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学者访谈:课程改革,给学校更多自主权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01-05 11:04围观1755次我要分享

  “人的全面发展”是建设教育强国和人力资源强国的历史新阶段对教育培养目标提出的要求,而国内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的核心就是以学生的全面发展为根本宗旨。世界其他国家在课程创新方面的政策与效果,值得学习和借鉴。

  近日,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和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共同主办的“引领未来——21世纪教学领导力年会”在京召开。在年会上,本报记者就课程改革问题依次专访了英国教育部国家课程与资格改革部司长哈迪普·贝格尔先生,印度教育部国家教研与培训署主任帕文·辛克莱教授和韩国教育部课程与评估学院高级研究员韩惠中博士。

  教材不能满足需求

  记者:目前,很多国家都在进行课程改革,当然这种改革是必要的。贵国课程改革的出发点主要基于什么?

  哈迪普·贝格尔:首先,英国的成绩排名在全球停滞不前,在贫富学生之间的差别非常大;我们考试的标准已经过时了,要求也比世界其他地区低;用人单位对学生的读写能力和计算能力并不十分满意。其次,我们国家课程的内容设计越来越广泛,越来越复杂,这并不符合我们最初进行课程设计的初衷。再其次,我们要加强学生深入扎实地学习基础课程,同时鼓励他们进行创造。最后,我们要确保我们的资格考试能够与全球教育成果最优秀的国家看齐。

  帕文·辛克莱:印度有很多需要帮助的人,但是我们并没有足够多的基础设施和教学设备来帮助他们。从课程角度来讲,并不只是教师的问题,因为我们的教材并不能满足所有人的需求,必须进行调整。我们过去的每次全国课程改革,主要基于一个小孩去上大学的时候需要具备什么样的知识和能力。但现在,每次政府首脑交替之后,课程改革还要看他们的新政策到底关注哪些方面。当然,我们始终坚持建立一种以研究为基础的教育体系框架。

  韩惠中:韩国国家课程已经改了9次了,最近的一次发生在2009年。2009年的课程改革主要是希望培养优秀的世界公民。为了实现这样一个目标,我们希望能够用创造性的教学方法来教授各个科目,同时希望通过丰富的课外活动实现这个目标。而且,我们也希望通过2009年的课程改革来增强学校自主开发实施本校课程的权力。

  更关注孩子的体验

  记者:贵国在课程改革方面考虑最多的因素是什么,又是如何进行的?

  哈迪普·贝格尔:我们要确保考试体系的有效性,保证它的高质量,确保各个方面都能得到相应准确的衡量。我认为,政府应该让权,关于教育考试方面的决策在基层得以实施,因为基层对当地的情况有更清晰的了解。而且,我们应该对整体的国家课程进行瘦身,把它的内容和要求相应进行缩减,当然这也意味着给了学校更多的自主权。我们的考试内容要跟世界上最好的内容接轨。我们正在考虑良好的问责机制,根据考核结果进行问责。

  帕文·辛克莱:在2000年,印度的课程改革第一次以学生的能力为基础。之后,我们以学生在学校能够做什么和学到什么为指导来设置课标。现在,我们更加关注孩子在课堂中的体验。为此,我们进行了一些试点,例如在课堂中把教科书彻底放下,只根据“什么时间学生应该具备什么样的能力,他们能够做什么”的思路来设定相应的教学目标,然后让老师、学生自己设计课程。印度国家教育委员会正在讨论到2015年拿出新的国家课程标准,并兼顾性别等问题。要知道,在某些邦,9年级女生仍然不允许上数学课和科学课。

  韩惠中:韩国的课程改革是以学生为中心设计的。过去是每一个学科、每一个年级都要详细规定总学时,现在两到三个年级或者两到三个科目合并后再规定总学时。学校可以自主决定增加或者减少某一个学科或者某一个年级的学时,调整范围以20%为限。以2009年的课程改革为例,公共课程学时减少,课外活动增加,像社会学和思想品德课整合成了一个整个的课程包。

  提供差别化的课程

  记者:课程改革需要考虑很多因素,也自然会遇到很多挑战,贵国是如何应对的?

  哈迪普·贝格尔:今年发布的欧洲语言能力调查,让英国非常尴尬,因为结果显示我们的外语能力非常差。因此,我们决定在小学阶段就把外语教学加进去。同时,在资格方面,我们提出新了的资格考试,考核的时间定在教学结束时,而且考核的是整个课程的内容。

  帕文·辛克莱:我们在教育上面临的挑战是把国家课程标准的基本指导性原则转化成实际的权力,尤其是在基础教育阶段。而且,我们要保证每个人都获得高质量教育的权利。我们知道,当务之急是提高教师质量,因为这样才能提高整体课程教学的质量。为此,我们有针对教师的考试,以监测他们是不是有教学的资格。同时,我们推进了远程教育的发展,从而为更多教师提供培训机会。此外,我们教师的专业发展也通过开展一些全国性的项目来进行,例如国家职业教育资格项目。

  韩惠中:首先,我们政府改革了中学教育的评价体系,主要根据国家课程框架中的内容,评估学生是否以及在何种程度上达到了各科的教学标准。其次,在中学教育体系中设立更多的“分类课室”,即一间教室只针对一个学科学习,学习不同的学科,就要到不同的教室上课。这当然需要学校软件设施、硬件设施的改革齐头并进。再其次,对普通高中提供支持。鼓励一些普通高中设定一个满足学生要求的创新课程,例如根据学生的学业水平提供差别化的课程。韩国政府已经选定了120所普通高中,并从2008年起为其提供财政支持。最后,强化和提升韩国的职业教育。从2008年起我们就成立了35所定向培养型高中,这些高中和企业签订了协议并进行定向培养和培训。

来源:中国教育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