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职招生人数岂能成教育目标?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01-29 10:41围观1785次我要分享

  记者调查发现,陕西省汉中市南郑县高台镇中学初三年级的四个班中,共有100名学生已经离开了校园。大批学生离校,并非出于“自愿”,而是被老师和校方用各种手段“劝离”学校,被要求去职教中心上学。随后的调查发现,学生“初三离校”现象在南郑地区并不鲜见,而离校学生也远不止100人。(1月28日《半月谈》)

  大批的学生离校,究其原因,一是因为每年上面都会下达中职招生人数考核指标,完不成学校有压力,其次是为了保证高台镇中学的升学率,因为学校去年中考升学率是南郑县第一。

  教育是的目的是什么?老师的职责是什么?是培养学生还是完成教育部门的行政命令,完成所谓的指标?苏霍姆林斯基曾经说过:“领导学校,首先是教育思想上的领导,其次才是行政上的领导。”然而,当地的教育部门以行政手段,让学校来完成所谓的指标,实际上却造成了大批的学生过早地流入社会。

  再说升学率是怎么统计出来的?记者问高台镇中学校长去年多少学生参加中考时,身为校长的冯同志却表示不记得具体人数了。在大批学生被“劝离”,进入职教中心后,留下所谓的好学生参加中考,然后以这样的学生人数来计算升学率,高台镇中学真是保升学率有方啊,实在令人“钦佩”!

  当教育沦落到一切以这种指标、数据来衡量教育成果时,不能不说是教育的一种悲哀。中学教育面对的是一个个完全不同的年轻生命个体,完成了指标,就完成教育吗?更何况,这样的指标是以摧残学生的自尊心,甚至没有完成九年义务教育的代价得到的,是弄虚作假得来的。这是一种怎样的教育?

  高台镇中学打着“本着学生自愿、家长同意”的旗号,却干着“劝离”的勾当。他们在劝退学生时,只能以学生初中两年半的成绩为标准,就决定哪些学生应该读职教中心,哪些人应该参加中考,依据是什么?谁有这个权力?而老师们为了完成任务,学校为了完成指标,更是新招频出,配合默契,整人有方,“老师就布置很多作业,让我抄试卷、抄课文,每天晚上我都要在宿舍写到一两点,而早上6点我们就要起床。老师说写不完就不给发毕业证”,这种行径实在令人发指。卢梭有一句名言,凡是教师缺乏爱的地方,无论品格还是智慧都不能充分地或自由地发展。这样的教育有爱吗?这样的教育摧残了被“劝离”的学生,又传递给那些留下来的学生怎样的信息?

  师者,传道、授业、解惑也。1983年10月,邓小平同志为北京景山学校题词:“教育要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然而,南郑地区的教育何以面向指标,面向升学率?

来源:红网责任编辑:荔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