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计算的“七宗罪”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05-03 10:41围观1731次我要分享

  “数据存在‘云端’,化有形于无形,找到都很难,别说攻击了。”鼎普科技信息安全研究院总经理徐志亮这样解释“云”带来的安全感。

  而国家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成员曲成义却这样描述“云时代”用户的感受:“把自己原来管得了的资源交给看不见摸不着的‘云’。”

  随着“云应用”的普及,人们交给云服务运营商管理保障的数据越来越多,“云端”安全成为迫在眉睫需要直面的问题。

  “云时代的信息安全不能再走互联网先发展、后治理的老路,起步之初就要综合考虑发展与安全的平衡。”近日在京召开的“云时代下的信息防泄漏(ILP)技术变革与创新研讨会”上,公安部网络安全保卫局总工程师郭启全如此呼吁。

  “云”的“七宗罪”

  云计算的“七宗罪”已成为业界共识,2010年年初,云安全联盟与惠普公司共同列出了它们:数据泄漏、共享技术漏洞、内奸、账户和通信等的劫持、不安全的应用程序接口、没有正确运用云计算,以及风险未知。

  “大家把数据都存在‘云端’,涉密数据的集中本身就是新的风险。”国家保密局总工程师杜虹认为,“再一个问题是装数据的‘房子’是‘铜墙铁壁’还是‘纸老虎’?这要求保存数据的虚拟化技术及产品自身要过硬。”

  “云端安全屋”更多地是一个系统工程。“身份鉴别、访问控制、安全监控与审计都要包含在内,而我们现在的涉密网还没有形成体系,产品并不配套。”杜虹说,“管理人员的管理权限如何避免集中和权责明确,也是一个需要摸索的方面。”

  技术、程序、人都可能成为漏洞,如何有针对地防御?“首先要选一个可靠的服务商,”中国计算机学会计算机安全专业委员会主任严明转述起美国思科公司安全专家给他的建议,“还要签一个严密的合同,确保信息不被存在境外,确保服务结束后信息得到完全清除。”

  服务商的可靠意味着“可靠的房子和可靠的管理员”,合同的严密约束着这些“可靠”能够被执行。

  “可是作为用户,谁来证实执行与否?专家的回答是要找可靠的服务商。”严明笑言,“我这一听,坏了。这样像是钻进了一个无解的循环。”

  “有利于提高用户终端的安全性、资源的利用率、管理和维护的效率、信息基础设施的灵活和可用性。”杜虹表示,尽管现阶段的技术水平对“涉密云”的掌控无法完全把握,但独特的优势还是让很多单位和个人对云计算的应用需求逐步增强。

  六层“铁壳”装配“可信云”

  “要让人家看不到,看到了也拿不走,拿走了也打不开,打开了还看不懂,看懂了却改不了,最后因为有追踪,还能秋后算账,让他赖不掉。”中国工程院院士沈昌祥用六个“不”形象地描述出对“涉密云”的安全畅想。

  加密、身份绑定、权限控制、边界控制、输出管理、追踪审计,在徐志亮的幻灯展示中,一朵“可信云”被绘制出来,它用六层“铁壳”牢牢围裹在涉密数据周围,一一回应沈昌祥的六个“不”。

  “传统意义上的加密只是第一步,身份绑定后数据就像盖了戳,谁的谁说了算,一一对应;权限控制则让信息所有者拥有给别人授权使用的权利;”徐志亮解释说,“边界控制让整个‘云系统’即便是集中存储了多方的数据也条分缕析;输出管理,则解决了用户间数据交互的需要;追踪审计,让这朵‘云’上所有数据的变动都有踪迹可寻。”

  “前五层‘铁壳’是为了保障信息可控,最后一层的‘审计’则保障了整个过程可查。”徐志亮认为,可控和可查的“双保险”有效地弥补了云计算在安全上的“先天不足”。

  依据这样的设计理念,鼎普公司研发了基于服务器数据块调度的终端内核虚拟化无痕(TVDS)技术,其特点是,专用加密文件系统、发挥硬件最大效能、不改变网络架构、不改变使用习惯、异常处理恢复迅速、建设成本低。

  “现有计算机的性能和效率已经非常高,我们可以直接利用,老设备不走老路,走专有的网路,使用专用网络协议确保传输安全。”徐志亮逐一解释,“同时,我们能做到用户无感知的恢复。就是说在出现异常时,数据的恢复速度之快让用户来不及察觉。”

  云安全体系要“随建随立”

  和诸多行业体系的成长成熟一样,云安全体系的健康发展从来不是一项技术或一家企业可以完成的。

  “这家研究的服务器、那家研究的操作系统、第三家研究的操作芯片,往一块堆凑,竟然运转不了。”郭启全讲起自己在某国内展览上看到的“怪现状”。

  “多一家企业的产品就配不上套,这不麻烦了吗?”郭启全说道,“标准要马上统一起来!在行业成熟前出台标准,企业按统一标准研发产品,统一数据格式,产品才能迅速推广应用。”在他眼里,同一行业里的企业要像一条船上的“纤夫”,劲往一处使,而标准则是那根凝聚合力的“缆绳”。

  “在新技术和新应用推广上,国家的步骤可以总结为,出台一个政策、搞一批试点、支持一批企业研发、出台一批标准。”郭启全认为,这个思路对于信息安全行业的发展非常重要。他说,政府方面,云计算的安全政策正在研究出台,下一代互联网的信息安全标准和关键信息安全产品的相关标准也正在编制中;而企业方面,应该具有承担大型信息服务项目的能力,具有研究研发新技术安全的能力,在承担国家责任的同时,发展壮大自己。

  不久前,美国国会规定,美国商务部等不得利用任何拨款采购由中国政府拥有、管理或资助的一个或多个机构所生产、制造或组装的信息技术系统。“因此,信息安全必须上升到国家的政治、国防、文化、经济安全的高度来看待。”郭启全进一步呼吁,建在“云端”的数据“安全屋”要想更牢靠,政产学研各方的共识达成必须走在“分歧”成为事实之前。

来源:科技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