场待分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11-13 17:28围观1705次我要分享

  2012年10月19日,国务院发布《卫生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其中规定将大力发展非公立医疗机构,到2015年,非公立医疗机构床位数和服务量均达到医疗机构总数的20%左右。同时,医疗服务进一步下沉,将实现90%的常见病、多发病、危急重症和部分疑难复杂疾病的诊治、康复能够在县域内基本解决。

  上述规定被行业人士看做政府大力鼓励基层医院将检验业务外包给第三方医检机构(也被称作独立实验室)的信号,按照国际经验,未来几年中国将出现第三方检验爆炸性增长,产生数百亿元的市场份额。而将检验费用这一看病重要环节的成本进一步降低,将有可能缓解患者的就医负担。

  “对第三方医疗检验企业来说,现在获得了一个很好的机遇,因为医改政策正在促使一些医院尤其是基层医院,不得不把医疗检验这块业务外包出来。”广州金域医学检验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域检验”)董事长梁耀铭说,“不然的话,他们就会亏本。”

  产业受宠

  目前第三方检测企业都是在各个省设立中心实验室,整个企业就是一个全国性的连锁实验室。

  “近几年来,第三方检验机构从医院承接的检验业务出现爆发性增长,虽然整个行业在国内还处在起步阶段,但是比起医疗产业的其他子行业,其发展速度足以让整个行业都感到吃惊。”一位资深医疗行业投资人士说。

  2011年7月,浙江迪安诊断技术股份有限公司(300244,以下简称“迪安诊断”)在深圳创业板成功上市,成为这个行业第一家上市公司。迪安诊断上市发行1280万股,每股发行价23.5元,共募集资金3.01亿元。根据迪安诊断2011年年报,当年实现营业收入4.82亿元,同比增长40.55%,净利润4220.83万元,同比增长30.23%。

  然而,虽然迪安诊断第一家成功上市,但它并非这个行业最早、最大的企业。广州金域检验从1997年即已开始专注医学诊断外包领域发展,虽然当时年营业额只能做到100万元。行业似乎在5年前出现拐点。2007年,金域检验收入首次突破1亿元,达到1.13亿元,此后一路狂飙,至今年已超过10亿元。

  2008年,金域检验营业额为1.73亿元,2009年2.69亿元,2010年4.3亿元,去年是6.6亿元。“5年以来,我们的年增长率从没有低于50%,而且势头强劲,到2015年将超过30亿元。”梁耀铭说,目前他们在全国有13000家医院客户,其中三甲医院有800多家,二级医院2800多家,在大本营广东省内客户达1200多家。

  而业内人士认为,这还是一个保守的估计。“当企业营业额几千万时,年增长50%到一倍并不稀奇,但是当营业额基数超过5亿元,还保持这样的速度,这在医疗行业可说是罕见。”上述医疗行业分析人士说,“这可能和它建立的广泛的营销网络有关。”

  据了解,目前第三方检测企业都是在各个省设立中心实验室,整个企业就是一个全国性的连锁实验室,从一个省最偏远的县,到省中心设立的实验室,一般物流10几个小时也能到,而机器24小时运转,分析结果随时在网上发出。

  受益医改

  此前,公立医院对医疗成本的支出并不关心,随着新的医改思路逐步实施,对医疗费用的限制越来越多,未来将逐步实行对医疗打包付费,超过费用医院必须自己承担。

  对于第三方医检的迅速发展,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耿庆山有观察和分析:“很多医院,包括一些大医院有一些检验项目,能够救活患者的生命,从救治的角度来说必须做,但是因为病人不够,医院做了亏钱,这是第三方医检发展的原因之一;其二,基层医院乃至三甲医院检验量大的时候,人员设备跟不上,也需要第三方医检的帮助。”

  据记者了解,此前,公立医院对医疗成本的支出并不关心,随着新的医改思路逐步实施,对医疗费用的限制越来越多,未来将逐步实行对医疗打包付费,超过费用医院必须自己承担。

  “这一模式的试点,目前在各个省的一些县医院展开。”医改专家、第七套医改参考方案主要起草人顾昕说。受到这种趋势的影响,作为医院主要支出成本之一的检验费用,也开始不得不精打细算。

  有业内人士表示,如果使用第三方医检来完成大量医院检测项目,一些项目的成本可能要便宜20%以上。

  “按照《卫生事业发展‘十二五’计划》,为避免大量病人都涌入中心城市的医院,在‘十二五’期间,90%的常见病、多发病、危急重症和部分疑难复杂疾病的诊治、康复都应该能够在县域内基本解决,这就要求没有那么多设备和技术的基层医院也要完成大量的化验检测项目,它们很大程度上只能依靠第三方医检机构。”耿庆山介绍。

  百亿市场

  根据统计数字,2009年我国各类卫生机构的业务收入约为1.03万亿元,由此推断我国医学诊断收入年约为800亿~1000亿元。

  医学检验是治疗的一个重要环节,近几年由于发改委不断降低药费,检验费用已经成为一些医院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而检验费用高昂也早已引起各方关注。

  根据行业分析机构的调研,在我国医疗费用中,大约8%到10%的成本是花在检验上,而大头的药费则占40%。根据统计数字,2009年我国各类卫生机构的业务收入约为1.03万亿元,由此推断我国医学诊断收入年约为800亿~1000亿元。

  “我不敢说第三方检验企业展开的公平的市场竞争在我国能降低多少医疗费,但是日本还是有前车之鉴的。”梁耀铭介绍,上世纪90年代日本为了打压医药费用,对医院的多个环节都进行独立成本计算,因此对检验花费也进行打压。日本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分批、分时间、分类别、按照疾病对诊断费用不断调整,导致很多医院都将检验外包了。

  在美国,市场化更彻底,支付医保费用的医保公司则选择直接和第三方医检机构结算,这样下来,可以谈到比市场更便宜,比如七折、八折的价格。

  根据专业调研公司Frost&Sullivan的报告,2010年中国大约仅有0.7%的诊断检测由第三方医疗诊断实验室进行,而美国这一比例为38%、日本为60.3%。美国的第三方检验从上世纪60年代出现,最大的第三方医检公司Quest在美国拥有31个区域性大型诊断中心,155家快速反应实验室,超过2100个病人诊断服务中心,每年诊断超过1亿个样本,年营业额近80亿美元。排名市场第二的Labcore年营业额55亿美元。而日本最大的同类公司SRL年营业额70多亿元人民币。

  而在国内,目前第三方医检所占的检验市场不过1%到2%,专家表示,如果发展到美国市场的份额,至少还有数百亿元的增长空间。

来源:仪器信息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