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业教育不是培养廉价劳动力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05-16 09:55围观1330次我要分享

  “工作好找,但起薪太低。”5月5日,重庆永川的一名高职学生对记者说。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尽管重庆高职院校毕业生的就业率远高于普通本科院校,然而,职业教育招生难的问题依然严峻。虽然大学生就业难全社会有目共睹,但没人因此而止步。“愿意你的孩子上职校吗?”面对家长坦率的问题,记者无言以对。

  职教是“贫民教育”、“农村教育”

  尽管从中央到地方,上上下下都在强调:“职业教育不是培养廉价劳动力”。但职校毕业生起薪低、评价不高,加上工作后没有明晰的上升空间和通道,的确没法让人把这样的选择当作梦想。

  当前,职业教育在公众心目中留下的印象是“贫民教育”、“农村教育”。大众的观点认为,职业教育的教育对象要么是城市贫困子弟,要么是农村学生,职业学校是这两类子弟的首选,导致当代职业教育未能得到应有的社会支持。

  5月5日,记者从重庆电子工程职业技术学院了解到,该校80%左右的学生来自重庆各区县农村,上高职是希望通过读书获取一技之长,脱掉“农民”这顶帽子。

  高职现状是这样,那么,中职教育基本上成为各大型工厂的入厂培训,只是,这个培训用了3年时间才完成本应3个月完成的学习,导致许多中职学生沉迷于网吧、游戏厅,打架、早恋现象普遍。

  事实上,包括重庆在内,全国9个省区(市)都推行了职业教育资助和免费政策,减免学费资金均由财政补贴职业学校,补贴标准从2000元~6500元(每生每年)不等。可以说,学校无论是获得的社会效益还是经济效益都相当显著。但是,在教育管理制度中,职业教育低于普通教育一个层次;在高校招生过程中,职业院校被放在一本、二本、三本之后,被认为是差生才选择的学校;在就业过程中,职业教育学历也受到不平等对待。显然,这直接造成受教育者对职业教育的认同度不高。

  从用人机制上体现对职教的重视

  重庆市教委副主任赵为粮坦言,国家首先要从用人机制上体现出对职业教育的重视,对各类人才培养的结构分布要清晰,与经济发展水平相适应。中等职业学校学生数略高于普高的方向是对的,这种认识在高层比较统一,但家长的认可度低,家里再穷都希望孩子上大学。中职生作为普通技术工人,若工资能和缺乏技能的大学生比大体相当,社会地位就提高了。在欧洲和美国,家长并不认为自己的孩子非得上大学,他们已经形成良性的社会价值取向,而我们的价值取向单一,就是上大学。

  曾就读于重庆电子工程职业技术学院的谭雪,来自重庆万州农村。他说:“我高职才念到大二上学期就辍学去打工了,家人觉得没必要在学校浪费时间。”

  “家里人认为我去打工,放弃剩下一年半的学习时间能挣一两万元钱,还能积累社会经验;选择继续读书,要花一万多元钱,毕业后还不一定有现在的起点高。”谭雪说,他读的是计算机程序与维护专业,许多同学毕业后都改行做了销售或文员。

  “我最怕亲戚朋友问我读的是什么学校,每当我说出‘高职’、‘专科’这些字眼时,感觉他们明显有鄙夷的眼光,我受不了那种对我的学校、甚至对我本人瞧不起的轻视态度。”谭雪说这番话时显得无奈,“当我说在重庆龙湖地产做文员时,大部分人对我态度恭敬。”

  政府鼓励农村学生就读职业教育,同时,职业教育被视为区域经济发展的生产力,但职业教育需要扎实办学,才能让公众认可。“在我老家,接受职业教育成功的案例很少,人们认为职业教育就是浪费时间和金钱。”谭光元讲述了支持儿子谭雪辍学打工的原因:“职业教育就是对农村孩子进行基本技能培训,然后将他们送到城市从事二三产业的工作。”是否需要花3年的时光?读书能否学到谋生的真本领?对于农村贫困家庭这个投入太大,基于这些,谭雪家人一起商量,最终决定这书不读了。

  为技能型人才拓宽就业渠道

  重庆职业教育发展较快,最近5年市财政拨付职业教育经费达196.9亿元,但存在诸多问题尚待解决。一方面由于办学资金匮乏,办学成本被压缩,导致学生接受的职教质量缩水;另一方面,一些学校把学生当成“摇钱树”。以当前的校企合作为例,企业参与举办职业教育,主要有两种方式:一是为学生提供“顶岗实习”的机会;二是订单式培养,企业参与创办职业院校,毕业生今后优先到该企业工作,企业参与相关课程设计,为学生提供实习实训机会。

  这两种方式都存在一定问题,前者经常被质疑为把学生当廉价劳动力;后者则被认为是将职业学校招生作为企业“招工”,把学校教育混同于企业的职业培训,十分不利于拓宽学生就业面。

  2012年,重庆市出台了《大力发展职业教育的决定》、《重庆市职业技术教育改革发展规划(2012――2020年)》。政府对于职业教育的投入认真,结果却差强人意。“原因是学生的就业问题没有解决好,看不出受教育与不受教育的区别。”重庆西南大学副校长徐晓黎表示。

  “要对技术型人才有足够的尊重,对职业教育模式有更高的要求。”徐晓黎表示,“社会理解对职业教育的发展有重要意义,如果存在误解,就缺乏职业教育发展的土壤,职业教育发展得差,精英教育就成了无根之木。所以,全社会应该正视职业教育的责任。尊重技术型人才,尊重技校老师和学生,尊重农村及农民工子女。消除对职业教育的错误认识。为技术型人才提供更多的工作机会,让技能型人才有更可观的收入,让人们以手握一技之长为荣。

  这位专家表示,社会应该对职业教育模式提出更高要求,通过校企合作、群众参与,摸索出适合地区经济发展的技能型人才培养模式,让职教生成为爱岗敬业、不走捷径的合格公民。

来源:中工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