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专毕业生破格当上大学教师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02-18 21:11围观1744次我要分享

  1990年出生的刘辉是毕业于山西省经贸学校的中专生,可他已在天津青年职业学院任教两年多了。

  在天津青年职业学院的国家级重点专业——烹饪系,刘辉目前担任助教,为大专学生开设“中式面点”课以及“基本功训练”课。他是全系20多位专任教师中最年轻的一位,也是唯一的本科以下学历的教师。

  在执教的第一堂课上,刘辉就发现,不少学生比自己年纪还大。

  两年前,刘辉是以“特殊人才”的身份被天津青年职业学院破格引进的。引进他需要一定的魄力——在天津26所高职高专学校中,新聘教师按照惯例应取得硕士以上学历。

  天津青年职业学院院长王胜利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刘辉是一个突破的个例。高职院校的评估标准中对师资队伍的高学历有明确要求。但刘辉属于“身怀绝技”的人才,权衡利弊,即使影响评估,也要引进这位教师。

  23岁的刘辉目前是高级技师,这是我国职业技能的最高等级。他是十几次技能比赛的优胜者。2009年,他在天津青年职业学院承办的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烹饪项目比赛中获得一等奖,随后中专毕业,留在山西省经贸学校任教。2010年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期间,他以教师身份到天津青年职业学院交流,表演了面点制作技能。据王胜利回忆,那次他们看中了刘辉。

  表演后,天津青年职业学院副院长郝维钢趁合影时对刘辉说:“想不想到我们学校来?”他给刘辉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刘辉“感觉挺意外的”。他有点动心,但没听说过这样的先例。回到山西后,他“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给郝维钢打了电话,投递了个人简历。此前,曾有高职院校愿意为他提供免学费的升学机会,也有餐饮企业希望聘他做厨师。但他从未想过会有到高职任教的机会。他听说,“至少得是本科”。

  等了一个月左右,刘辉接到通知,到天津办理入职手续。

  他并不知道这一个月里发生的事情。王胜利对记者说,当时学校向上级主管部门共青团天津市委作了汇报,团市委领导大力支持破格引进,并多次与户籍管理、人事等部门沟通。

  王胜利说,按照惯例,刘辉不可能当上专任教师。“从某种角度讲,我们是在现有体制内,走了一条捷径。”他认为,天津市对于学校引进特殊人才给了一定的宽容度,这体现了对于高技能人才的重视。

  由于天津市户籍政策中的学历门槛,刘辉的户口暂时无法从外地迁到天津。但他仍在等待机会。他表示对现状感到满足。他对记者说,能够引进自己,可以看出学院领导对人才的重视,“一般的学校可能没有这个魄力”。

  因为意识到自己专业理论知识的欠缺,他以同事为师,加强了学习。他举例说,自己一个人可以把面揉得很好,但如今作为教师,要给学生讲清怎样区分高筋面和低筋面,怎样根据口味和气温的差异制作面点。

  他创造了两项吉尼斯世界纪录。一项是用25公斤面粉甩出1918米长的“一根面”,另一项是用4公斤面粉吹出直径1.5米的“面气球”。凭借这些绝技,他成了很多学生的偶像。

  两年过后,王胜利对记者形容,刘辉在教学质量特别是学生技能的提高上发挥了很好的作用,以自身表现证明了他是学校的财富。

  刘辉原本没有想过自己会成为“财富”。就像国内职业院校的多数学生一样,他的少年时代在农村度过,后来随父母从河南到了山西太原。父母在装修队打工,有时忙得顾不上回家,他学会了做饭,初衷是让父母能吃上口热饭。

  他中学时成绩不错,原计划是报考大学。因为“在老家,谁考上大学了,方圆几十里都会说这个事”。他父母也认为,自己的人生付出多、回报少,就“差在学历上”,一定要让儿子考大学。

  但刘辉后来改变了主意。他想学一门技术,“早点儿挣钱”,给家里减轻经济负担。这个决定遭到了家人的激烈反对。

  有亲戚以嘲笑的口吻说,这个孩子跑到城市去上学,最后反而去念了职业学校!刘辉对记者说,在常人看来,没有考上大学就是失败的,学烹饪、当厨子,干得再好也是伺候人的,有什么地位?这些打击促使刘辉读中专时愈发刻苦。他觉得自己要“向别人证明一下”。

  获得全国职业院校技能大赛一等奖那天,刘辉在颁奖现场等待宣读名单,紧张得手心出汗。领奖后,他给父亲发了条短信,父亲回了他一个字:“好。”

  他的命运因此而发生了深刻的改变。

  刘辉的中学同学,有的目前仍在读大学。得知刘辉的现状,他们感到不可思议。有人感慨,我们上高中,你去学技能了;我们考大学,你去大学当老师了。

  而刘辉仍然羡慕那些同学的大学生活。但他也认为,国家提倡发展职业教育,对很多人来说,读职业学校可能比考上大学“更有用一点”。

  他也改变了父母的认识。这对夫妻庆幸当时没有强行把儿子“扳”回考大学的道路。他们后来发现,儿子的很多同龄人读了大学,仍在为工作迷茫。

  当初刘辉宣布读中专的决定时,他的叔叔曾失望地说:看着他弄吧,肯定弄不好,说不定是因为贪吃才选烹饪的。如今,他叔叔把自己的儿子也送到了刘辉读过的学校和专业。他教育儿子:“看看你哥。”

  对于这位特殊人才,王胜利院长说,刘辉属于特事特办,但从职业教育全局来看,多数专业需要高技能人才,而学历门槛往往卡住这些人到学校任教。目前对教师高学历的要求是有必要的,但对于极特殊情况该怎么办,是全国同行需要考虑的课题。

  王胜利说,等到我国建立起现代职业教育体系,能够培养出集高学历、高技能于一身的师资队伍,“刘辉现象”必然会成为历史。

  刘辉曾经以为“人才”只能是为国家做出过突出贡献的科学家,如今他经过了“人才引进”,发现这个词“没有那么深奥”。他说,看来有一技之长,有合适的机会,比别人多下点功夫,就能成为人才。虽然,他再三对记者强调,自己“只是普通人”。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