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教育环境下的电子书包是否可行?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05-31 09:10围观1880次我要分享

  书包是孩子们上学必不可少的物品,书包的材料也是五花八门,如真皮、PU、涤纶、帆布、棉麻等,近两年,拉杆式书包开始走入市场。究其原因就是因为实在太重。近些年一种新概念型书包投放到市场。沈阳某科技融合示范基地将研发一种4D电子书包,中小学的教材将全部融汇到电子书包里,学生可以深度体验一种“视觉魔术”。但是中国的孩子们,真的适用而且都用得起电子书包吗?

  首先,我们应该明确什么是电子书包。

  教学资源:(庞大的教育资源平台,也是近期教育云的重点)。从笔者在2012IDF英特尔信息技术峰会的了解看来,教学资源又分为两类,一类是基于电子版的教学材料,涉及数字化出版;一类是在线测评、辅导、自主学习的内容,主要是多媒体数字化教学软件,如北京敏特昭阳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敏特英语软件等。

  手持终端:国内2008、2009年前后曾经流行过一阵电子书的使用热潮,但是电子书在数据处理上明显落后,今日ARM处理器+Andriod系统为主的平板电脑或者Windows+PC的电脑显示占据市场很大层面.未来会有两大主导阵营:苹果iPad为技术前锋的平板电脑系统或英特尔、联想等介于传统PC和平板电脑的产品如英特尔超级本等。

  无线网络:丰富的资源获取途径。从国内一些地区如上海试点来看,主要还是依托有效的网络带宽,在局域网中实现资源获取的功能。从后期的发展来看,无线WiFi、有线宽带、3G甚至4G网络,都可以成为电子书包的网络基础。

  其实电子书包早已投放到市场,但给人的印象只是学习型笔记本的概念。电子书包真正替换掉现有学生的书包真的可行吗?

  记得在2012年时韩国政府推出一项计划,打算在2015年前全面实现学生课本数字化改造,采用“云计算”计算机网络系统辅助教学,帮助学生个性化制定各自的学习方法。韩国教育科学技术部29日向总统李明博递交这一预算开支约合20.7亿美元的教育改革方案。

  按计划,小学生课本将于2014年前全面实现数字化,中学课本将在2015年前完成数字化改造。

  按报告所说,数字课本不仅可以减轻学生书包的物理重量,而且可以减轻学生家庭的财务负担。另外,韩国教育科学技术部打算对所有中小学校加设“云计算”计算机网络系统,有助于学生经由手机等移动设备分享传统计算机资源,从而使学生不必依赖有固定机位的电脑,或每天携带沉重的便携式电脑上学。

  整个计划的目的是,帮助学生培养个性化学习方法,获得多种渠道的教育资源。国外的情况和中国一样吗?中国这样做你觉得是否可行呢?

  国外电子书包情况同样适用中国吗?

  正方观点:据华东师范大学学前教育系朱家雄教授介绍,国外在政府引导方面有成功的先例,如澳大利亚政府在教育数字化改革方面一直走在世界的最前沿。2009年陆克文政府启动“数码教育计划”,向每一名中学生免费发放一台笔记本电脑。2011年澳大利亚部分中小学试行“数字书包”和“早期教育iPad激励计划”。

  根据最早试点的西澳settlers小学试用iPad的结果显示,高科技能很好地激发孩子们,尤其是男孩们,对阅读、数学和科学等方面的学习兴趣。平板电脑的触控和互动性,使得学生可以更快地掌握乘法表、图形认知、数数字等数学能力;在阅读方面,iPad让学生在学习发音、拼写和朗读时更积极。

  上海青少年研究中心主任、上海师范大学青少年工作系主任黄洪基教授认为,iPad在孩子中间很风靡,如果家长出于保护孩子视力或是强化其人际交往的理由不让孩子玩,这样孩子就会跟不上时代,和同龄人之间也会缺乏共同语言。iPad对于现在的孩子而言,是一种与生俱来的生活方式,已经与这一代人的成长密不可分不能因噎废食。成人们用成人的视角去看待,其实过虑了。之所以出现这样的担心,主要是家长们没有把握好度,如果家长能够合理地把握好度,就可以让这个新生事物的优势得到有效利用。

  我有一次到央视做节目,碰到我的朋友、央视的节目主持人张泉灵,她的儿子也在玩iPad并且爱不释手,玩到了规定的时间后,还想再玩三分钟,他央求妈妈再玩三分钟,他妈妈同意了,要求他信守诺言,果然三分钟后他就关上了iPad,继续去做其他事了。大人们怪孩子沉迷其中,主要的原因还在大人身上,只要把握好了度,并能做到合理的引导,iPad应该给孩子玩。

  反方观点:上海社会科学院青少年研究所所长杨雄说,上海曾经在一些学校尝试“电子书包”,就是用iPad辅导教学,引起了很大争议。“看上去好像很先进,但这样做对于孩子的认知、计算等能力的培养不但无益,还有害处。”

  利用信息技术提升教学质量的行动得到广泛认可

  不可否认的是,10年数字出版的飞速发展才积累了电子书包今日之成效。经过电子书、平板电脑的先期普及,已经有越来越多传统出版机构意识到了电子书包的“含金量”,同时也有更多终端生产商参与进来,一起为电子书包的普及出谋划策。

  经过近两年的普及,电子书已经使数字阅读成为一个能被大众所接受并熟知的词汇,而从行业细分、应用人群、政府支持、版权保护等诸多方面来看,电子书包都有优于电子书的生命力。

  此外,就国内而言,电子书包还有令电子书望尘莫及的优势,那便是版权保护。与电子书不同,电子书包更为重视的是优质的教育资源,这些资源相对集中,将更有利于版权保护。“教材的数字化不是谁都能做的,语文、数学、英语每门课程都是一个浩大的工程。”教育系统很容易计算出学生的数量,进而确定其所需电子书包的数量,便于管理。

  对于一直不赞同云计算技术的人群来说,如果这一“减负”真的可以得到有效实施,相信并接受云计算的人也会越来越多。反之,另外的呼声是怎样的呢?

  电子书包正在从一个模糊的概念变成炙手可热的香饽饽。在这个传统出版商、网络运营商、终端硬件商、数字内容平台等各方势力都参与的市场角逐中,我们不得不思考,电子书包是否能好看又好吃呢?

  一个不得不提的背景是——数字版权问题错综复杂、数字内容平台向用户收费的进程迟迟得不到启动、国内电子阅读器厂商集体低迷……无疑都给国内的数字出版行业蒙上了一层阴影。手机出版,成为目前数字出版领域唯一取得实质性突破的领域。而由于电子书包产业链条的封闭性与手机出版类似,开始被不少人看成是数字出版打破目前困境的一个新的突破口。

  从全球来看,利用信息技术提升教学质量的行动正在全球得到广泛认可,在英特尔等厂商的推动下,包括美国、英国、日本、新加坡等众多国家和地区都开展了电子书包项目的研究与实践。

来源:慧聪教育装备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