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须要再接再厉加快攻克职业教育改革的难题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03-19 11:00围观1688次我要分享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职业教育先后三次被提及,“实施中等职业教育免学费政策,覆盖范围包括所有农村学生、城市涉农专业学生和家庭经济困难学生。”以及“加快职业教育基础能力和特殊教育基础设施建设。”而回顾2004年迄今的10次政府工作报告,无一例外,全部提到了职业教育,在10年政府工作报告中,“职业教育”作为关键字一共出现了28次。

  这足可见我国政府对发展职业教育的重视。事实上,职业教育频繁出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并不奇怪。进入新世纪以来,国务院先后三次召开或批准召开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并于2002年和2005年两次作出关于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决定,明确把职业教育作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基础和教育工作的战略重点。客观而言,职业教育的快速发展得益于国家的重视,具体包括加大投入、纳入地方教育发展的政绩考核等,而要让职业教育进一步健康发展,接下来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切实推进职业教育改革,提高职业教育的吸引力。

  在职业教育快速发展的同时,我们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这是行政主导,直接办学的结果,这和高等教育的大扩招极为类似。具体表现为,政府部门不但制定职业教育发展的规划,还亲自实施规划,要求各地教育部门必须完成发展目标——2005年颁布的《国务院关于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决定》提到,到2010年,中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达到800万人,与普通高中招生规模大体相当;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占高等教育招生规模的一半以上。“十一五”期间,为社会输送2500多万名中等职业学校毕业生,1100多万名高等职业院校毕业生。这从政府规划角度没有问题,可是,如果政府部门发“命令”要求各地调整普高和中职的招生比例,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就会出现严重的问题——各地会简单地把完成中职招生规模作为政绩,忽视中职的质量和深层次问题。

  在政府的推动下,我国提前两年实现了规模目标,在2008年就达到年招生规模810万人,比2001年增加了410多万人;在校生达2056万人;实现了中等职业教育与普通高中教育招生规模大体相当的规划目标。表面上看,职业教育的形势一片大好,可是,教育质量不高(一些地方的中职甚至“空心化”)、办学缺乏特色、社会(包括中职教师、学生)对职业教育认可度不高,有的中职办学回归普高,等等,暴露出职业教育发展存在诸多问题。前不久发布的《2012中国中等职业学校学生发展与就业报告》显示,2007~2011年,我国中职毕业生就业率一直保持在95%以上,但高就业率掩盖不了中职社会认可度不高的尴尬现实。

  这就是由于没有处理好政府规划和学校自主办学的关系所致。对于教育发展,政府应该有顶层设计和规划,并出台政策鼓励某种教育发展,可是,具体的办学却应该交给学校,包括自主确定招生规模、自主实施教学。如果直接参与办学,就会使办学对上负责,而不是对教育、对学生负责,同时导致学校办学缺乏个性,大家所见到的是,有的地方职业学校办学条件简陋,缺乏师资和实训设备设施,但为完成招生指标,盲目扩大招生;有的地方不顾老百姓的意见,硬性压缩普高招生,增加中职规模,让中职成为“不得已”的选择;对于一些学校违规招生,侵犯学生权益(克扣国家助学金),一心追求中职规模,地方政府视而不见。

  可以说,靠增加投入、行政命令,短期内扩大职教规模是不成问题的,但要办出高质量的职业教育,培养掌握现代技术、较高技能的新一代技术工人,却不能按照这种方式。目前,我国政府已经推出职教免费措施,希望减轻农村、贫困家庭的负担,以此提高职教吸引力,在笔者看来,这一措施无法根本提高职业教育的吸引力。要真正提高职业教育的吸引力,需要政府部门在大力增加投入的同时,做好以下三方面工作。

  其一,打破制约职业教育发展,导致职业教育低人一等的教育管理制度和人才评价制度,给职业教育平等的发展空间。目前,我国还把职业教育作为一个办学层次,但从职业教育的健康发展看,职业教育应是和普通教育平行的类型,彼此之间可以学分、课程互认和流通,这一问题不解决,职业教育就很难改变差生才接受的教育的定位——各地的中职招生基本上都放在普高之后,上不了普高才选择中职,高职也是如此,基本上放在一本、二本、三本之后招生。

  其二,根除用人单位对职校生“低学历”歧视政策。目前,我国从政府部门到企事业单位,都存在一定程度的学历歧视,这让“低学历”的职校生感到前途迷茫,虽然国家已经注意到这一问题,并给中职学生进一步提高学历的空间——可上高职,可再读技术本科、专业硕士,以及职业教育博士,可这还是学历思维,引导中职办学追求有多少学生可上高职,高职办学有多少学生可以专升本,而忽视了本身的特色教育。

  其三,转变政府管理学校的方式,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与普通学校一样,我国职业学校的办学自主空间也很小,这是不利于职业学校办出个性、特色,提高质量的,只有给予学校自主办学空间,职业学校才能自主设置课程、自主进行教学。

  概而言之,过去10年来,我国基本上解决了职业教育的数量问题,接下来更关键是质量问题,我国于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指出,“到2020年,形成适应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和产业结构调整要求、体现终身教育理念、中等和高等职业教育协调发展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满足人民群众接受职业教育的需求,满足经济社会对高素质劳动者和技能型人才的需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推进改革。这是新一届政府需着力攻克的难题。

来源:中国青年报责任编辑:荔枝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