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另类作业:做功课得“拼娘”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03-13 11:48围观1792次我要分享

  “自从孩子上了幼儿园,我就开始重修手工课了。”“儿子呼噜呼噜睡了,老爸老妈加班做老师布置的作业!”“现在找工作拼爹,做功课拼娘。”近来,不少家长在微博上吐槽,幼儿园、小学三天两头布置出小报、做灯笼、废旧材料创意设计等各种雷人回家作业,远远超出孩子的能力,令家长疲劳应付。

  记者采访了多所幼儿园、小学的家长,收集各种挑战家长底线的另类作业,对这些作业,有的家长表示相当折腾人,有的则表示尽力而为不必过于计较。老师们则表示,亲子作业更多的是希望家长们的指导,而非大包大揽。

  【最苦恼】

  “修桥盖房”全是爹妈的活儿

  “终于把幼儿园的作业做完了。”家住上海徐汇区的Emmar(化名)母亲11月20日如释重负地说。

  原来幼儿园上个周给大家布置了一个亲子作业,要求父母和孩子一起用废旧物制作一座大桥。

  这么大的工程,光靠读大班的Emmar当然无法完成,妈妈只好拉上爸爸一起谋划,普通的小桥不抢眼,难度太高的又做不来,“家庭会议”商量之后决定要“修”一座“南浦大桥”。

  剪硬纸板,Emmar手小力气小,根本剪不动,由爸爸代劳。

  桥身大致成形了,怎么做斜拉锁?斜拉锁怎么固定?

  Emmar连斜拉锁是什么东西都不知道,当然又是爸爸妈妈帮忙。

  起初,爸爸设计的木棍柱子在制作到一半时被证明容易倾倒,于是妈妈又重新尝试用泡沫塑料做柱子,然后买来塑料绳,缠在桥身和柱子上,勉强完成了“南浦大桥”。

  整个“ 造桥”过程,Emmar参与的部分基本是听爸爸妈妈商量和“打下手”。

  每次遇到“修桥盖房”这样的作业,Emmar妈妈就头痛不已,一方面由于自己主要照顾孩子学习,这种功课基本上也就是自己的功课;另一方面,怕做得不够好,孩子在幼儿园得不到表扬,心里难过。

  【最挑战】

  全家折腾4小时弄破3个蛋

  为了完成女儿蛋壳画的作业,上周日,全家总动员折腾4个小时,刘芸(化名)差点崩溃。刘芸的女儿在上海市一所小学读二年级,学校最近正举行科技节,老师布置在内部掏空的鸡蛋上绘画的作业。

  面对如此高难度的作业,刘芸头皮发麻,只好求助于万能的网络。参照网上的制作方法,刘芸先用牙签在鸡蛋上戳了一个小洞,将蛋黄捣碎,让蛋液缓缓流出。然后,将蛋壳洗净晾干,开始打底稿,作画。每到作画环节,刘芸就胆战心惊,生怕把蛋壳上的画弄花,她小心翼翼地用两只手指捏着鸡蛋,一笔笔地勾勒出轮廓,上色。

  从早上一直忙到午饭时间,眼看要大功告成了,没想到,“咔嚓”一声,蛋壳终于没能撑到最后,粉身碎骨。全家人惋惜之余,只好重头再来。所有的步骤重复一遍,到了最后关头,无奈蛋壳还是不争气地碎了。站在一旁的女儿急得大哭,刘芸也抓狂了。

  接连弄碎3个鸡蛋后,刘芸决定放弃。“我看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于是就找了个咸鸭蛋代替,在上面画了点东西交差。”刘芸说 ,尽管女儿脸上“写”着一百个不满意,但她也实在无能为力。“家长做起来都这么艰难,就更别提孩子了!”刘芸感叹说,这作业到底是留给学生,还是留给家长?

  【最尴尬】

  大冷天帮孩子满地找蚂蚁

  “幼儿园这个星期的作业,画6到8个动物做成一本书,我上学那会儿都没这么累过。”“我要发狂了,一小时画了8幅!幼儿园作业!画故事书!纯手绘!这还只是草图!还要描还要上色!还要装订!”几位家长前几天不约而同地在微博上吐槽,幼儿园要求制作一本动物书,但孩子画画水平有限,根本无法实现,于是爸妈操刀上阵。

  和他们不同的是,另一些父母在上个周末忙着到小区里满地找蚂蚁。原来幼儿园布置孩子按要求要拍一张蚂蚁照片,写一段观察日记上交。一些父母抱怨,最好家附近有印照片的快捷店,不然光冲印的要求就不好满足。一位家长在微博上写道:“趁天没黑的时候我满地找蚂蚁,大概天太冷了,蚂蚁都不爱出门……”

  更有家长,对幼儿园要求提供的材料全部购买解决,要求观察蚂蚁的时候,网上买一套“蚂蚁工坊”;要求观察蜗牛的时候,花鸟市场蜗牛卖断货。甚至有家长为了完成孩子幼儿园的作业,索性配了打印机、塑封机、打孔机等各种“武器”……

  如果仅仅利用周末陪孩子做功课,家长的怨言也许会少一点,但有的幼儿园功课要求孩子和家长利用平时晚上完成,一些家长工作繁忙,做完了单位的活儿还要接着“加班”,颇有点苦不堪言。

  【最折腾】

  元宵花灯,买个回来拆了重做

  家住黄浦区的番茄(化名)妈妈也曾遭遇过类似的作业。她说起了一个很多家长都接到过的作业制作元宵花灯。番茄小班时,有一次幼儿园要求孩子和家长动手制作一个花灯,不能购买,做好还要全班评比。当时,有一些家长去市场买灯笼,拆掉后再自己重新改装,既解决了材料,看上去又是自己DIY的,得到了老师的表扬。

  番茄妈妈笑言自己手笨,做不出高难度、精致又美观的花灯,但购买花灯拆掉重做也没必要,最后母子俩一起动手做了一个小桔灯。把一个桔子的内部果肉挖去,当中放上一小段蜡烛。很简单的小桔灯刚做好时,番茄充满成就感,可到了评比的时候,小桔灯已经发霉烂掉了,被放在所有作业的最后,得不到表扬,他心里难过。

  面对这样的结果,番茄妈妈安慰儿子的话可以让很多家长借鉴。她耐心地对番茄说:“这是我们俩能做到的最好的花灯了,是不是?人家也许做得很好,但那是人家的,也没啥稀罕。就像宝宝,也许人家的宝宝很漂亮很可爱,可妈妈不稀罕,因为蕃茄是妈妈生出来的啊!”

  老师看法

  关键是亲子参与过程比结果重要

  上海市特级园长、著名幼儿教育专家郭宗莉11月20日表示,不少幼儿园会设计各种亲子活动,这当中有一个家长参与“度”的问题和一个沟通的问题。即使是提高和锻炼孩子动手能力、增进亲子关系的各种活动项目,主要的教育承担者仍然应该是老师,老师根据孩子发展的阶段和能力,设计相应的活动,吸引孩子主动参加。如果希望家长参与亲子活动,老师则应该把活动的目的,锻炼提高孩子哪方面的能力,希望家长如何在家里帮助孩子等细节向家长说明清楚,避免家长“过度参与”,包办替代孩子完成“作业”。

  浦东东方幼儿园园长毛美娟表示,一方面,家长们不要对幼儿园建议的亲子合作项目过于紧张,不要太过功利,把目光放在作品的精巧程度上,老师不会太在乎作品质量,亲子活动项目的目的最主要是陪伴与合作。另一方面,每个家庭有自己的特点,家长可选择适合自己的内容参与,最关键的是孩子在做的过程中要愉快。学校教育和家庭教育毕竟有不同的分工,主要的教育工作应由幼儿园承担,“亲子功课”的频率不宜过高,一般一个学期或一年进行一次即可,有的幼儿园每周布置各种高难度功课,难免让家长反感。

  在市西小学校长蔡骏看来,从老师布置作业的本意来看,也是希望作业的形式更加活泼,尤其是增加动手探究等内容,帮助学生拓展思维,活学活用。“其实,我们更倡导让孩子自己动手,做到什么程度都无所谓。”

来源:大众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