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职业教育摆上人才强省兴滇富民战略地位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06-03 09:07围观1731次我要分享

  又到毕业季,云南交通技师学院毕业生王继成没有焦虑——毕业前一年,他就与上海大众公司签订了就业协议。“谁说职校生只能当工人?只要能力强,当经理、做老板,我们的未来大有可为!”

  云南师范大学职业技术教育学院应用化学系2009级学生楼云江也很轻松——原本计划高职本科毕业后当化学老师,今年被保送上硕士研究生后,她改变了计划,“希望以后能进药厂做研发或去学校钻研学术。”

  职校生为何就业不发愁?职校生也可以成为硕士研究生?贫困人口数居全国第二位的云南,将职业教育放在人才强省、兴滇富民的战略地位,作为帮困脱贫的重要举措。省委书记秦光荣掷地有声:“抓职教就是抓就业,就是抓产业,就是抓‘三农’,就是抓发展后劲和竞争力。”

  把工厂搬进学校,把车间建在课堂

  一艘大船“航行”在云南交通技师学院的实训大楼里,“水手”们眼前,是滇池、洱海、澜沧江的模拟实景。“云南有着‘一江通六国、一船到上海’的水运优势,可持证人员却不足3000人。”云南交通技师学院院长杨经元反问,“我们培养的船舶驾驶、船舶修造、轮机维护等专业技能人才,能不抢手吗?”

  云南的职业教育也曾走过生源不足、专业老旧、毕业生乏人问津的下坡路。2006年,云南普高、职高比降至1∶0.69的历史低位。

  瓶颈如何突破?

  “‘家有良田万顷,不如薄艺在身。’职业教育要紧扣社会、紧扣市场,着力培养在农村能致富、在城市能就业的应知应会的实用型人才。”省长李纪恒言辞恳切。

  “一边是大学生就业难,另一边是企业用工荒,实质是人才结构的断档。”云南省教育厅高教处处长王永全也认为,“职业教育要培养市场紧缺的实用技术型人才,办学必须与市场对接。”

  2000余平方米的敞亮大厅里,大众旗下各型号汽车两队排开——这不是4S店,而是上海大众设在云南交通技师学院的实训基地。身着标准工作服的学生正在接受校企合作的订单式培训,围着汽车实践操作。“进校就进厂,实训就上班,关键在动手。”杨经元说,与普通院校相比,职业院校学生最大的优势就在于“实用”。

  在云南经济管理职业学院,75个专业实验、实训室已经开办起来,学生在校期间可考调酒师、营养师、茶艺师等多种职业技能证书。学院董事长杨红卫说,以市场为导向办职业教育才有出路。

  昆明市官渡区职业高级中学已与省内外200多家企业开展深度校企合作,使学生与企业零距离衔接,学生推荐就业率达100%。依托云南的特色产业,园林园艺、普洱茶道等专业也进入了职业教育的课堂。

  抓住桥头堡建设机遇,云南职业教育大步走出去:2012年成立的中国—东盟教育培训中心,在培养援外农业人才的同时,也打造了云南与东盟职教合作的新平台;10个东部地区的职业教育集团与滇西边境10州市对口合作,在规划、师资、实训、就业等方面互利共赢。

  为解决师资队伍紧贴市场需求的问题,云南在全国率先实施中职特聘教师计划,每年从能工巧匠和专业技术人员中特聘1000名至2000名既能“动口”又善“动手”的“双师型”教师,教给学生来自实践前沿的技术。龙陵职业中学聘请40名玉雕大师言传身教,使玉雕专业一炮走红。

  “小散弱”难成“大气候”,五指捏拢建职教园区

  潺潺的流水,怒放的鲜花,依山而建的校园,图书馆、运动场、食堂等公共设施一应俱全。在安宁,一座拥有8家职业院校、可容纳5万余名师生的职教新城已初现雏形。

  “小、散、弱”一度是云南职业院校的通病,尤其条件简陋、专业设置重复、无序竞争等,加剧了职业教育的低迷。如何尽快扭转这一尴尬局面?

  云南提出打造“大职教”格局,创新政府、行业及社会各方分担职业教育基础能力建设的机制,投入133.78亿元,规划建设12个职教园区。目前,昆明、曲靖、楚雄等6个园区已投入使用,入驻学校49所、学生20.8万人,仅曲靖职教园区就有学生9万多人。

  昆明安宁职教园区办公室主任唐科告诉记者,安宁每年安排2000万元专项资金用于职教园区的开发建设,并将入驻院校及基础设施建设列为重点工程重点督办。一家职业院校入驻后,园区会立足安宁的支柱产业需求,引导院校设置专业方向,同时协调工业园区内的企业,促进校企合作。

  在绿树成荫的楚雄职教园区,各所职业院校相对独立,图书馆、信息中心、学生会堂、食堂等公共基础设施则统一规划、统一建设、共享共用。园区管委会副主任席家永说,避免重复建设后节省下来的资金,有利于各学校提升办学水平。

  以烟草闻名的玉溪,在职业教育“抱团发展”方面,步子迈得更早。2005年7月,玉溪就以市农业职业技术学院为龙头,囊括烟厂、烟草辅料企业、烟科所、各县区的烟草公司和主要烤烟产区的县职中,构建起覆盖全市的培养烟草专门人才的庞大职业教育集团。来要人的单位多了,毕业生不够分了,不少职校设起了门槛:企业的用工规模要在1万人以上,学生的最低工资在企业原有标准基础上上浮10%至20%。

  目前,云南已组建33家职教集团,基本对接了云南主要优势产业、支柱产业和特色产业。职教集团就像一块磁铁,吸引着企业、行业协会、中高职院校和科研机构,成员单位累计已超过2400家。

  搭建人才“立交桥”,让职校生也能考研

  上网输入学号和密码,玉溪工业财贸学校学生张雪娟便可登录云南开放大学的授课平台学习。作为中西部惟一一所开放大学,云南开放大学以信息网络技术为支撑,让学生花4到5年时间完成同一专业中专和大专的学习,实现中高职衔接,毕业可获大专文凭。

  职业教育的尽头是什么?不应是大专!

  云南省副省长高峰坦言,职业教育应该让学生感觉有待遇、有希望、有机会。可是目前,职教学生的竞争力有待加强,职业教育对学生的吸引力远远不够。因此,云南正探索建立中职、高职、应用本科和专业硕士相衔接的现代职业教育人才培养“立交桥”。

  目前,云南已在云南师范大学、云南民族大学等6所高校开展高职本科试点。王永全解释,这不是在高职院校办本科,而是在本科院校设置高职专业,培养理论能力和动手能力并重的应用型本科生。

  云南师范大学职业技术教育学院院长谢笑天告诉记者,自2010年起,试点高校每年还单列计划,各招收100名“三校生”就读高职本科,职校生高等学历教育的“立交桥”变成了“直通车”。

  云南的职校学生中,农村户口学生数占80.26%。2007年,国家决定对西部中等职业学校80%的学生给予每人每年1500元的助学金。在财政并不充裕的情况下,云南率先提出将补助覆盖面扩大到100%,中央补助资金不足部分全部由省级财政承担。2007年以来,共下达资金44.3亿元,其中省级财政承担了8.8亿多元。

  “长期以来,很多人带着异样的眼光看待职校生。”谢笑天说,职业教育应该是教育的一个类型,而不是层次;应该是一种选择,而不是无奈。云南正在做的,就是扭转偏见,对职校生与普通院校学生一视同仁。

  目前,云南中、高职在校生总规模已达80多万,普高、职高比提升到1∶0.95,职业学校撑起全省高中阶段教育的“半壁江山”。而即将出台的《云南省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2—2020年)》提出,到2020年,云南省中等职业教育在校生将达90万人,高等职业教育在校生将达50万人,云南将基本建成现代职业教育体系。

来源:人民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