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装备资讯
  • 热点专题
  • 人物访谈
  • 政府采购
  • 产品库
  • 求购库
  • 企业库
  • 院校库
  • 案例·技术
  • 会展信息
  • 行业日历
  • 社区缺体育设施 学校场馆来开放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11-14 15:40围观2936次我要分享

      近日,深圳市文体旅游局副局长韩星元做客《民心桥》时透露,市文体旅游局正会同市教育局制定《深圳学校体育场馆开放管理办法》及《实施细则》,加快推动学校运动场所向社会开放。而据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昨日向记者透露,根据他们制定的方案,学校体育设施开放的两大前提是:社区周围缺乏体育设施、学校体育设施满足开放条件。目前该方案还在准备征求意见阶段。


    学校体育设施开放后将增加卫生、安全等管理压力


    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深圳,社区体育设施相对缺乏

      事实上,学校体育设施开放已不是新鲜话题。一边是市民想进行锻炼却苦于没有健身场所,一边是大量学校体育设施闲置。10年来,深圳市民对学校体育设施开放的呼声从未停止过,而关于开放后校园安全、维护等问题如何解决也是摆在政府部门、学校面前的大难题。

      随着韩星元透露两部门正制定相关规定加快学校运动场所向社会开放,一时间,学校体育设施开放再次被深圳人关注。

      昨日,深圳市教育局德体卫艺处相关负责人也向记者证实,相关规定已经形成,目前处于准备征求各部门意见的阶段,该人士透露,根据他们提出的方案,学校体育设施开放的大前提是在社区周围缺乏体育设施的区域,同时学校体育设施也达到相关条件的情况下才开放。其举例称,像寄宿制高中,因为学校学生在校住宿,不便开放,而小学校园的体育器材因不适合成年人,弄坏了影响正常教学,也无法开放,此外,像一些学校体育设施本来就比较少,自己师生都满足不了的情况下,也不会对外开放。

      据透露,根据市教育局提出的方案,学校体育设施满足开放条件的,可以向有关部门申报,再探讨具体开放的时间、方式等,“我们想争取多开放一点,满足社区缺乏体育设施的市民需求。”

      但该负责人同时强调,学校体育场馆开放只是在社区周围缺乏体育设施的情况下进行的一种补充形式,重要的还是加大公共体育设施的完善开放,“不能本末倒置。学校的职责中没有对外开放这一条,我们的主要任务是教育教学。”

      而韩星元昨日向记者透露,目前他们和教育局在一起梳理,什么样的学校涉及到什么样的问题,什么样的学校条件成熟应该推动开放。“怎样做好保障,责任主体的问题现在我们也在跟教育局商量。我们想用管理办法的形式,分清楚各方面的责任,以及保障的渠道。推动学校体育设施开放实实在在去施行。条件成熟多少就推多少。”

      有效管理模式仍需长期摸索磨合

      -众说

      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

      学校的体育设施和教学楼无法有效隔离,学校的设施也不如专业的设施质量好,到底是应该激活学校的资源,还是盘活社区的资源呢?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认为,深圳和香港情况不一样,需要充分利用学校的体育设施,而管理模式还需要磨合、摸索。

      “在香港,学校和社区的体育设施之间都有相对完整的服务配套。”宋丁认为,深圳的社会化体育设施配套太少,但学校的设施却闲置不用,“深圳的社区空间有限,目前的情况还是要互通有无。”

      在宋丁看来,学校体育设施对社会怎么开放,设施的损耗和维护,费用如何解决,都是比较复杂的问题。“政府要解决这个矛盾的话,只能在财政投入上解决问题。”宋丁认为,这涉及到一些管理和技术上的安排。

      由于学校的体育设施面对的是学生和社会人士两个类型的群体,在管理上可能会面临问题。“毕竟学校设施都有固定的模式了,对外开放则面对另一个消费群体,可能会出现困难,还需要长期的磨合,探索一个有效的模式”。

      对于社区体育资源盘活的问题,宋丁表示,实际上很多普通社区,在民间已经自发形成半开放的状态了,“比如在社区的游泳池和球场,有些只要付费就能去运动。”此外,在一些保障性住房所在的小区内,也可以考虑定时开放体育设施。“渐渐地把普通社区、大型社区的体育设施开放,纳入到制度上来。”

      而对于大运场馆的开放问题,宋丁则认为,这需要政府整体的规划,“怎么合理利用,怎么运营,都是需要考虑的问题”。

      学校开放体育设施可收取管理费

      市人大代表杨剑昌:

      “学校体育设施开放,我提了十几年了,今年我还要提。”深圳市人大代表杨剑昌认为,学校体育设施开放可以收取管理费用,但要经过听证研究后制定规范。

      “深圳最早提学校体育设施开放,但却停滞不前。”杨剑昌表示,深圳市教育局已经发过几次文了,却依然没有执行到位。

      对于开放导致的安全问题和管理问题,杨剑昌认为,在财政上补贴一下是可以改善的。“有些学校说不公开,私底下却高价包出去给某些单位或团体。” 在杨剑昌看来,学校公共设施每年都有维修费,“坏了一个篮球框也是纳税人出钱,维修费是政府给市民买健康,是为民做的实在事”。

      在杨剑昌看来,收取一定的管理费用是合理的。“但收取的管理费,要研究一下,论证、听证后,制定下来,同时制定对市民开放的安全条例。”杨剑昌表示,实施细则等政策出台后,加大监督和执行力,双管齐下才能解决推动学校体育设施的开放。

      完善公共体育设施建设比开放更重要

      市民苏小姐:

      “体育设施、健身场所缺乏确实是一个问题,政府应该大力解决。”市民苏小姐说。她表示,虽然她也希望更多的学校在条件允许、管理制度完善的情况下向市民开放,但最终的解决办法还是要政府完善社区、公园的体育设施,同时也盘活开放大型体育场馆,供市民体育锻炼。“毕竟学校确实有其特殊性,如果大量的社会人员进入,确实难以管理。”

      香港:学校体育设施少有开放公共体育设施完备

      ?他山之石?

      与深圳毗邻的香港,在体育设施的开放和管理上,有什么不同呢?记者致电香港多家学校后发现,香港的学校少有对公众开放体育设施,但公共体育设施相对完备,故市民也有充足的场地运动。

      “我们学校的体育场地只在特定的开放日开放。”记者致电香港皇仁书院校长办公室时,相关负责人如是答复,皇仁书院只在每年的4月19日和20日向公众开放。当记者问及原因时,对方表示,学校平时供学生上课,如果体育场地开放,还要另外请看护。

      记者又致电香港多家学校,发现不少学校的体育场地都不向公众开放。实际上,香港有各式各样的文娱、康乐及体育设施,这些设施大都由香港康乐及文化事务署兴建和管理。

      记者在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康乐及文化事务署的官方网站上查到,香港在市区及新界均有提供户外球场免费使用。这些球场包括硬地三人、五人及七人足球、篮球、投球、排球手球、门球、羽毛球网球练习场。大部分场地设有泛光灯供晚上使用。而收费的设施,则可以通过电话或在线的方式预订。

      -样本剖析

      体育设施对外开放

      学校称“如履薄冰”

      专家认为管理模式仍需长时间的摸索

      从2002年底,市教育局出台了《深圳市学校体育设施对外开放管理规定》,但学校体育设施开放进度缓慢遭到市人大代表批评。

      “深圳是最早开始提开放学校体育设施的,但却停滞不前。”市人大代表杨剑昌说。

      记者了解到目前深圳已对外开放体育设施的学校有150所,其他部分学校运动场则向有组织的单位开放。而市教育局也在着手修订完善2002年印发的《深圳市学校体育场馆对外开放管理规定》,预计在原开放学校的基础上再增加83所。

      南方日报记者近日走访南山区体育场馆开放学校之一的南山实验学校南头小学部进行深度采访,了解到推动学校体育设施开放,并不只是推动力和执行力的问题,而需要更为有效的管理模式。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旅游与地产研究中心主任宋丁也认为,由于学校面对学生和社会人士两个人群,管理模式还需要长时间的磨合、摸索。

      “若无有效管理模式,开放依然问题重重”

      只要出示在社区办理的出入证,市民就可以在指定时间,免费进入南山实验学校南头小学部的足球场、室外篮球场和排球场运动。“有时候我们觉得让市民办理证明太麻烦,如果是中学生或者是家长带着小孩过来,只要出示身份证就能进来运动。”南山实验学校南头小学部安全主任李悝表示,学校还是非常欢迎辖区内的居民前来运动的。

      作为南山区2007年率先向社会开放的18所学校之一,南山实验学校南头小学部体育设施开放已有几年时间。在外界看来,学校体育设施的开放,似乎只涉及到出入证和指定开放时间即可。

      “我们很欢迎辖区内居民到学校运动,但如果没有一套有效的管理模式,开放过程中依然问题重重。”李悝表示,学校的安全、设施的维护、场地的清洁等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即使学校体育设施已经实现开放,依然让他觉得如履薄冰。

      绕不过的教学楼

      “我们学校占地3000多平米,却只有8个保安和4个清洁工。”李悝告诉记者,由于体育场地和教学楼是一个综合体,保安在节假日不仅要在体育场地巡逻,更要保证教学楼里各种教学设备、教学场地的安全,“保安和清洁工都要轮班,人手极为有限。”

      对于如何有效地解决学校的安全问题,宋丁曾建议,学校只需要在时间和空间上实行分离即可达成,也就是学生不在学校时才开放,且另辟社会人员通道,“社会人员通过专用的通道进入体育场地,而无法进入教学楼”。

      然而,这些看似有效的做法,在现实状况前却似乎没有可行性。“如果在体育场地外都围上栅栏,又不符合消防通道的规定。”李悝表示,学校的教学楼和体育场地在建设时就已经是一个开放的综合体,很多地方原本都是消防通道,要实现改造根本不可能。

      记者在现场看到,即使是节假日学校体育设施开放,前来的市民都只能从学校的正门进入,且需经过教学楼才能到达运动场地。由于运动场地旁并没有卫生间,市民只能到有卫生间的教学楼。“绕不过的教学楼”成为安保的一大隐患。

      “教学楼和体育场地没有明确的划分,进出教学楼很容易,但市民去卫生间又只能去教学楼。”李悝认为这是一个矛盾,为了保证教学楼的财物安全,只能投入更多的人手,“管理成本就提高了”。

      人手都被调配去巡逻了,学校的后门却没有人驻守。“还有学生经常在不开放的时候,翻墙进来。”李悝说,曾经有学生发微博,称在学校和保安躲猫猫躲了半个多小时,直到保安走了,就悄悄地来学校玩。记者发现,学校的后门不过是一个不到两米高的铁栅栏,很容易翻墙进来。

      然而,由于财政上的限制,学校只能雇8个保安。“如果体育场地有保安守着,会好很多,但人手不够,只能采取巡逻的方式。”李悝告诉记者,这也是矛盾所在。“来这里运动的很多是中学生,他们对小学的设施有很大的破坏力”。

      躲不过的设施损耗

      砸烂玻璃篮板、大力扣坏篮圈、踩在长条凳上射篮、把篮球架上的保护垫当沙包……如此破坏力,让清洁工的工作量增加了,设备的损耗速度也加快了。“但如果有保安坐在旁边,这类行为就会被抑制。”

      记者在现场看到,该学校的篮球场和操场是分开的,必须有两个保安驻守。此外还有面积更大的教学楼需要有人巡楼,进出入的门口需要有人驻守,且8个保安不可能每天都全员上班,学校在安保上确实人手欠缺。为了保证安全,几个开放的运动场地上都安装了监控的摄像头。

      即使没有恶意的设施破坏,李悝认为小学的体育设施依然不堪重负。“小学的体育设施都是针对小学生的标准制定的,不如NBA球赛的设施那样坚固。”李悝说,他一直想给低年级的学生买合适的篮球架,“但如果往那一放,一个周末肯定坏一两个,毕竟打篮球的人都享受扣球的乐趣”。

      除了设备的损耗,保洁工作也是个问题。“我们是禁烟的学校,本来在学校看不到任何人抽烟。”李悝认为,市民的不文明行为其实是开放的最大顾虑。“人们拎几个酒瓶子在那里喝,一甩一地。但清洁工周末也要休息,不可能跟在那里扫”。

      保洁工作的繁重,也是学校周一到周五晚上不开放体育设施的原因。“清洁工每天早上五点半就来搞卫生了,但学生七点半就来上学了。如果前一个晚上开放了,怕第二天来不及打扫,影响学生上课”。此外,学校还有50多个卫生间,以及各个楼道,时刻要保持整洁。

      此外,为了维护学校的设施,学校本身在假期也有很多工程建设。“比如我们会在暑假,在全校范围喷农药。”李悝告诉记者,曾经在学校喷农药的时候,却有家长带小孩来不肯走,“喷农药对孩子身体肯定不好”。

      “在周末的时候,我们也会给操场的草坪浇水。”李悝指着草坪上一个个被踩出的圆形窟窿,“很多地方在上课时已经被学生踩坏了,只能周末的时候浇水。但这么一来,市民又投诉,说我们浇水是存心不让市民来玩”。

      尽管问题多多,但李悝对学校体育设施开放的管理还比较有信心。“实际情况还是中学生来得比较多,所以还在我们的控制之内。”

      迈不出的收费之路

      安保人员不足、保洁人员缺乏,这些问题似乎都落脚到“经费问题”上。“最近几年确实有专项的补贴,但还远远不够,只能靠学校其他资金来维持。”不过,在李悝看来,经费如果充足当然更好,但有效的管理模式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实际上,不少市民认为收取一点费用是可取的,“毕竟我们也不想和小学生抢资源嘛”,住在附近的李阿姨认为,在设施维护的角度上看,收费是一个好的解决方法。

      但学校并不是没想过以收费来补贴管理成本,对于学校而言,“收费”两个字一直是敏感字眼。“对面荔香公园的篮球场维持得很好,因为是收费的。但学校却很难效仿。”李悝颇感无奈,学生家长对学校收费的项目一直看得很紧,“像搞个小卖部这类收费的事情我们都一律不干的”。

      此外,如果实行收费,就必须有人进行管理。“我们学校的重点是教学,不可能专门让一个人,花很大精力去钻研收费管理的问题。”李悝感叹道,学校语文老师都找不够,上课的人手也很紧张,他自己也身兼后勤、安全和体育老师的职责。

      那有没有想过外包给公司管理呢?这是很多专家建议的方式,但提到这点李悝又想起了一个相似的事情,“我们学校曾经想引入公司来运营一个社团,但家长的意见非常大”。在家长的舆论压力下,学校也不敢轻易和经营公司联系。

      在李悝看来,他依然倾向于免费开放。“要收费的话,还不是一样是不让市民玩。”李悝认为,如果财政充足、管理到位的话,向本辖区居民免费是好事。

      “我认为最重要的不是钱的问题,还是管理模式的问题。”李悝认为,如果能把安保、清洁、维护等管理工作有效地统筹起来,体育设施开放的运营效果会好很多。李悝所说的有效,实际上还是安全问题,尤其是人员安全问题。

      “如果小孩在这里受伤了怎么办,假期学校又没有校医。没有家长看护,如果中学生抢小学生的钱,怎么办。”即使只是说到体育场馆开放的问题,李悝依然从学校老师的角度来考虑问题。

      不过,让李悝觉得幸运的是,虽然隐患多多,但大的问题一直没出现。“我们学校附近的荔香公园,为我们分担了很多的人流量”。

      对于市民体育设施依然不足的问题,李悝也有自己的看法。“我曾经到香港进行考察,那边的学校体育场地都是不开放的,但他们的公共体育设施比较充足,所以也不需要学校进行补充。”李悝希望社区的体育设施能得到更好的建设和利用。

    来源:南方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