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沙盘游戏治疗介绍与分析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2-12-17 11:14围观1984次我要分享

  北京师范大学张日昇教授箱庭疗法研究推广应用中心

  幼儿沙盘游戏治疗介绍

  作为一种有效而独特的挖掘人类潜意识的技术,sandplay在国外发展非常成熟,应用十分广泛,Sandplay又称沙盘游戏或箱庭疗法,最初是什么时候由谁介绍到中国的,有不同的说法,但是目前这一心理咨询技术有两个旗帜性人物,一个是北京师范大学的张日升教授,另外一个是华南师范大学的申荷永教授。张日升的称其技术为“箱庭疗法”,申荷永称其技术为“沙盘游戏”。应该说箱庭疗法和沙盘游戏是有区别的,但其相似的地方远多于不同的地方。

  北京师范大学张日升教授着力在我国推广箱庭疗法已经有了十多年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他不仅在国内多所高校创立了箱庭疗法的教学和心理咨询设施,在国内开展了富有开创意义的研究、应用以及推介工作,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形成系统的理论和应用体系,无论是理论研究还是临床实践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并结合中国本土的实际情况,开发了限制性团体箱庭、整合式家庭箱庭等新形式;提出了箱庭疗法“人文关怀、明心见性、以心传心、无为而化”的精髓。

  沙盘游戏疗法主要指以荣格的理论为背景、由卡尔夫创造的、使用沙及沙盘、以一些人或物的缩微模型来进行心理治疗与心理辅导的一种有效的方法。这种方法的独特之处在于,它强调创造过程本身自发和自动的特点,其本质是非言语和象征性的,它最大限度地给人们以想象的自由,允许人们精心构造和发展自己头脑中任意驰骋的各种主题。游戏是儿童的天性,儿童在游戏中可以发泄其愉快或不愉快的情绪,象征性的满足其愿望,显示儿童内心真实的感情,因此,沙盘游戏对于释放幼儿压抑的能量和恢复其自我意识都是有益的。

  沙盘游戏从创意的产生到正式的创立,到国际学会的成立及其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几乎已有百年的历史。目前,沙盘游戏在幼儿心理治疗中越来越凸显其优势。

  一、 沙盘游戏疗法的产生和发展

  沙盘游戏理论与操作可追溯到上个世纪前十年,它作为一种专业的心理治疗技术,其本身源于儿童的游戏以及人们对儿童游戏的观察,是目前国外较流行的一种心理治疗心理分析技术。

  (一) 威尔斯的《地板上的游戏》

  作为沙盘游戏奠基者的威尔斯(Wells)观察自己两个儿子在地板上玩缩微模具,他发现在数次自发性的游戏之后,孩子们身上一直存在的问题消失了,而且他们与家庭成员之间的关系也得到了很好的改善。他受到了极大的启发,在进一步观察与研究基础上写成了《地板上的游戏》一书。

  (二) 洛温非尔德的“游戏天地技术”

  20年后,伦敦的一位儿童精神病学家洛温菲尔德作为沙盘游戏的另一奠基者,试图寻找一种方法以帮助儿童更好地表达“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内在情感或者身心状态。她曾经读过wells的《地板上的游戏》,于是便在诊所游戏室的架子上增添了一些缩微模具。那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当一个孩子在洛温非尔德的办公室玩的时候,自发地把架子上的玩具和模型摆放在盛沙的盒子里,于是,受此启发,洛温非尔德便建立了“沙盘游戏”的最初构架,这项发明后来被洛温非尔德称为“游戏天地技术”的技术。洛温非尔德为儿童的情感和精神状态的评定提供了一种客观记录与分析的方法。

  (三) 卡尔夫的“沙盘游戏疗法”

  把洛温菲尔德的“世界技术”结合进荣格的心理分析中的人是苏黎士的儿童心理治疗师多拉.卡尔夫。卡尔夫最初受到伊曼和卡尔.荣格及她热衷研究的藏传佛教的影响,50年代中期,她又有幸遇到了在伦敦从事儿童心理研究的洛温菲尔德,并跟随洛温菲尔德学习了一年“世界技术”。回国后,卡尔夫立刻采纳了这一技术,并把它结合到自己的儿童心理治疗的实践中去,从而发展出用这些材料进行治疗的另一种方法,即后来广泛流传的“沙盘游戏疗法”。

  卡尔夫在实践中,关注儿童2到3岁之间的发展时期。卡尔夫的目标就是创造一个“自由的和受保护的空间”,在那里,孩子们可以玩一段时间的沙、水以及缩微模型,在此过程中创建自己内心世界的具体的表现形式,并通过移情,让孩子们重新体验与母亲的早期关系。

  在1962年的第二届国际分析心理学大会上,卡尔夫第一次向世人披露了她的工作。随后,相应的论文被收进她的《沙盘宣言》一书中,并于1966年在欧洲大陆出版。1971年,又在美国出版了它的英译本,英译本的书名改为《沙盘游戏》。卡尔夫还在她那已有几百年历史的老房子的工作室里,录制了一部宏大的记录片,该片展现了她给几个孩子进行心理治疗的场景,这个记录片是了解沙盘游戏疗法的最好的途径。之后的20年中,卡尔夫在欧洲、美国和日本等地举办了无数次的演讲、研究班和个人培训班。通过这种个人对个人的接触,卡尔夫单枪匹马地创立了一个遍布世界各地的应用沙盘游戏疗法的心理治疗师团体。

  1985年,来自五个不同国家的荣格分析学家和卡拉夫一起创办了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协会。

  1988年,美国沙盘游戏治疗协会(SIA)成立。1991年,《沙盘游戏治疗杂志》正式创刊。目前,国际上有几十个沙盘游戏治疗组织和专业研究机构,沙盘游戏早已作为一种独立的心理治疗体系而存在,并发挥着积极的影响和作用。

  二、 沙盘游戏治疗的具体操作过程

  沙盘游戏治疗的要素包括一个按特定比例制成的沙盘、水源、模具、装模具的架子,以及游戏室的合理规划和具有共情心的治疗家。模具包括人、动物、建筑物、桥梁、交通工具、家具、食物、植物、石子、贝壳等。治疗师的作用在于营造一种自由安全的氛围,他必须以一种“欣赏”而不是“评判”的方式去面对游戏者的作为,必须跟着这种游戏并与其步调一致而不是侵入。

  (一)材料的准备

  沙盘游戏的准备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沙盘的选择

  沙盘是一种特殊的装着沙子的供人在上面进行建造活动的盒子,一般被放在低矮的桌子上。常用的沙盘的大小为72x57x7cm。它的底部和边框被漆成蓝色,并且能防水,要求里面装的沙子大约是盒子高度的一半。是为了使人挖沙子会挖出水,这是非常重要的。沙盘游戏初期往往使用茶色粗沙、细沙或白沙三种,也有时候使用茶色和白色两种。

  一般沙盘游戏中至少要配两个沙盘,一个装干沙,一个装湿沙,供来者自由选择。沙盘内部的蓝色在沙盘游戏中是关键的内容之一,浅蓝色本身可以对人的思维过程和行为产生心理以及生理方面的冲击。蓝色可以用以代表碧水和蓝天,蓝色本身还可被视为一种“客体”,在沙盘中它提供了一种清晰的视觉呈现。

  此外,长方形的沙盘也有一定的意义,长方形空间的不平衡性可以产生紧张的感觉,使人有要移动和进入的愿望。正方形、圆形产生平衡静止的感觉,人们的注意力很容易汇聚于中心,缺乏挑战性。因此,长方形比正方形和圆形能提供更多的探索空间和更大的挑战性。

  2.游戏室的布置

  (1)场景设置

  游戏室最先具备的条件是“隐私权”的设计。为避免其他人看到游戏室里发生的事情,所以治疗师会在透明的玻璃窗内加装窗帘,给儿童在治疗中提供一个隐秘且具安全感的环境。游戏室应以易清理、安全为主,以塑胶地板来取代地毯,方便清理;在墙壁上也应装钉坚固且低矮的木头家具,避免幼儿在拿取玩具与攀爬时的危险。此外,游戏室里最好能设置一个洗手台和洗手间,并放上一个可以方便儿童画画的黑板,最后把一些经过选择且已分类的玩具摆放在一个开放式的架子上,架子距离沙盘越近越好,以便于看到和拿取。

  (2)玩具的合理配置

  家庭与抚育类玩具——布偶、奶瓶、锅碗、食物等

  恐怖类玩具——橡胶、鲨鱼、蛇、蜘蛛、弹簧等

  攻击类玩具——玩具刀、枪、拳击袋等

  创造性玩具——交通工具、医疗箱、皮包、纸巾等

  避免摆放的玩具:尖锐、玻璃制品、容易打破、昂贵、需装电池等玩具

  (二)具体操作过程

  喜欢游戏是幼儿的天性,因此沙盘游戏成为一种很容易被儿童接受的心理治疗方式,是广泛应用的治疗儿童心理问题的方法之一,下面具体介绍一下沙盘游戏的进程:

  1.如何开始沙盘游戏治疗

  开始沙盘游戏的三种基本模式表现为:

  ①对于沙盘游戏治疗的介绍—从预约开始,与初始者访谈等;

  ②从沙盘开始—接触沙盘、与呈现底面的意义;

  ③从沙具开始—看哪一个在向你说话。

  首先,看看架子上的沙具,当看到哪个跟你说话的时候,你就把它摆到沙盘上,然后按你的意愿去添加和完成。你若愿意,就可以用沙盘游戏架上的任何沙具模型,在干的湿的沙盘上,摆出自己想要表达的任何内容。你可先用手来感觉一下沙盘,把手放在沙子上。

  2.沙盘游戏治疗的过程

  孩子一般在首次咨询时是有父母陪同来就诊的,治疗师应先问父母一些有关问题,让父母填写一些问卷和量表,时间不宜过长,注意不要让孩子产生受冷落、受指责的感觉。然后由治疗师直接领孩子进入游戏室,父母不跟着进去。特殊情况下,如患儿有强烈的不安全感,允许父母将其送入游戏室,父母要在治疗开始前退出游戏室。在游戏室中,治疗师向孩子介绍沙盘,各种玩具,以及为湿沙盘提供的用水,孩子可以利用这些材料在沙盘上创造出任何图景。每次治疗的时间为30~40分钟,在治疗结束前留出几分钟以便让孩子讲一下他所摆的是什么,并给他机会表达内心感受。

  沙盘游戏治疗过程可以概括为以下几个阶段

  阶段一:创造沙盘世界

  向来访者介绍沙游:创造一个安全的、受保护的和自由的空间,并形成一种积极的期待;向来访者介绍沙盘、物件和沙游过程,自己要处在一个令来访者觉得舒适的位置,让来访者知道做沙游的方式无所谓对错,最后请他在完成后要通知你。

  阶段二:体验和重建沙盘世界

  体验:鼓励来访者充分地体验沙世界。当来访者反思场景时,你只需静静地坐着,这是加深体验的时刻。

  重建:告知来访者可以将沙的世界保留原状或是做些改变;留出时间给来访者去体验改变后的沙世界。

  阶段三:治疗

  浏览沙盘世界:向来访者请求浏览他的沙世界;注意来访者的语言和非语言线索;不要碰触到沙盘;鼓励来访者停留在被激发的情绪中。

  治疗性干预:询问来访者关于沙世界的一些问题,只反映来访者涉及的事情;把焦点放在沙盘中的物件上;选择使用治疗性干预方法,例如完形技术、心理剧、心像法、回归法、认知重塑、艺术治疗和身体觉察,沙世界中更多的改变常常就会出现。

  阶段四:记录沙盘世界

  来访者的照片:为来访者提供一个从他选择的角度来为他的沙世界拍照的机会,最好是用拍立得相机,来访者可以把这张照片带回家。

  治疗师的照片:在来访者的同意之下为他的沙世界拍照,以备将来参考。

  阶段五:连结沙游体验和现实世界

  意义形成:帮助来访者理解和应用那些通过沙游而变为意识层面的领悟。

  将沙游体验同来访者的现实世界连结起来:询问来访者沙盘中的事件如何反映了他的生活;帮助来访者了解沙世界的意义;鼓励来访者留意沙盘中的问题是如何在他的日常生活中呈现的。

  阶段六:拆除沙世界

  理解沙世界:在来访者离开治疗室之后仔细地拆除沙世界;回想来访者的沙游过程。

  清理沙世界:留意出现的改变;把物件放回到架子上的适当位置;完成你的笔记。

  孩子在创造沙盘图景的过程中或在结束时会自动讲一个故事,如果孩子没讲,则治疗师可以邀请孩子讲讲他/她摆了些什么,想要表达些什么感受。故事中会表达出孩子的情感、沙盘所呈现的主题以及玩具的象征意义等等。治疗师不对游戏内容和孩子所讲的故事做出评价和解释,要做的就是认真倾听,真心地接纳。

  沙盘游戏治疗的时间至少需要5~6次,事前要和孩子的父母商定他们是否可以坚持下去。

  如果父母要停止咨询,应提前通知治疗师,治疗师可以让孩子有结束的心理准备,并再咨询1~2次,否则,突然停止会使孩子不适应,进而对孩子的心理产生不良影响。另外,在首次咨询时应向患者明确一些沙盘游戏的基本要求:

  (1)告诉患者可以玩架子上的任何玩具;

  (2)如果弄坏了什么,治疗师会去修,但不能有意破坏;

  (3)游戏时不可伤害自己,也不可伤害治疗师;

  (4)治疗结束后,由治疗师来收拾,患者就不必管了。

  因为儿童的理解能力不强,治疗师在告知这些规则时语言要力求简洁,同时还要注意不应给予过多的信息。所有的孩子都需要清晰地界定什么是可以被接受,什么是不可被接受的行为,只有他们知道行为的界限时,才会有安全感。当孩子开始对沙盘和玩具自行探索后,治疗师就退到孩子的侧后方坐下,观察并记录沙盘游戏的进程。记录内容包括孩子是如何开始进行的,是立即投入还是比较犹豫;第一件选择的玩具是什么,之后又选择了哪些种类的玩具;玩具在沙盘中的摆放位置是什么,彼此的摆放关系又怎样;孩子在沙盘上的探索空间有多大;以及最终摆出的结果是什么等等。孩子离开游戏室后,治疗师要把沙盘中的图景拍下来,留作资料以备分析。为了能够实现沙盘游戏任务,治疗师必须能够具备两项最重要的前提条件:

  (1)沙盘游戏过程以一套象征性的语言表达自己,一种象征语言的深刻的知识——在宗教、神话、童话、文学和艺术中——是必不可少的。

  (2)治疗师必须能够营造一个自由和安全的氛围。这就意味着治疗师应该拥有一种开放性,这种开放性是一种开放性地直面一个人自身的模糊和未知面的收获。所以,作为一个心理治疗师,仅仅当好一个观察者是不够的,还应该尝试做一个参与者。

  三、沙盘游戏治疗在幼儿心理发展中的应用

  (一)沙盘游戏疗法在幼儿教育中的作用

  1.沙盘游戏疗法的弱言语特点

  儿童在学会说话之前已经能够听懂许多词语,但儿童的言语发展水平使儿童不能够表达特殊的需求和特别的想法,因此,我们无法将具有创造性的破坏行为与随意的破坏行为区分开,也无法将超常儿童的异常行为与病理性的破坏区分开来,而在沙盘游戏过程中,游戏者的无意识会自动流露在沙盘之中。治疗师可根据沙盘游戏场景去洞察游戏者的潜意识内容。

  在接触沙盘游戏的初期阶段,游戏者可能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为什么会选择那种模具,但随着沙盘游戏的逐渐深入,主要由无意识支配的游戏者本人就不会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以及为什么这样做。在整个数次的沙盘游戏中,并不需要游戏者太多的言语表达,治疗师也不需要向游戏者解释,只需在数月或数年以后作些延迟性解释和交流。

  2.沙盘游戏疗法可以打开人的心灵

  儿童是沙盘游戏的主体,具有象征意义的沙盘模型以及融集平静和变化的盘都能为沙盘游戏的儿童提供丰富的激发其潜意识的机会和可能。而由专业的沙盘游戏治疗者所提供的安全、自由、信心和支持的气氛,也都有助于这种存在的可能变为实际的作用。

  面对装着光滑的沙子的平盘,旁边站着值得信任的治疗师,接受治疗者的头脑里会不由自主地产生很多意象,而那些各种各样人或物的模型,以及对沙子和水的感官经验,也刺激了无意识。沙盘游戏的本质在于唤醒人的躯体,碰触里面最本源的东西。沙能捏造,水能倾倒,火能点燃,空气能流通。沙盘游戏中最基本的流动和平衡反射出人的心灵以及整个自然界的过程。

  沙盘游戏可以打开人的心灵,使人能够重新体验前言语和非言语的状态。孩子们在会说话之前已能听懂语言,在回忆之前已能进行再认。沙盘游戏疗法的功效来自生成沙盘布景的过程本身,就像积极想象技术那样,并不关注认知过程或完成的产品。沙盘布景的含义一般在创作过程中不给予解释,这样可以使创作者贴近自己躯体内正经历着的体验并展开丰富的想象。治疗师是一个目击者,也是第一个对沙盘游戏者给予共情反应的人。当二者通过沙盘的中介同时体验到沙盘游戏者的内心世界时,一个共同的时刻就发生了。这种共情有助于容纳和彰显出现的内部体验,以使它能对个人发生持续的作用。当然,作为心理治疗的一个方法,沙盘游戏疗法也并不是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因为它有赖于孩子在游戏和想象过程中自己本身自然的治愈力的表现。通常沙盘游戏疗法还要附加一个谈话疗法,谈话疗法承担心理治疗工作的解释方面。回顾和进一步分析讨论沙盘本身的工作可以在沙盘游戏完成之后的几年内持续进行。

  (二)沙盘游戏疗法在幼儿心理发展中的应用

  病人不能告诉你的事情,通常他的沙盘可以告诉你。沙盘游戏治疗作为一种治疗方法,强调的是它的治疗作用。不过,对于治疗师来说,沙盘还是一个很好的评估工具,因为沙盘游戏其实也是一种投射技术。沙盘游戏疗法的对象也开始逐渐从儿童转向成年人,从病人转向所有的正常人。

  下面主要谈谈初始沙盘、沉默型、情绪型及孤独症儿童。

  1.“初始沙盘”儿童

  面对新来的“沙盘游戏者”,治疗师首先要在较短的时间内让彼此熟悉,取得对自己的信任,同时初步了解沙盘游戏者的基本情况;治疗师然后将游戏者的兴趣逐渐引向沙盘、游戏的材料以及游戏的过程。过程中治疗师通常坐在一个离沙盘较近的地方,以便及时发现其在建造过程中所泄露的种种秘密,但这个地方又不能太近,太近了会干扰建造过程,在游戏完成前,治疗师最好不要插话,不要问问题,也不要发表个人的意见,只是在一旁静静地观看;在游戏完成后,治疗师需要询问每一个形象具体代表什么,或提出一些其他的问题。

  下面以案例说明:

  一个2岁10个月的男孩——小A,胆小易哭,情绪很不稳定,在他妈妈的陪同下进行沙盘游戏治疗,他一进游戏室就迫不及待地玩起沙具,他第一个挑的是龙虾,然后是蜘蛛(带着黑眼睛的毒蜘蛛),当他拿着蜘蛛时还说它会咬人,并表现出害怕的样子;接着就摆鸭子、汽车、乌龟、鱼和机器猫,最后摆上毒蝎。这些沙具在沙盘上的呈现是一条斜线,并且沙具头的方向是一致的,在他摆这个沙盘的时候,治疗师感觉出他家庭对他的严厉,因为他摆每一个动物都是很认真和小心,好像生怕别人会对他有惩罚,这与该年龄阶段孩子的活泼、可爱、好动的天性很不协调。

  摆完沙盘后治疗师问了小A几个问题:

  治疗师:在沙盘中,你是谁?

  小A:我是龙虾。

  治疗师:谁是龙虾的妈妈?

  小A:蜘蛛。(小A在一旁玩汽车)

  治疗师:你爸爸是哪个?

  小A:鸭子。(接着还想找另外一只鸭子当妈妈)

  小A的妈妈在一边听了第一反应是生气,觉得自己平时对孩子那么好,他怎么把她看成是蛛蛛呢!由此可看出妈妈对他造成了多大的伤害。

  从整个事例中可以看出:鸭子的象征是比较缺乏保护力,可能爸爸在家中的地位较低,男孩通过认同父亲在家中的角色成长,不利于他男性的形成,做完沙盘游戏,孩子的妈妈说:“她从来没认识到孩子对她的恐惧,只是觉得孩子对她有很强的依赖,通过此游戏才知道原来自己不能很好的了解自己的孩子。

  治疗师建议:妈妈不要对孩子的管教太严,要充分尊重孩子的天性,不应以成人的标准来要求孩子,整个沙盘游戏让孩子的妈妈听到了孩子内心真实的声音,对以后改变孩子的教育方式起重要作用。

  2.沉默型儿童

  沉默的孩子带给治疗师有趣、为难的话题,孩子不说话使治疗师觉得很不自然,并希望孩子能开口说话,但是一定要儿童说话才能沟通吗?治疗师是否有足够的接纳心?儿童对治疗师内在的感觉和态度非常敏感。当他们感到不说话就不被接纳时,反而会更不愿意开口,因为他们认为他们被拒绝了,其实接纳是无条件的,要儿童去说话才去接纳不是真正的接纳。

  治疗师应静静地观察儿童,尽管儿童没开口,都应小心倾听,以下为例:

  迈 克:(坐在沙盘旁,很规律地把沙子舀到鞋子上。)

  治疗师:你放了很多沙子在你的鞋子上。

  迈 克:(没反应,没看一眼,继续把鞋子都盖满。)

  治疗师:你把那只鞋子都盖住了,看不见它了。

  迈 克:(改成把沙子舀到自己的左手上,漏了一些沙子出来,他偷偷看了治疗师一眼。)

  治疗师:现在他们都被盖住了,看不见了。

  迈 克:(喃喃低语)没有人喜欢它们,所以它们都躲起来了。

  从上例可看出治疗师应小心避免对儿童所做的每一个简单动作都做反应,否则儿童会觉得很受干扰,也可能导致儿童战战兢兢。因此,治疗师应配合儿童的状态,避免强迫小孩说话,以耐心为主要原则。

  3.情绪型儿童

  儿童很需要情绪上的表露,但却很少有人直接对他表露情感,在游戏中,他们可能不确定自己的地位,需要治疗师的关心自己才满足,下面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

  富兰克:(坐在沙盘旁)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但是……(沉默了一会儿,并用手指玩沙)

  治疗师:你想告诉我一件事,但是又不确定要不要告诉我。

  富兰克:对,你可能会难过,可能会哭。(眼低垂,手埋在沙中)

  治疗师:你不想让我难过。

  富兰克:嗯……(避开眼光接触,手埋得更深,沉默了一会儿,偷看了治疗师一眼)是关于你小孩的事。

  治疗师:哦,是关于我的小孩。

  富兰克:嗯……对……(很快地,窒息般地)你喜欢我吗?

  治疗师:我对你的感觉如何很重要,你想知道我到底喜不喜欢你。

  富兰克:(眼光闪烁,手埋在沙中,手指碰到个东西)嗯!这是什么?(从沙中拿出一个东西)

  上例中的富兰克在得不到具体的表露后转移话题,由此可看出情绪需求对儿童的重要性。例中的治疗师也希望自己的关怀和鼓励能让儿童感受到,但有的儿童可能需要具体的答案才满足。处理不当会使心灵脆弱的儿童在以后的成长中留下阴影。

  4.孤独症儿童

  孤独症儿童特征虽与独症患者表现不尽相同,但大多有以下特征:语言发育迟缓,与外界交流困难,不能将生词与其含义相联,用手势而不是语言与人交流。患孤独症的孩子有时会聋,对声音没反应,正常孩子会被声音例如狗叫惊吓,而孤独症小孩会无动于衷。他们对疼痛、冷热也不太敏感,不爱交朋友,宁肯独自一人,很少会接触别人的眼睛或笑。脑部智力大多低于正常人,只有20%的人智商高于正常人或与正常人相当。不爱玩,不爱做游戏,重复一些身体工作,重复相同的生活,穿衣顺序相同,一旦有所变化,他们会极为沮丧。孤独症对儿童行为有很大的影响,除了语言和社交困难外,还会在父母、家人面前表现得极为亢奋或沮丧。下面就有一案例:

  幼儿,男,3岁6月,某幼儿园初班。出生后绝大多数时间由母亲单独抚养,母亲比较溺爱孩子,2岁6月时仍然由母亲喂食穿衣,几乎不与其他相仿年龄儿童接触,3岁开始学会一些基本的口语,如妈妈,爸爸,难以用单句进行对答,随即送入目前所在幼儿园。据幼儿园老师反映,该儿几乎不主动与其他儿童接触,主动交往的语言和行为很少,比较专著于自己的活动(大多数是一些重复性的单调动作)。上幼儿园后,该儿在语言发展方面有比较明显的变化,词汇量增长速度加快,词汇量明显增多,动作也有增多和复杂化的表现。但是相对于同龄儿童仍然表现出相当大的差异。经幼儿园老师提醒后,该幼儿父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因此带该儿来就医。

  在沙盘游戏中该儿最初的1个小时中几乎所做的动作仅仅是用右手拿着一个类似铲子功能的船重复地从沙盘中挖沙,然后再将沙倒在自己的左手中,后来的半小时中开始有一些探索性的动作产生。

  小孩子是最容易对外界发生兴趣的,一个动作,一个陌生的东西,一种鲜艳的颜色,都能让小孩子入迷,所以利用沙盘游戏的开放性,激发孩子对沙子的兴趣,从而发展完善他们的动作、思维、语言,使他们更快的成熟起来。

  “沙盘游戏疗法”在国外已经发展成为一种非常成熟和非常有效的治疗方法之一,在心理分析和心理治疗中得到了广泛的应用,并形成了一批专业的沙盘心理治疗家。几十年来,沙盘游戏疗法作为一种有效的挖掘人类潜意识的治疗方法,操作简单、切实可行,既经受住了实践的考验,又有坚实的理论基础支持,已经在世界范围内得到了蓬勃的发展。尽管在儿童教育领域中已有人深度利用游戏来矫正儿童的顺应不良,通过此手段改善问题的心理,但从总体来看,各地区的发展与应用还很不平衡。

来源:京师博仁(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作者:京师博仁(北京)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