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永新:国家应尽早建立教育基础信息数据库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03-14 11:52围观1732次我要分享

  履职全国人大代表五年后,本次全国“两会”朱永新转任政协委员。

  今年,他带来了14个政协提案,不出意外,其中有10个关涉教育领域。对于这位倾心于中国教育改革与发展的践行者而言,政协将是他下一个五年为中国教育鼓与呼的新平台。

  “我这次比较关注教育信息库的建设。”朱永新说。

  在他看来,教育基础信息的缺失,是影响教育行政部门制定教育决策科学性的重要原因,“现在做教育决策时,往往缺少具体数据的支撑。”

  为此,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他递交了一份名为《关于建设国家教育基础信息数据库的提案》。提案明确提出,中国应尽快仿效美国的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NCES),建立国家级的信息库,并由国家层面的领导小组来推动此事。

  构架仍未形成

  《21世纪》:为什么要倡议成立教育数据库?对于问题丛生的中国教育而言,这算得上非常重要的问题吗?

  朱永新:很多搞教育科学研究的朋友经常跟我反映,说苦于没有翔实准确可靠的数据支持来进行研究。其实,我们的教育行政部门在做教育决策时,往往也缺少具体的数据支撑。教育信息的不透明、不真实,是制约教育改革与发展的重要瓶颈之一。

  《21世纪》:你觉得差距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

  朱永新:华中师范大学左明章教授等人的研究都表明,我们的教育基础信息数据库建设至少存在四个方面的问题。首先,到目前为止还未建成国家级教育基础信息数据库,相关的建设信息如设计方案、资金投入等都不够透明;第二,缺乏有关教育数据收集的制度条例或法律法规以保证数据收集的畅通性和原始性,也没有一套严谨的审查制度确保信息的质量;第三,国家库和地方库的统计技术标准与数据类型没有统一的规范,使得数据的整合和综合利用率偏低;第四,至今还没有一个权威的顶层设计规划来指导教育基础信息数据库的建设,也没有一个专家团队深入研究。

  《21世纪》:基础数据的缺失,对公共教育政策的制定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朱永新:比如说去年一直非常热的异地高考问题,我过去总强调在政策设计方面,对于准入要有一个门槛,但这个门槛不是一个想当然的门槛,而是要有统计数据作为支撑,根据一个城市流动人口的总数以及在各个年龄阶段就学人口的总数来制定。首先要把家底弄清楚,你弄不清楚,就拍脑袋说把这些人都弄进来,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现在各地陆续出台的政策,到底有多少是基于统计数据基础上?

  再比如我一直期待成立“国家教育资源库”,现在许多省、市、学校都在建自己的教育资源库,重复建设、重复购买软件,造成了大量浪费。如果建立一个国家层面的资源库,把国内外最好的教育资源全部放在库里,学生、家长、学校随时都可以免费下载,进行网上学习,能够解决目前学校差距大、条件不同、师资水平悬殊等问题。但这个“国家教育资源库”的建立,首先要有教育基础信息数据库,对所有的学校和学生的基本信息进行全面处理,然后国家才可以根据基础数据,直接采购各种优质教育资源。

  教育决策部门的决策,应该建立在基础数据的基础上。如果信息数据不准确,决策就不可能科学。

  效仿NCES

  《21世纪》:世界上其他教育发达国家,对于教育基础信息数据的建设多持怎样的态度?

  朱永新:发达国家一般都非常重视教育基础信息库的建设。美国国家教育统计中心(NCES)是一个集教育信息管理、科学研究、决策支持、社会服务于一体的教育信息管理综合联合体。

  具体而言,NCES为国会解决教育问题、制定联邦教育计划、为各州分配联邦政府基金提供数据资料,以此指导联邦教育项目与教育财政的决策;NCES也为国家和地方行政机关、立法工作人员、地方教育机构以及当地学校系统协会提供各种相关的数据资料。

  《21世纪》:如果要建这样一个国家级的数据库,组织架构方面该如何设置?

  朱永新:我个人建议应建立国家层面的领导小组来推动这件事。现在我国教育基础信息分散在很多地方,牵涉众多部门,要确保数据能够顺利搜集汇总,亟需设立专门的领导机构来负责监督、统筹和管理整个教育基础信息数据库的整体运作。

  更为重要的一点是,为保证教育统计原始数据的可靠性,这个领导机构要有从各级各类政府及其教育机构获取教育数据的法定权利,这样才可以避免在获取数据过程中受到限制。

  《21世纪》:据我了解,目前教育部其实有一个专门的部门“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其主要职责第一条就是“收集、处理、分析国内外有关教育管理的信息。”是不是可以在这个中心的基础上建设国家级教育数据库?

  朱永新:我在提案中,建议将教育部教育管理信息中心改组成教育基础信息数据库的技术支持机构。因为参照国际经验,国家级教育数据库的建设需要建立一个相对独立的技术支持机构来支持和完成整个数据库体系的各种操作,以实现不同的数据库平台之间的数据交换与共享。

  确保准确完整

  《21世纪》:如何确保数据准确性?

  朱永新:我们可以从制定统计标准和严格审查制度两个方面入手,来尽可能确保数据的真实可靠。这方面,发达国家已经有了一些成功的经验,可以借鉴。

  我们还是拿美国NCES为例,其数据产品从最初设计到最终分析,都会受到来自NCES、教育科学研究所(IES)和教育社区的统计专家及议题专家们严格的技术审查。在研究设计和数据收集过程中,NCES采用内部工作组、外部技术审查组和承包商相联合的方式设计与收集数据,这种合作方式最大限度地满足了教育社区的需求。而最终分析只有在分析计划制定和审查通过后才能执行。最后,其产品还需经过议题专家审查以及NCES内部的代理审查(即由IES或同行进行技术性的复审)。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