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装备资讯
  • 热点专题
  • 人物访谈
  • 政府采购
  • 产品库
  • 求购库
  • 企业库
  • 院校库
  • 案例·技术
  • 会展信息
  • 行业日历
  • 昆明29所小学恢复供餐 部分学生吃不饱花钱买加餐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08-29 09:54围观192次我要分享我要投稿

      昨天,是五华区各小学恢复供餐的第三天,孩子们吃得好吗?饭菜有没有变花样?家长是否放心满意?老师如何监管?晚报记者昨天前往文林小学等学校进行回访,发现“低年级学生吃不完、高年级学生嫌不够”的现象不在少数。有家长建议,供餐公司应考虑到不同年龄学生的个体差异,比如高年级学生的饭菜适当多一些,并提前准备一些可供添加的饭和菜,让孩子们都能吃饱。

      新闻回访

      部分学生吃不饱 自己花钱买加餐

      “哥哥,能不能帮我买杯奶茶?”记者刚到文林小学门口,一个男生就跑到校门口,从门缝里塞给记者10块钱。他是文林小学五年级的学生小豪,已经吃过午餐,不过还没完全吃饱。“饭菜倒是挺好吃的,就是量有点少”,小豪告诉记者,吃得快的同学两分钟就吃完一盒饭,一些高年级的学生都觉得不够吃,放学后就只能叫回家吃饭的同学帮买东西,从校门缝隙递进来。

      记者在学校门口守了15分钟,发现前后有十几个同学叫中午回家吃饭的同学帮忙买东西,大多是饼干、牛奶等。其中,大部分是高年级的学生,由于正在长身体,他们反映午餐有点吃不饱。

      “饱得不能再饱了”,文林小学一年级新生小超说,昨天吃的是蒸鸡蛋、麻辣豆腐、炒花生和小炒肉。品种和前天不一样,量还比较大,班上有些同学都吃不完。记者随机问了几个一年级新生,他们都说饭菜量有点大。“老师说好学生要节俭、不剩饭,我们就使劲吃,肚子都是鼓鼓的”,一年级学生小娇也觉得饭菜挺多,还是吃不完,但老师又提倡要节俭,要“光盘”。

      记者发现,“低年级的吃不完,高年级的嫌太少”,类似现象在多所小学都不少见。甚至,即使是在同一个班,男生和女生之间、不同的同学之间,都存在有的吃不饱、有的吃不完的现象。据了解,有的学校不够吃还可以加饭,但有的学校又没有多余的饭可以添加,即便有的可以加饭,但菜已经吃完了。有家长建议,供餐公司应考虑到不同年龄学生的个体差异,比如高年级学生的饭菜适当多一些,并提前准备一些可供添加的饭和菜,让孩子们都能吃饱。

      监管学生吃中餐 午间老师很辛苦

      “恢复供餐了,家长们倒是省心了,可是我们当老师的也不容易啊”,先锋小学的一位老师告诉记者。中午这一段时间老师们最辛苦,尤其是一年级老师。他们要把回家吃饭的孩子带出来,又要教小孩子们吃饭,中间有许多麻烦事,每天都感觉很累。但是,仍有一些家长不理解老师,认为这些是老师应该做的,“有时候感觉挺难过的”。

      五华区另外一所小学的负责人表示,在午餐监管方面,老师真的很辛苦,又要看管学生吃饭,还得想办法带他们午间活动,比如讲故事、听音乐等,几乎没有时间午休。“下午又要上课,有时感觉很困,但还是得强打精神给学生讲课,每天晚上回到家最想做的事就是睡觉。”

      新闻观察

      目前,昆明市小学、初中有学校食堂的并不多,尤其是公办小学,几乎都没有自己的食堂。北大附中云南实验学校有能够同时容纳2500多人同时就餐的食堂,对于大部分小学来说,是可望而不可即。

      北大附中云南实验学校有一幢三层楼的餐厅,除了一楼是教师餐厅外,二楼三楼都是学生食堂,面积大约2000平方米,共有座位2500余个。专供小学生用餐的二楼餐厅,一共有1100个座位,而在校的小学生总数不到1100人。昆明一所小学的校长坦言,如果学校要办食堂,场地就是最大的问题。“现在连教室都紧张,学生多得装不下,根本没有多余的地方办食堂。”

      在昆明一所公办学校的教师食堂里,记者看到只有6张4人餐桌桌子,供老师午间临时就餐。但是,很多老师午餐时间为了照顾学生,都只能把饭带到教室或者办公室吃。

      食堂工作人员的工资从哪里出,也是让公办学校头疼的问题。北大附中云南实验学校(民办)实行的是包餐制,学校每年向每名小学生收取5400元的餐费,包含了本学年内学生在校时间里,每天三顿正餐,两顿加餐的费用。

      据餐厅经理胡海宝透露,学校餐厅由总务处统一管理,工作人员也由学校来统一招聘。学校收费之后,再拨款维持餐厅的运营,餐费中大约15%用于支付餐厅员工的工资。记者粗略估算,按照1000名在校小学生来计算,每年小学生的餐费中,要扣除81万元来支付员工工资。

      对于公办学校来说,这笔钱不是一个小数字。如果是把这笔支出算在学生头上,可能又会引起家长的质疑甚至不满。如果想让财政投入来解决食堂工作人员工资,难度同样很大。

      新闻大家谈

      省政协常委保文莉:相关部门对午餐“明码标价”

      省政协常委、昆明医科大学副教授保文莉坦言,自己也是一名家长,从家长的角度来说,小学午餐的确是帮了家长不少忙。“我们在呈贡上班,中午要回去管孩子根本就不现实。”

      保文莉认为,午餐的监管与现行的制度并不矛盾,有机构托管学生都是对家长工作的支持。她建议,相关部门可以对小饭桌进行资格认证,学校也要出台相应的监管措施,保证饭菜的卫生安全。无论是选择小饭桌还是供餐企业,都要选择卫生部门许可,经过认证的餐饮单位。

      此外,保文莉还谈到,在午餐收费上,可由物价局等相关部门,制定出午餐的“标配”,然后进行“明码标价”,让午餐收费变得更加公开透明。

      昆明市人大代表李春光:

      老师守着学生吃午餐应得到劳动补偿

      “这不是一所两所学校的事情,而是涉及到很多学校,也就是说,这不是一个个别现象,而是对整个教育系统都产生影响的事情。”昆明市人大代表、西南林业大学副教授、知名律师李春光说,因此小学生午餐怎么样提供、怎么样管理有必要由教育主管部门牵头来做。

      “学校也好,教育部门也好,更多的是提供一个平台,让家长来选择送餐的企业。”李春光建议在选择供餐企业、管理午餐时要注意以下问题:

      首先是要给送餐企业设定一个门槛,“不能是所有的企业都进来,需要质量监督管理部门、工商部门等参与进来,协助教育部门制定一个标准,符合标准的企业才能来竞标。”

      其次是要设置一个诚信名单或黑名单,对企业进行监督。“只要有过不良记录的,都不能来竞标。竞标成功的,也要进行监督,要求这些企业恪守商业道德。”

      最后是竞标的过程要公开透明,同时要有多家企业可供选择,保证选择的空间和余地。“公正的前提就是要公开,竞标的整个过程都应该是透明的。包括怎么选的、由哪些人来选、候选的企业有哪些,都是应该公开的。”

      关于老师的劳动补偿,李春光认为老师中午守着学生吃午餐、午休是在法定的劳动时间之外付出精力,应该得到补偿。“如果认定供应午餐是必要的,这个成本就不能转嫁给学生和家长,这个补偿应该由财政承担。”

      “也可以换个思维,由家长委员会聘请老师或是志愿者、义工、甚至专门的工作人员来为学生提供午餐管理服务。”(孙琴霞 郭舒瑜 明军)

    来源:春城晚报我要投稿
    采购网二维码

    扫一扫,欢迎关注

    教育装备采购网官方微信

    掌握教育装备行业最新、最权威资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