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洪宇:2020年政府性教育投入应提高到4.5%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03-14 12:01围观2541次我要分享

  “第三次工业革命给人类社会带来全方位的冲击,集中反映在如何培养出适应其需要的高素质劳动者和创新性人才上。”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洪宇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指出。

  而人才的培养,首要的基础是教育经费的投入。

  据官方数据,2012年中国国家财政性教育经费占国内生产总值达到4%。而周洪宇建议要确定新的教育经费投入比例,“在2020年至少达到4.5%以上,最好能够达到5%,加上民间各种投入,全社会教育投入达到6%以上”。

  2020年教育投入达4.5%

  问:此次两会您建议要在2020年使中国财政性教育经费投入的比例至少达到4.5%以上,为什么提出这个数字?

  周洪宇:为什么是4.5%,而不是4.1%或者4.2%,因为我们确定一个国家的教育财政投入要考虑教育改革和发展对教育经费的需要,根据过去教育投入的情况我们测算出来,到2020年必须达到4.5%才能满足基本需要。

  问:这个基本需要的概念是什么?

  周洪宇:基本需要包括现有的将近7000亿的债务要还清,高中有两三千亿,义务教育有1000多亿,我们高等学校的债务还有2500-3000亿,这还是保守的测算,在有些专家的测算中,高等学校的债务在3500-4000亿。

  高等教育的毛入学率要由现在的27%提高到2020年的40%,需要大量投入。根据规划纲要,高中的入学率要由现在的80%左右提高到2020年的95%,高中的债务化解后还要加大投入。义务教育要保持高位均衡,还需要投入。学前教育是现在整个教育的短板,全中国学前教育的普及率才60%多,这离普及率达到 90%以上,实现学前教育的普及化还很漫长,而且现在强调学前教育要以政府的投入为主,财政不拿出来怎么可能。

  特别是高等教育,要培养创新人才,现在的投入根本不够。第三次工业革命的到来,教育的设备、课程编制、教育与产业的结合、成果的转化等都是需要钱的。

  问:在美国、荷兰等国家,教育都是以私立为主的,您怎么看中国教育资金投入的方式?

  周洪宇:荷兰的情况可借鉴,但和我们没有可比性。而福利国家芬兰的人口少,倾全国之力投入教育。其实,芬兰也不是放手让学生自由学,他的成功点在于他们教师的教育素质高,绝大部分在博士水平,教师待遇很高。

  政府和民间共同投入

  问:您的观点是,教育还是应该是政府投入为主?

  周洪宇:一方面政府应该加大投入,另一方面要吸引民间资本投入,这就是我另外一个建议,要拿出各种激励措施吸引民间资本进入,降低门槛。到2020年,加上民间各自投入后,全社会教育投入争取达到6%左右。

  应该建立中央和地方教育财政的协调机制,并且构建多元化的教育经费保障体系,通过资本市场、教育捐赠、校产保值增值、鼓励民间资本办学等方式增加教育经费的投入。

  参照国际上教育投入的情况,当我们进入工业化中期、中上等收入这个阶段,我们的教育投入应该有相应的提高,有这个力量为什么不给?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文件指出,在这个阶段的国家,政府和社会的投入要达到6%以上,在上个世纪90年代,像中国类似的国家,都在4.3%左右,我们说4.5%绝对不高,这个比例还没有达到充足阶段。

  根据OECD的报告显示,政府和民间的投入最高的是韩国,达到7.6%,有些国家是7.3%,其中政府投入这块都在4.5%-5%。

  问:但经费增加的同时,必须同时制定各种各样的法律法规完善审查机制?

  周洪宇:对,我也建议国家要加大对教育经费使用的监督力度,建立教育经费审查和监督机制,建立起独立的教育经费审查机构,行使独立的教育经费审查权,保障教育经费的专款专用。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