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质技校毕业生供求比达1∶10 职业教育仍生源短缺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03-14 11:06围观1821次我要分享

  优质技校毕业生供求比已达1∶10

  职业教育为何仍生源短缺

  代表呼吁地方政府应当重视职业教育短板问题

  “我们调研了杭州萧山技工学校,近三年来,萧山技工学校招生情况持续升温,这与萧山地方政府的重视密不可分。”

  昨天,全国人大代表、浙江省侨联副主席、国有控股集团董事长陈乃科说,“萧山技工学校在发展过程中得到了萧山区发改委、财政局等部门的大力支持,投入的教育经费、实训设备费、设备改造费达上亿元。新的占地200亩的校区已在规划中,在杭州地区遥遥领先。”而有了先进的设备和资源,学校培养出的“高技能+高学历”复合型人才在用工市场具有很强的竞争力。如今,毕业生的供求比已达1∶10以上。

  但是,萧山技工学校的情况可能只是个例。目前职业教育的发展大大落后,职业技术人才远远不能满足就业的需求,新生代劳动力的培养规模和方向存在较大的结构性问题。

  陈乃科代表呼吁,“要解决职业教育存在的问题,地方政府必须提高认识,把职业教育的发展放在重要位置。”

  问题

  陈乃科指出,目前职业教育仍以文凭教育为导向,职业高中学生仍以考上高职院校为荣,而考上高职院校的毕业生人数比例也一直是评价中等职业学校的教育质量的主要标准之一。

  “这导致职业教育院校对学生技能的培养明显不足。中等职业教育没有真正体现出职业教育的核心理念,直接造成了毕业生不能满足用人单位对就业人员的技能要求。”

  与招生困难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市场上技校毕业生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紧缺工种不断扩大。技能型人才是保障实体企业生产系统正常运转最关键、最核心的力量。职业教育上的问题会直接影响地方企业的生存和发展,影响人民生活,从而严重影响经济社会发展。

  技能型人才是实体企业运转最核心力量

  但目前职业教育也重文凭轻技能

  中等职业教育包括职业高中和技工学校两大体系,其教育目的都是为行业、企业培养一线工人。其中,技校属于人力社保部门所管,其办学经费包含在人力社保局的办公经费中。

  陈乃科代表说,“因政府划拨人力社保局的办公经费近年来均为零增长,导致技校的教育经费也是零增长,相比普高和职高的办学经费逐年递增,差距很大。”

  技校的有些专业,如电焊工、钣金工等,不仅技能要求高,且脏累苦。同时,社会导向偏差使大多数家长和子女首选学历教育,认为学技术只能当工人,社会地位不高,不愿报考。

  除此之外,城市初中毕业生数量下降,农村地区的学生直接流入打工者的队伍等,这些都使技校招生人数连年下降,有些技校甚至因此面临生存问题。

  陈乃科代表呼吁政府要重视加大对职业技术教育投入,他提了几点建议。首先,要保证职校设施和场地。不同于普通中学,职业学校需要大面积的实训场地和大量的设备,需要地方政府加大投入资金;

  其次,应树立正确的导向,提高社会对职业教育和技能型人才的认可度。如在初中教师的继续教育中渗透职业教育知识的培训,让普通中等教育教师了解职业教育的现状、培养模式和发展趋势,以便从中向职高推荐合适的教师人才。

  第三,职业学校培养的技能型人才应直接服务地方经济。政府职能部门如发改委、建委、旅委、农业局、卫生局等,每年必须发布相关的信息,引导职业教育学校发展。

  另外,建议把技能要求纳入到招聘人才的要求中。这样既可以让企业招聘到高技能人才,又能解决职业学校的毕业生的学历问题。对高级技工学校和技师学院的毕业生,且取得高级职业资格证书的,要认定为其学历与大学专科同等。还可以借鉴有些地方的做法,如江苏省成立联合职业技术教育学院,统一负责全省职业技术学校中五年制学生的学籍管理,颁发毕业证书明确其大专学历,使真正有实践技能的人才不再受到学历问题的困扰。

  陈乃科代表举例,以杭州为例,虽然浙江省政府发[2005]41号文件规定技工学校毕业生学历与大学专科等同,但在实际情况中,技校毕业生在求职的时候,许多用人单位只认可教育部门颁发的学历证书,技校的大专文凭一直得不到认可。单单这一点,对毕业生的就业和以后的职称晋升造成了很大的障碍。

  比如,如果有企业要申请成为高新企业,有一条硬性要求就是需要该企业具有大学专科以上学历的科技人员占当年职工总数的30%以上。因此,高新企业招聘人才时对学历有要求,而对毕业生所获得的高级技工证书反而没有要求。这导致了技校毕业生即便拥有高级技师证书,也找不到合适的就业单位。

  问题

  技校招生人数连年下降经费零增长

  有些甚至面临生存问题

  问题

  许多用人单位

  对技校的大专文凭不认可

  对策

  陈乃科代表呼吁:

  政府要重视加大对职业技术教育投入

  “审批这个事,最怕的就是等。”全国人大代表、景宁畲族自治县县长蓝伶俐说,“行政审批不能有半点‘卡壳’,审批的程序已经很长了,再这边卡一下,那边卡一下,投资者的耐心就磨光了。”

  作为欠发达山区,景宁对经济社会发展尤为看重。但是,县里在审批的实际操作中也遇到一些困扰。尤其是一些县里没有权限审批的项目,需要层层上报。这花费的时间很难确定。她说,“有时候我们也很尴尬,好不容易谈妥,引进一些项目,但在上报的过程中花费了不少时间,这让一些投资者感到郁闷。次数多了,人家就不来了,也自然就影响我们景宁的经济社会发展。”

  她希望省市有关部门能够进一步下放审批权限,如果暂时没有办法完全下放的,最好能优化流程,加快审批速度。

  此外,景宁还探索了模拟审批、项目代办员制度,对一些重要项目,由政府组成服务团队,全程提供无偿代办服务,以此吸引更多的投资者创业。

  “现在,民办医疗机构配置大型医用设备要进行审批,这个应该取消。”全国人大代表、温州医学院院长瞿佳说。温州是国内最早开放医疗市场的地区之一。2012年9月14日国务院医改办正式批复同意将温州市作为目前唯一的国家社会办医改革联系点。

  这之后,各类社会资本进军温州医疗服务领域的热情空前高涨。首批引进社会资本55亿元,签约项目16个,新增床位可达5000张。

  但目前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向医疗机构核发大型医用设备配置许可证的权限在国家卫生部和省级卫生行政部门。

  “对于大型医用设备,我们认为应当注重通过强化事后监管来规范医疗机构合理使用,而不宜简单地采取规划限制、配额准入等方式控制其配置,对于民办医疗机构更须取消上述政策障碍和人为限制。”瞿佳说,特别是营利性民办医疗机构按市场机制办医,购置大型医用设备所需资金由其自筹,继续通过配置规划、配置许可等方式、人为设置准入门槛已不符合国家当前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趋势,也不符合国家投资体制改革严格政府投资、放宽非政府投资的要求,且事实上也约束不了民办医疗机构购置大型医用设备行为(未经许可购置的情况并非个案)。

  “我觉得,为进一步推动温州民办医疗机构提升服务能力、促进健康发展,建议有关部门取消对营利性民办医疗机构配置大型医用设备的审批。”瞿佳说。

来源:今日早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