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为高职教育内涵发展装上“马达”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09-17 10:44围观166次我要分享

  当前高等职业教育的内涵发展,已成为人们的共识和追求。一是历经黄金十年的快速发展,我国高职教育数量增长、规模扩张的能量已得到充分释放,目前已进入到发展的平衡期甚或衰减期。二是高职教育“大而不强、快而不优”的问题比较突出。“大而不强”主要表现为以人才培养为中心的高职教育质量不高;“快而不优”主要是指发展虽快,但内涵跟不上,不具备可持续发展的禀赋。因而高职教育发展必须由规模向效益转变,由数量向质量转换,由外延向内涵转向。问题在于,高职教育的发展切换并不是单纯的思想理念转变或口号化宣言所能奏效,关键是要找到驱动高职教育内涵发展的那个“马达”。

  一靠质量驱动。以教育部《关于全面提高高等职业教育教学质量的若干意见》为标志,我国的高等职业教育已由前数量阶段进入了后质量时代。前数量时期追求规模扩容、粗放发展,后质量时代则在稳定规模的基础上追求精细化雕琢的内涵发展。这就需要“以全面提高高职教育教学质量为重点”、“加强内涵建设,提高教育质量”,以质量为抓手驱动内涵发展。质量是内涵的根本亦是内涵的保证,以质量驱动内涵发展就是找到了内涵发展的“根”。质量驱动关键在于确立质量为本的理念,要“咬定质量不放松”。不为数量所扰、不为困难所惧、不为利益所惑,一门心思抓质量,才能确保办学方向的正确性、办学发展的可持续性。质量驱动还要确保人才培养质量。人才培养是高职办学最重要的职能之一,也是检验办学质量内涵的“落脚点”。高职教育倘若不能培养出服务于“产业转型升级和企业创新需要的技术技能型人才”,不能满足经济社会发展对“另一类型”人才的需求,质量就会流于虚妄,内涵发展就无从谈起。

  二靠竞争驱动。数量发展阶段高职教育资源匮乏短缺,必须降低“门槛”,给办学主体更多的准入机会和发展机遇,这时规模扩张、院校扩容是主题词。而一旦数量膨胀达到一定的阈值甚或接近饱和时,竞争就会凸显出来。尤其是在当下生源大幅萎缩、刚性衰减成为趋势的背景下,僧多粥少的竞争就势必难免。内涵发展就是竞争驱动、竞争发展。一哄而起的高速扩容后,需要理性沉淀和大浪淘沙,需要“吹尽黄沙始到金”的淘漉和凝练,这样存优汰劣、适者生存,发展才能优化提升,才是有质量的、有内涵的理想样态的发展。在这样的竞争中,办学主体一定要有竞争的意识、竞争的实力和竞争的底气。因为只有办学质量好、内涵底蕴厚、竞争实力强的院校才能竞争制胜,行之久远。反之,内涵浅薄、质量低下、竞争虚脱的院校,势必会在残酷的竞争中,生源萎缩以致枯竭而难以为继,在竞争中被淘汰出局。

  三靠特色驱动。高职教育内涵发展还须靠特色驱动。特色是什么?特色是一所学校办学的独到之处,是在实践中凝练和形成的独特的办学品质,它是学校在长期办学和人才培养过程中积淀而成的独有品格的凝聚,是学校特点和优势的彰显,智慧与创新的整合,是个性和魅力的集成,是学校办学优势和强项的积累、提炼和升华。办学特色是一种核心竞争力,是高职教育内涵式发展的必然路径和教育创新的不二选择。以特色为载体驱动高职教育的内涵发展,必须在特色定位上,凝练文化铸特色;特色战略上,错位发展显特色;特色路径上,发掘优势扬特色;特色实践上,整合臻善创特色。只有这样,才能在特色的建设和培育中,推进职业教育的内涵发展,使每一所学校都办出个性和品格。

  四靠创新驱动。创新是高职教育内涵发展的根本和最高境界。创新驱动就是要以创新为杠杆,撬动高职教育的发展。首先要弘扬改革创新精神。当下的高职教育已推进到改革发展的“深水区”,面临着许多发展问题和困境需要破解。如校企合作的深化与推广,课程改革的推进与优化,现代职教体系的建构与完善等。如果没有改革创新精神,就很难取得突破和成效。其次要重视高职教育结构体系的创新,即现代职教体系的建构。从服务需求、开放融合、有机衔接、多元立交四个层面,建构具有中国特色、世界水准的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框架,为职业教育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提供重要保证。再其次要重视创新文化的打造。创新文化包括每个人创新意识和能力的培育和养成,创新的文化氛围的创设和营造,创新的激励机制的配套与实施等,由此形成创新的精神引领和自觉追求,使内涵发展的目标在创新的氛围、开放的思想、开拓的精神的文化环境中得以实现。

来源:中国教育新闻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