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不是“生意场”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05-09 11:31围观1576次我要分享

  河北省平山县警方近日披露,该县两河乡两河村的两所幼儿园因生源问题产生矛盾,一家幼儿园园长用注射器将毒鼠强注射到酸奶中,派人将其和拼音本等物装在一起,于4月24日晨放到死亡女童所在幼儿园学生的上学路上,致两女童误食死亡。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教师作为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塑人灵魂先需自身灵魂美。但作为教师的这名幼儿园园长,竟处心积累地把毒手伸向竞争对手、伸向无辜学生,致两名不谙世事的如花女童被毒杀殒命,其行为何其歹毒。

  这一极端惨剧经由传统媒体、新媒体报道,迅速震惊全国。在莘莘学子为生活琐事毒杀同窗好友这一恶性事件尚未完全平息之际,幼儿园园长突然又以蓄谋毒杀无辜孩童这种更令人发指的方式,再一次强烈刺激了善良公众的神经。网络上,“丧尽天良”、“丧心病狂”之类痛斥声不绝之外,“这到底是为什么”、“我们的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之类质问也频频出现。

  从警方目前的调查情况看,案发原因是“两所幼儿园因生源问题产生矛盾”。尽管这一表述略显模糊,但也清晰映照出当地幼儿园生源之争的激烈程度、生源之争背后利益之争的矛盾尖锐程度。当地幼儿教育生态,让人不安。

  更令人不安的是,此次惨剧并非偶然,这样的幼儿教育生态也并不孤立。查阅多年报道可以发现,幼儿园为争抢生源而大打出手乃至投毒等案例层出不穷,时间跨度长、地域分布广:

  2012年2月,湖北大冶一幼儿园负责人雇人打砸另一幼儿园载有幼儿及教师的校车;2011年2月,江西贵溪市两家幼儿园上演“全武行”,聚众斗殴;2010年及之前,四川达州市两家私人幼儿园几乎每学期开学都要发生摩擦甚至斗殴;2006年,河南新乡县一幼儿园长两次向竞争对手的学生投毒,好在抢救及时未出大事;2004年2月,贵阳一家幼儿园把另一幼儿园的大门堵了……

  这还不包括“斗勇”之外的诸多“斗智斗钱”现象,如争相加课程、涨降学费等。

  不用再举例了,类似案例实在数不胜数,在百度上键入“幼儿园 争生源”,相关词条高达近5.5万条。幼儿园争生源及衍生纠纷及悲剧,已成为一种社会现象。

  而细观这一现象会发现,出事幼儿园多为民办,社会办学在发展幼儿教育的同时,其负面效应也日渐显现。其危害性不仅在于幼儿园变成了“比武场”,伤害到无辜孩子,还在于教书育人的地方变“生意场”、“秀场”,妨碍幼儿教育发展,这两大苗头不容忽视。

  所谓民办幼儿园变“生意场”,即幼儿教育沦为挣钱渠道。现在,城市和乡村民办幼儿园“遍地开花”,一些小镇、一些乡村动辄十数家、数家民办幼儿园,这固然是中国推行社会办学的成就,但于举办者而言,不少人并非追求教育,而是幼教生财的生意。正因为“生意”上的利益之争,才导致恶性竞争,纠纷、悲剧、惨剧不断。

  其二,民办幼儿园变“秀场”。现在的幼儿教育是“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公办民办并举”,但有关机构负有管理与监督的职责。幼儿园争生源及衍生纠纷和悲剧的乱象,有管理与监督缺位的原因,但也不乏一些地方的政绩冲动。因为财力有限,难以大规模兴办公办幼儿园,就需要社会办学来支撑教育毛入学率,由此导致管理宽松、监督缺位甚至纵容民办幼儿园恶性竞争乱象。

  儿童是民族的未来,幼儿教育对人的发展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但部分民办幼儿园变“比武场”、“生意场”、“秀场”,只顾赚钱、只顾政绩而不顾幼儿成长,中国幼儿教育的发展方式亟须纠偏。

  回到幼儿园园长毒杀女童案,凶手已经落网,自会受到法律严惩;但凶手之外,还有很多人和机构也该接受社会的“审判”、良心的“审判”,并改过自新。

来源:重庆商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