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入园难”难在少和贵 委员提“办学”意见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01-28 16:44围观2858次我要分享

  如果有人问:上大学难还是上幼儿园难?大部分人会反问:“上幼儿园还能比上大学难?”先别急,不妨让我们来看一些事例:在南京,400多名家长在某幼儿园门口排队两天两夜,就是为了争夺130个入园名额,结果导致秩序混乱,迫使幼儿园暂停招生;在北京昌平,为了给孩子报名,上百名家长搬马扎、支帐篷、搭行军床,排成了长队,一个96岁的老太太说,她已经在这里排了8天队……

  在贵州,幼儿园入园难的问题同样突出。2011年底,全省学前适龄入园儿童147万,但全省各类幼儿园仅有2677所,入园儿童只有88万,入园率为60%。而这两千多所幼儿园中,公办幼儿园仅有763所,收费高昂和教育水平低下的私立幼儿园又让广大家长望而却步。一位网友曾在网上给赵克志书记留言:“希望书记为我们普通老百姓解决幼儿入公立幼儿园难的问题。谢谢了!”

  “上个幼儿园比上大学还难”显然是违背常识的现象,但“上个幼儿园比上大学还难”、“入园难,进公办园更难”逐渐成为一种公众心声。今年贵州“两会”上,“入园难”的问题备受政协委员关注,记者也通过对几位具有丰富幼教工作的委员的采访了解到贵州幼教的主要矛盾,并向他们询问了解决矛盾的途径。

  公办幼儿园挤破门坎;私立幼儿园难以承担

  “入园难”难在学校少、学费贵 家长“迷信”招生广告  张阿姨家孙子今年3岁了,看着孩子到了即将上幼儿园的年龄,张阿姨却犯起愁来:“公办幼儿园挤不进去;家门口的托儿所活动条件差,空间小,孩子送去不放心;民办的贵族幼儿园一个月几千块,又上不起。”对老百姓来说,“入园难”的根本原因在于学费和教育质量,随着人们文化需求的不断提高,收费廉价、条件优质的公办幼儿园日益成为社会稀缺资源。

  贵州省政协委员、贵阳市第11幼儿园副园长张玉敏告诉记者:“贵阳11幼一个月的学费是460,许多读过民办幼儿园的家长把孩子转过来后甚至不太相信,一个示范性幼儿园的收费居然比民办的便宜得多,这也是公办幼儿园挤破门坎的原因。”一些县级公立幼儿园一个月学费为40元,而乡镇上的幼儿园每月仅收15月。  与公办幼儿园挤破门坎、一枝独秀的局面相比,私立幼儿园就呈现出“冰火两重天”的态势。一些规模小的私立幼儿园、托儿所受制于人力财力不足、地理位置偏僻的影响,使许多家长担忧其教育质量,不敢把孩子送去。而对于一些所谓的寄宿幼儿园、贵族幼儿园来说,吸引人的往往是一些教育上的花招,双语教育、3年认识多少个字、专业的艺术老师指导……但每个月2、3千的学费让不少人难以承受。

  贵州省政协委员黄先明的提案里提出:民办幼儿园普遍办学条件差,且存在安全隐患,玩具、教具缺乏,按照县、乡一级的收费标准,如果没有其他经费的补充,幼儿园根本无法正常运转,教师队伍的素质也无法得到提升。他建议制定学前教育的相关保障制度和幼儿园教师专业资格条件的评审办法,确保幼儿园在建设上专业化。  张玉敏委员则提出,要建立公办幼儿园带动广大私立幼儿园的联动机制,通过公办的优质资源来带动农村薄弱的幼儿园和私立的幼儿园教学和管理水平。

  对于一些家长“迷信”私立幼儿园推行的教育方式,省政协委员、贵州省教育厅学前教育处处长谢旌却不认同,她告诉记者:“很多商家没有从儿童发展的角度办教育,怎样能吸引家长的眼光,他们就怎么开办课程。但是许多课程是违背幼儿身心发展规律的,比如一些机构给家长承诺,三年让孩子认识多少字,有些承诺的认字量甚至超过小学六年的认字量,这都是不现实的。包括学习英语,我们的孩子用母语来学习是最科学的,孩子在母语都没有完全掌握的情况下,第二语言未必能给儿童身心的发展带来好的影响。很多家长受这种错误的引导,导致孩子进入小学后厌学,而学前建立起来的优势只能保持很短暂的时间。学前教育更多是建立在玩的基础上,这样孩子才能理解的更透彻,所以我希望广大家长在选择幼儿园时,要先了解你的孩子适合什么样的教育。”

  办幼儿园缺钱?关键在于意识不足

  贵州省教育厅数据显示,2012年,中央财政投入5.9亿元,省财政也拿出1.5亿元用于贵州省学前教育建设。然而这笔资金分配到全省每个适龄入园儿童身上,每人仅有500元。贵州学前教育经费不足任然是委员们提出的首要问题。

  “公办幼儿园对‘入园难’问题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从事幼儿教育工作28年的张玉敏委员对“入园难”深有体会:“要解决‘入园难’问题,最好的办法就是新建或扩容公办幼儿园。这就要涉及到土地、建设、规划等问题,而许多公办幼儿园地处黄金地段,如果没有经费和政策的支持,新建和扩容就很难实现。”

  黄先明委员也在提案里指出,部分地区对学前教育的意义认识不够,未将学前教育纳入当地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规划和教育发展规划;绝大部分地区没有把学前教育发展经费纳入财政预算,也未建立公共财政投入机制。对此,黄先明委员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利用农村税费改革转移支付资金用于教育部分的20%投入学前教育;在确保土地出让受益的2%用于发展学前教育;对符合办园要求的县、乡民办幼儿园给予扶持。  同时,谢旌委员告诉记者,学前教育问题得到了省政府的高度重视。给每一所公办幼儿园建设补助50万。今年计划再建300所公办幼儿园,力争年底实现全省公办幼儿园1000所。贵州省的目标是到2015年前,每一个乡镇都要有一所公办幼儿园。同时,政府也积极鼓励社会力量投入来办私立幼儿园,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对私立幼儿园进行铺贴。据了解,去年全省投入5700万补助私立幼儿园,今年这个数字还会增加。

  师资匮乏:没有老师怎么教孩子

  赵雪霏在贵阳市一家知名的私立幼儿园工作,她告诉记者:“现在幼师的工作很好找,我们一毕业就来这里工作。而且待遇还不错,每个月有2000多的收入外加提成。”近年来,幼师就业和待遇不断提高,但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我省幼师师资队伍的紧缺。

  据统计,2011年底,全省各类幼儿园专任老师1万8千多人,其中公办幼师7522人,民办幼师10598人。全省幼儿园教职工和在园幼儿比为1:28,这个配比远远高于国家教育部门规定的1:6到1:7。而且从全省适龄儿童入学率为60%来看,即使按这个配比,要到达90%以上的入园率,教师都不能得到保证。

  谢旌委员向记者介绍,全省幼教专任教师的缺口在4万5千人左右,其中公办幼儿园就缺3万名教师。“从前年开始,我们每年都增加了5000个公办专任教师,去年增加了5700个。从增加力度上看还是比较大的,2015年前,我们的任务是每年要增加5000个公办教师。”

来源:金黔在线责任编辑:荔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