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德超:突破中国生物制药产业零出口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01-16 09:21围观1796次我要分享

  1993年,俞德超获中国科学院分子遗传学博士学位后,赴美国加州大学从事药物化学专业博士后研究,随后他分别在美国Calydon、Cell Genesys等多家著名生物制药公司担任首席科学家。2006年底,俞德超回国创业,2011年,他在苏州工业园区生物纳米园创办信达生物制药(苏州)有限公司。

  俞德超

  俞德超:“先把这个领域的水深水浅摸透,再比别人深一点,这就是专利。”

  化疗是目前治疗恶性肿瘤的常见手段之一,但它是一把“双刃剑”,杀死癌细胞的同时还杀死健康细胞,很多恶性肿瘤病人最终并不是死于癌症,而是死于化疗引起的营养不良、免疫力下降。2006年,全世界首个抗肿瘤病毒类药物“安柯瑞”上市,它克服了癌症治疗手段“双刃剑”的弊端,开创了人类用病毒治疗肿瘤的新阶段。那一年,“安柯瑞”及其发明人俞德超成为美国生物制药领域最耀眼的明星,《华尔街日报》 等美国权威媒体竞相报道。

  俞德超介绍说:“肿瘤的病毒疗法,就是对自然界的病毒进行改造,使它们变成专门识别肿瘤细胞的‘导弹’,能‘锁定’肿瘤细胞,并在肿瘤细胞中不断复制,最终裂解肿瘤细胞,改造过的病毒在肿瘤细胞消失之后将失去生存环境最终被人体免疫系统消灭,副作用很小。”

  目前,俞德超已拥有发明专利54项,42项为美国专利,其中包括肿瘤病毒疗法领域公认的核心专利。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俞德超发明的又一个拥有全球知识产权的新药“康柏西普”将于近期上市。该药物可使因老年黄斑和糖网病等眼疾失明的患者重见光明。

  据业内人士介绍,像俞德超这样“拥有两个成功上市专利药品的科学家”即使是在生物制药最前沿的美国也极为罕见,这也使他赢得了“千人计划”评审专家的高度赞誉:“俞博士是少数既有很强药物创新能力,又能将创新药物开发上市惠及广大患者的科学家之一。”

  但俞德超对自己的评价却是:“我只是比较幸运而已。”俞德超说自己是个“书呆子”,业余时间除了偶尔看电影,打打网球、高尔夫,大多用在发明专利这个爱好上。他告诉记者:“其实,发明专利并不像人们想象得那么高深莫测,先把这个领域的水深水浅摸透,再比别人深一点,这就是专利。”

  俞德超:“回国创业,改变中国生物制药产业的落后局面。”

  早在美国加州大学从事博士后研究期间,俞德超就展示了非凡的专业实力,他是第一个利用寄生虫病毒研究自然界最古老的真核生物基因表达调控的科学家,继他之后,生物科学界先后发现了30多种寄生虫病毒。哈佛大学曾向俞德超伸出“橄榄枝”,邀请他到哈佛任职,但他却放弃了成为哈佛大学终身教授的机会,而选择加盟生物制药公司研发新药,他说:我更愿意做自己喜欢、又能帮助别人的事。

  十年打拼,俞德超在美国的事业如火如荼,2006年他却毅然决定回国创业。

  俞德超美国的家在硅谷中心帕罗奥多,他与苹果之父斯蒂夫•乔布斯曾是熟识的近邻,两家仅间隔两幢房子,“在硅谷,创业的空气无处不在,走在街上,不经意间就能遇到马克•扎克伯格(脸书创始人),谢尔盖•布林、拉里•佩奇(谷歌创始人),在这样的氛围中,不想创业都难。”“改变中国生物制药产业落后局面”是俞德超回国创业的重要动力。俞德超说,目前中国生物制药产业不仅是零出口,而且产业的整体能力都非常落后。国际上通常用哺乳动物细胞的“生物反应罐”的规模和单位产能来衡量一个国家生物制药产业水平,中国生物反应罐单位生产能力是每升产药0.5克,不到美国平均水平的十分之一; 中国生物反应罐规模最大的仅为3000升,而在韩国,这个数字已经高达50万升,两者的差距近170倍!“现在全球生物制药市场约占整个药品市场规模的20%,而在中国却不到 2%。”俞德超说:“现在中国的生物制药产业就相当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中国的电子通讯产业,刚刚起步但前途不可估量,我们要做的,是推动整个中国生物制药产业的规模化发展,让中国人早日用上物美价廉的高端生物药。”

  俞德超:“完整的产业链,是苏州成为中国高端生物药出口重镇的基础。”

  回国创业5年后,俞德超把实现梦想的落点选定在苏州,最重要的原因是“苏州有完整的生物制药产业链”。俞德超告诉记者,公司所在的园区生物纳米园已聚集了 300多家生物制药企业,涵盖了早期药物发现、研发、中试和生产各环节。信达主要生产单克隆抗体药物,产品覆盖肿瘤、自身免疫性疾病、心脑血管三大领域。 “高品质仿制药、高端生物新药两条腿走路”是俞德超为公司规划的商业路径,他说,前者可使公司在中短期内获得销售额和业绩利润,后者则是他的真正理想。 “我们不仅要做中国最好的高端生物制药公司,而且要把苏州打造成为高端生物药研发、生产和出口的重镇。”

  卓越的团队是俞德超的信心来源。信达目前有100多名员工,核心团队由八位资深海归人才组成,本次入选“江苏省创新团队”的五位核心成员均为中、美生物制药领域拥有成功经验的专家。

  俞德超介绍说:国内产品质量达不到国际要求,没有符合国际标准的生物药生产厂房是中国生物药“零出口”的主要原因。目前信达正与园区联手打造生物药产业化基地,建成后将彻底打破制约中国高端生物药出口的瓶颈。

  据了解,产业化基地已于去年1月启动建设,计划总投资27亿元人民币,同时符合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欧盟药品管理局和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药品生产质量管理规范。基地首期包括两条1000升的中试生产线和两条12000升的产业化生产线,投用后年产值将达130亿元。

  俞德超告诉记者:“更期待基地建成后的公共服务平台功能,因为这意味着基地将带动更多国内生物制药企业突破技术瓶颈,推动中国高端生物制药产业化的发展。”

来源:苏州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