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缩水伤及未来蓝领梦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04-18 09:40围观1704次我要分享

  在广西、贵州、云南等西部省区,虽然“响当当”的大学少了些,但高职高专教育却相当发达,大批高职高专院校承担着当地高等教育大众化、普及化的任务。加之这类院校收费低廉、国家补助项目多,且旨在“教会一门手艺”,不少寒门子弟选择这类学校就读,同时怀揣着一颗“未来蓝领”梦。然而,近年来高职高专教育质量“缩水”已为不少人所诟病。职业教育缩水为哪般?“未来蓝领”路在何方?

  职业教育“高投入、高缩水”

  “一技在手,一生无忧”——这是很多教育工作者及家长对进入职业院校学子的美好期许。在高等教育发展相对较为落后的西部地区,跟沿海发达地区相比,拼不了“名校”,高职教育于是被日益重视并成为高教领域的主力军。这些被寄予“培养专业技术型人才服务地区发展”厚望的高职高专院校,获得了大量教育资金,校园越建越大越美,在校师生越来越多。

  2008年,广西打响了以培养“未来蓝领”为目标的“职教攻坚战”。几年里,广西累计投入职业教育建设经费110亿。广西是西部地区高职教育的一个缩影。投入是大量的,然而这类院校是否实现了与之对应的教育效果?

  半月谈记者的一位朋友曾在南宁市某民办高职院校任教。她表示,教师授课敷衍、学生学习积极性不高是普遍现象。当她决定离职并怀着不安之心去找教研室主任递交辞呈时,没想到主任并未为难她,还表示“自己也正在办理离职中”。

  教师流动性大,教学时间“缩水”等,正在引起有识之士的高度重视。

  今年全国两会上,政协委员、重庆邮电大学副校长杜惠平指出,高职高专院校是我国高等教育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其发展现状和其在高教体系内的作用并不匹配,高职高专院校教学质量“缩水”问题应得到重视。

  调研发现,当前高职高专教育缩水表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教学时间缩水,随意更改计划。很多高职高专院校从5月底6月初就开始放暑假,9月上中旬才开学,寒假从春节前一个月就开始放,过完元宵才开学,与高职高专教育每学年必须保证40个教学周相差甚远。

  二是课程内容缩水,随意改变课时。一些院校理论课以自习课代替,实训课以讲解课代替,压缩课程内容的现象时有发生。

  三是教师授课内容缩水,授课质量差。不少院校教师专业和所授课内容不匹配,教师流动性大,尤其是民营高职院校。因此,不少院校外聘在校大学生授课。这些“兼职”老师往往授课随意性大,责任心不强。

  教学“缩水”击碎“未来蓝领”梦

  无疑,高职高专院校教学缩水,势必引发一系列问题。

  一是招生混乱。高职高专院校办学质量高、影响力大的学校,招生容易;质量“缩水”的院校往往陷入招生困境,进而招生混乱。

  二是信誉危机。当前高职高专院校教学质量“打折”“虚假宣传”等会导致学校信誉扫地。

  三是生存困境。其实一所高职院校的信誉危机,往往伴随生存危机。这主要集中在三类院校身上:地域偏远、缺乏专业特色、就业竞争力不强的院校。

  我国高职院校近7成位于二、三线城市,这些地区院校相对信息闭塞,缺乏专业特色,常常出现“学生提着行李箱来到学校后很失望,第二天就转头走人”的现象。

  2011年7月初,广西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发生一起学生暑期赴广东“社会实践”维权事件,深刻反映了职校“缩水”的后果。7月3日,有人发微博称,1000多名广西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的学生被学校以“当志愿者”为由“骗”到深圳,为深圳地铁公司打工,承诺每月1600元的工资也仅得600元,学生因此愤怒罢工,却被扔到火车站,大多数学生担心拿不到毕业证而无奈暂留打工。

  对此,网友表示,这一行动“名为实践活动,实为地下打工”。广西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相关负责人此前接受采访时称,学生来到深圳是进行社会实践活动,不是来打工的,这“1600元”的费用涵盖了很多内容,比如学校的培训、老师的管理、领导来这里参观,以及应对意外事件等。

  2009级计算机网络专业学生小黄说,他们三年学制,第三年下半年几乎全部是实习。学院组织报名去深圳“当志愿者”时他未报名,因为嫌6个月时间太长。

  在关注广西职校学生遭遇的同时,不少人将矛头直指近年来层出不穷的“变味暑期实践”。由于一些高职高专院校教室、学生宿舍、师资等教育资源紧缺,要想满足新生涌进校园,就需分流部分第三学年甚至第二学年的学生进入社会,美其名曰“顶岗实习”,实际上缺少科学组织管理,导致分流出去的部分学生无所事事,虚度光阴。

  优化职业教育布局,鼓励探索职教新模式

  当前我国职业教育亟待调整。杜惠平建议,政府要优化职业教育布局,在审批高职院校时应加大对学校师资、设备、专业的论证力度,尽量实现“审批一所、存活一所、壮大一所”,鼓励高职高专院校走个性化道路。同时要注重质量发展,坚持市场化导向,让学生走出校门之后能“一技在手,一生无忧”。

  广西教育厅职教处副处长钟畅武表示,我国大力发展职业教育是符合经济发展需要的,这一教育趋势没有错。职业教育缩水问题反映了部分职校办学责任感不强,相关教育行政督导部门应予以监管。

  近两年,广西已关停100多所中职学校,并在谋求人才培养新模式,如本科试点对口招生中职毕业生、高职对口招收五年一贯制学生等。

  2012年,广西打响新一轮为期5年的深化职业教育攻坚战。这年秋季学期,广西首次开展五年制高职试点班,招生约4.6万人。试点班包括5年一贯制、“2+3”学年制和“3+2”学年制形式。

  5年一贯制试点班的学生在同一所学校连续学习,由普通高等职业学校独立承担,前2年为中职教育,后3年为高等职业(专科)教育。“2+3”、“3+2”试点班即中职和高职分段分校学习,中职阶段由中职学校(含技工学校)承担,高职阶段由普通高校承担。目前,桂林理工大学等43所高校成为这一试点的主办高校,广西机电工业学校等85所中职学校被纳入试点。

  广西教育厅新闻发言人李清先表示,入读后这批学生享受相同的职业教育学生资助政策。对于这一改革,广西教育厅相关负责人解释,5年制高职教育是以专业为载体的中高职教育试点,专业建设要坚持面向市场需求和就业需要,强化学生职业道德、职业技能、就业创业能力的培养。

来源:半月谈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