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教教师培养体系亟待完善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11-29 10:07围观1759次我要分享

  【新闻背景】:在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春风里,宏观到政策方针、微观到课堂工厂,上至部长、下至校长,职业教育教师队伍建设作为一个极为关键的问题,受到各界的高度重视。今年6月底,教育部在听取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的关于建设现代职教体系的意见时,多位全国政协委员提出,教师队伍的强弱,直接关系到职业教育的成败,建设一支高素质、高质量、符合职业教育规律的教师队伍,是切实提高职业教育质量的根本条件,但是目前我国职业教育师资培养依然是职业教育发展中的薄弱环节。

  苦苦坚守30年,看到曙光

  教育周刊:天津职业技术师范大学作为专门为职业教育培养师资的全国唯一一所大学,会不会得到一些“特别的关照”?

  孟庆国:2000年前,我校属于原劳动部主管,此后下放到地方,取得目前的发展非常不容易。今年,我校成为天津市和教育部共建的大学,这应该是对我们的一个重要支持。从政策层面,我觉得对我校人才培养上层次、上水平,教育部、人社部给足了力量,我们目前已经在招收硕士生,博士点也已经获批。

  教育周刊:市部共建,会给学校带来哪些实惠呢?比如是否有专项经费?

  孟庆国:到目前为止,“共建”协议里面,学校没有找国家和地方要一分钱。但“共建”给学校带来了一个大平台,在这个平台上,我们可以更好地为职业学校、地方和国家做一些事情。我想,应该先做好服务,才能要求“实惠”,国家和地方都看得到我们的努力。目前我们正在为提升中职示范校办学水平做一些工作。

  教育周刊:对社会服务,面向社会开展培训,可否给学校弥补些经费?

  孟庆国:是的,有这方面的收入,教育部也挺支持的。我校是国家级师资培养培训中心,每年也培养很多学生,培训很多教师。

  教育周刊:学校办学现在还面临哪些困难?

  孟国庆:我们这几十年的办学非常艰难,一直受制于经费问题。学生来了就向我要住4人、6人一房间的宿舍,要网络进宿舍;我们的实训设备要更新、扩建,跟上现代化进程;人工工资在涨,物价在翻番;我们的培养成本是普通师范大学的2-3倍,但是我们的学费标准几十年没变,文科生收什么费我们也收什么。财政的生均拨款这几年有增加,压力还算缓了点,但是增加的经费,往往被生源扩招摊薄了,根本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我们培养的毕业生,必须有“双证书”,一是学位证,二是职业资格证书,这就要求学生既要有理论基础知识,同时还会动手操作。“双证书”要落到实处,对学校教学条件和环境提出了很高要求,尤其在实训设备建设方面,我校的投入力度非常大,是普通师范大学不可比的。

  教育周刊:30多年的办学史,也经历了职业教育发展很艰难的时候,你觉得,什么力量让你们坚持到现在?

  孟国庆:苦苦坚守30年,我们引以为豪的就是,我的三万多毕业生走向了全国各地,目前重点职业学校里基本上都有我们的学生,边远的、最艰苦的地区,也有我们的学生,这是学校最大的荣誉。在职业教育最艰难的时候,很多像我们这种工科为主的学校,改为理工大学了。而我们不动摇,一直在坚持为职业教育培养人才,领导班子换了好几届,但是这个方向没有变。虽然压力大,我们只能往前挺,现在看到了一些曙光。

  创新硕博培养,肩负历史使命

  教育周刊:你校已经在招收硕士生,博士点也即将批准建设。你们学校的硕士和博士的培养,与普通学校有什么不同?

  孟国庆:我们培养的所有教师,都是一体化双师型的,都是双证书,连博士都要坚持双证书。硕博培养不是简单照搬普通高校的培养模式和培养目标,我们必须要有创新。

  具体来说,研究生培养要有三导师、三基地、三证书,三个导师是,大学的导师、中职学校的导师、企业的导师;三基地,大学里面培养的基地、中职学校的基地、企业的实习基地;三证书,分别是学位证书、职业资格证书、教师资格证书。这些都是非常具体、可操作的。

  将来培养的博士生,要求他们要有职业开发能力,他们要对老职业的消亡和新职业的诞生很敏感,要能够研究新产业、新岗位,对这些岗位和职业的标准、等级、技术、技能要提出研究成果,对具体的教材形成、人才的养成、培训、提高,要提出他们的见解。

  教育周刊:能不能这样理解,你们的博士生,就是职业的开创者。

  孟庆国:没错。这是工业充分发展之后才能产生的,是一种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是先进文化的方向。他们是职业的先驱者,他们有责任、有义务为国家承担这项工作,产业发展到哪一步,对职业的研究和更新就跟踪到哪一步,让国家的产业发展能够及时地得到职业技术人才的支撑。

  做教育,就是要有这样的历史使命感。

  8所师范VS15000职校师资培养急需建成体系

  教育周刊:从实践一线的感受说,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政策春风,给职业教育师资培养带来了哪些契机?

  孟国庆:职业教育迎来了非常难得的春天;教师队伍建设的春天也正在来临。但是,具体到职业教育师资培养,尚有很多重要问题需要清晰,有许多重大的工作需要推进。

  长期以来,这个问题始终没有得到很好的解决。对比来看,对中小学教师的培养,国家有一个庞大的体系,非常系统。而现在,中等职业教育规模与高中相当,可是给中职这15000多所学校专门培养师资的学校有多少呢?全国独立设置仅仅8所,另外有30所左右的教师培训基地。

  中职师资培养的出口少得可怜,上述几家学校的所有毕业生每年大概不到2万人左右;中职师资的入口也有很大的问题,现在逢进必考,而考评和选拔标准依然是讲学历、看论文,我们培养的懂技术、能操作设备的符合职业院校师资岗位要求的毕业生,很多被这把尺子挡在了门外。职业教育缺师资,但引进师资又面临很多困难,职业教育师资培养亟待从制度上顶层设计,系统考虑。

  教育周刊:面对这些问题,你们学校作为“唯一的大学”,有哪些解决办法,或具体的突破?

  孟庆国:我们响应推广免费师范生政策的号召,主动到地方上去联系合作,目前已经与7个省开展了“免费师范生”计划。我们按指标招收这些省市的学生,由这些省财政为学生提供学费,学生毕业后回到当地的职业院校任教。这项工作开展得非常好,受到了教育部的高度肯定和支持,也切实帮助解决了当地职教师资匮乏的问题。目前地级市和县级市的类似合作也有。这就是一种突围。

  准入要标准,投入要科学

  教育周刊:问题由来已久。我注意到,《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中,也并没有特别对职业教育师资培养问题有具体表述。教育主管部门近几年一直在强调“双师型”师资建设,目前解决职教师资问题主要靠什么?

  孟庆国:我认为,目前职业教育教师的主题来源不清晰。长期以来,职业教师队伍的建设停留在培训方面。而培训本身是一个很大的概念,可以是初级培训、入门培训,也可以是提高培训、转岗培训,新技术培训,新的教学方法手段的培训,提升的培训、高级培训等等。

  职业技术师范院校这种专门培养职教师资的学校,不可能为职业教育培养全口径的像中小学那样的师资。但是也不能因此就没有规范。现在职业教育师资培养很多说法,停留在概念层面,缺乏系统研究、深入实践。

  职业学校能从企业里吸引什么样的人到职业学校任教,什么样的人愿意从企业到职业学校任教,什么样的企业愿意或有责任向职业学校输送教师,这些都没有深入的研究,更没有量化的分析。有一些学校和一些企业在教师培养上有合作和探索,仅仅是基层的、个例的,目前还没有健全的职业教育师资准入和退出制度。

  教育周刊:你的具体建议是?

  孟国庆:第一,职业技术教师教育的培养专业,应该有明确的培养专业目录。可以鼓励和允许其他高校培养职业技术教师,但是专业标准应该有规范。第二,必须要有相应的投入机制。职教教师的培养有其特殊的要求、特殊的规律,在财政拨款、学费方面,需要单独研究,单独对待。这类专业人才培养,要有相应的教师培养的实训基地;要有装备投入、场地投入;培养双师型一体化的职教师资,大学首先要有能胜任工作的双师型一体化的特色教师队伍。这些都不同于普通师范院校。有研究测算,对职业技术师范大学的投入,应该是普通工科院校的2~4倍。第三,国家要给政策,突破普通学校引进教师的考核办法,把真正优秀的职业教育教师引进到职业教育院校中去,尤其应向西部偏远地区的院校倾斜。

  现在,我们也能够感受到,教育部对这一领域的重视,相关的政策可能正在制订。

来源:人民网责任编辑:荔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