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要去妖魔化首先要重新确立模式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04-17 11:59围观1702次我要分享

  原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现中国职业技术教育学会第四届理事会会长纪宝成说,“现在几乎没有市委书记、市长与县委书记、县长的孩子上职业院校,就连说职教重要的人的孩子一般都没有上职业院校。”“职教简直成了‘平民教育’的代名词。很多老百姓的孩子上职业院校是无奈之举。”(中国青年报)

  职教举步维艰每况愈下,不解决政策制度层面问题,光喊职教重要,没有用。说职教重要的人的孩子不上职教,市委书记市长县委书记县长的孩子不上职教,情有可原。他们也不能左右制度,不能左右人们的观念,说到底也不能左右职教毕业生的去向。职教毕业生就是为社会各行各业培养的劳动者,为一个学生走上社会前的职业培训,用老百姓的话说,职业教育,就是拥有一技之长,到社会上有一技之能,有一席之地。职业教育就是“平民教育”,但职业教育绝不是穷人的教育,现在的职业教育从制度设置到学校设置,从课程设置到师资力量,都成边缘化,职业教育被严重妖魔化了。

  现在的职教的路越走越窄,招不进学生,招进学生留不住,留住学生学不好。职教徒有虚名,不少职校并没有合格的职教师资,这些师资不过是普通的文化课老师,他们并没有实践经验,他们也只会纸上谈兵,职教向学历教育靠拢。所以,职教毕业生与社会的要求甚远。职教举步维艰,国家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入不敷出,如此形成恶性循环。

  在社会上,师傅带徒弟,其实也是职教,手把手的教,教技术不教文化,也培养出人才,有一技之长,有一席之地,但是,这种培养是小打小敲的培养模式。

  休宁县有个木工学校,他们就是典型的职业教育,请社会上的能工巧匠当老师,再加上文化课老师,进行职业教育,学成后,学校发结业证书,学生拿着学校的证书到相关企业去,大受欢迎,不少人成名致富,成为乡村美谈。

  社会的分工注定,绝大多数人都是普通的劳动者,从事研究的毕竟是少数,所以我们的职业教育要占主导,所谓职业教育制度需要改革,就是要改变用学历教育来要求职业教育、认证职业教育、规范职业教育,让职业教育成为所有学生进入职场前的一次系统培训。普通高校,说到底,大多数也是职业教育。教育不能偏离为社会培养人才这一方向。

  职业教育的管理应该转型。成为由国家政策引导、资金扶持、就业规划,职业教育企业化,让职业教育成为社会发展的引擎,与学历教育一起,肩负起国家创新创造的力量。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