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职业教育改革发展纪事:开放办学搭建成才“立交桥”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06-05 09:30围观1718次我要分享

  “最难毕业季”,招聘会人山人海,又到毕业季,云南交通技师学院毕业生王继成并不发愁——毕业前一年,他就与上海大众公司签订了就业协议。“谁说职校生只能当工人?只要能力强,当经理、做老板,我们的未来大有可为。”

  云南师范大学职业技术教育学院应用化学系2009级学生楼云江也不焦虑——原本计划高职本科毕业后当化学老师,今年被保送上硕士研究生后,她改变了计划,“希望以后能进药厂做研发或去学校钻研学术。”

  职校生能在竞争激烈的“北上广”成为“香饽饽”?职校生也可以成为硕士研究生?面对记者的疑惑,省教育厅副厅长罗嘉福回答,通过搭建现代职业教育人才培养的“立交桥”,云南职校毕业生人生的道路将越走越宽。

  加快开放办学步伐

  今年新年刚过,楚雄彝族自治州组成的职教团队就前往黄浦江畔拜师会友。作为教育部东西部定向职教合作的10个州市之一,楚雄州与对口帮扶的上海电子信息职教集团签订合作备忘录。5所同行的州属院校,也分别与集团所属的10所学校签约合作。

  去年岁末,教育部启动滇西扶贫东西部职教合作项目,云南职教再次面临重大机遇。未来3年,由北京、江苏、杭州、上海、天津、广东、湖州的10个职教集团,定向携手保山、丽江、普洱、临沧、楚雄、红河、西双版纳、大理、德宏和怒江10州市,帮助我省10州市制定完善产业和职教发展规划,共同培养现代农艺技术等专业人才,共同促进滇西区域特色产业发展。“定向合作帮扶,对楚雄职教可持续发展如雪中送炭。”楚雄州教育局李应光对东西部合作,“将楚雄州建成滇沪职教合作的示范基地”的机遇格外看好。

  抓住桥头堡建设机遇,云南省职业教育开放办学步伐明显加快。“走出去”天地广阔:去年7月成立的中国—东盟教育培训中心,在培养援外农业人才的同时,也打造了云南与东盟职教合作的平台。“引进来”举措有力:在教育部协调下,去年底,10个东部职业教育集团与滇西10州市签署了对口合作协议,在规划、师资、实训、就业等方面开展深度合作,实现互利共赢。

  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

  在网上输入学号和密码,玉溪工业财贸学校学生张雪娟便登陆了云南开放大学的授课平台,开始收看国内著名高校的课程视频。这得益于云南开放大学实施的中高职衔接项目。去年底成立的云南开放大学,是继国家开放大学、北京开放大学、上海开放大学之后成立的全国第4所开放大学,也是中西部唯一的开放大学。该校以信息网络技术为支撑,让更多学生共享优质教育资源。学生花4至5年时间完成同一专业中专和大专的学习,毕业可获得云南开放大学的大专文凭。

  职业教育的尽头是什么?不应是大专。

  副省长高峰坦言,职业教育应该让学生感觉有待遇、有希望、有机会。可是目前,职教学生的竞争力有待加强,职业教育对学生的吸引力远远不够。因此,云南正探索建立中职、高职、应用本科和专业硕士相衔接的现代职业教育人才培养“立交桥”。

  目前,云南已在云南师范大学、云南民族大学等6所高校开展高职本科试点。省教育厅高教处处长王永全解释,这不是在高职院校办本科,而是在本科院校设置高职专业,培养理论能力和动手能力并重的应用型本科生。

  云南师范大学职业技术教育学院院长谢笑天介绍,自2010年起,试点高校每年还单列计划,各招收100名“三校生”就读高职本科,职校生高等学历教育的“立交桥”变成了“直通车”。

  “长期以来,很多人带着异样的眼光看待职校生。”谢笑天说,职业教育应该是教育的一个类型,而不是层次;应该是一种选择,而不是无奈。云南正在做的,就是扭转偏见,对职校生与普通院校学生一视同仁。

  目前,云南中、高职在校生总规模已达80多万人,普高、职高比提升到1∶0.95,职业学校撑起全省高中阶段教育的“半壁江山”。而即将出台的《云南省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2-2020年)》提出,到2020年,云南省中等职业教育在校生将达90万人,高等职业教育在校生将达50万人,云南将基本建成现代职业教育体系。

来源:云南日报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