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基因大米正做猕猴喂养实验 专家自己连吃14年

中国教育装备采购网2013-10-21 14:29围观131次我要分享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京华时报记者曾在“部长通道”堵住农业部部长韩长赋,问转基因水稻今年是否会批准上市,韩长赋只是笑而不语。

转基因大米做猕猴喂养实验

  华中农业大学请市民品尝转基因米饭

  前天,中科院院士张启发在中国首届“黄金大米”品尝会现场称,转基因水稻产业化的决策不应依靠民意,而应按照法规和程序走,农业部作为主管部门不敢拍板是不作为,导致转基因水稻产业化错失良机,再等待拖延将误国。

  到底转基因水稻安不安全,华中农业大学教授、国家重大科技专项“抗虫转基因水稻新品种培育”项目负责人林拥军透露,目前农业部正委托中国农业大学做转基因大米的小型猪90天喂养实验,还委托中国医学科学院做猕猴喂养实验,“属于灵长类,跟人类非常近”。

  61院士吁转基因水稻产业化

  前天下午,华中农业大学图书馆能容纳300人的报告厅座无虚席。

  “当前的困境是国家转基因产业化的发展停止,无法实现转基因水稻的产业化,我个人认为,错失重大机遇。”发言者张启发院士面对台下身穿“爱科学支持转基因”文化衫的网友如是说。

  张启发现任华中农业大学生命科学技术学院院长、作物遗传改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2009年,张启发领衔的华中农业大学研究团队获得农业部颁发的两张转基因水稻安全证书,是中国至今仅有的两张。但这两种转基因水稻至今仍上市无期。

  “国家高层对转基因技术在中国的发展究竟持怎样的一种态度?”对此,张启发表示并不清楚。他提到,今年夏天海外49位专家写信给国家高层,建议推动转基因农作物产业化,据了解“得到非常正面积极的回应”。

  几乎同时,国内61位两院院士也就此向国家领导人上书进言。张启发表示,这次措辞急迫,分析国际国内形势,认为推进转基因水稻产业化已到刻不容缓的地步,否则就会误国。

  专家指责农业部“不够作为”

  “决策者对这个东西没有把握,不敢拍板”,张启发表示,转基因水稻产业化最大的阻力在于政府无决策。

  当前中国民众普遍对转基因食品有疑虑,是否正是这种民意的现状让农业部难拍板?对此张启发认为,转基因产业化的决策依靠民意不是聪明的做法,应按照国家的法规办,按程序走,如果法规不对就修改,正如球赛谁输谁赢由裁判说了算,而不应该看哪一方支持者多。

  中国目前批准商业化生产的转基因作物有延长贮藏期的番茄、抗虫棉、抗病毒甜椒、花色改变的牵牛花、抗病毒木瓜。张启发提到,这些在拿到安全证书后都已顺利投产,唯独对水稻提高门槛,无法开展品种审定,也就拿不到上市所需的生产许可证和经营许可证,“转基因水稻品种要怎么开始推行,现在农业部连办法都没有”,张启发指责农业部不够作为。

  转基因大米做猕猴喂养实验

  对于转基因水稻的安全性,有“反转派”质疑实验作假,要求公开。

  华中农业大学教授、国家重大科技专项“抗虫转基因水稻新品种培育”项目负责人林拥军昨天向京华时报记者介绍,这两张安全证书的取得非常严格,不仅对白鼠做了90天喂养实验,还做了三代繁殖实验,结论都显示食用转基因大米与普通大米并无差别。

  林拥军认为,如实公布一些基本的实验结果对打消老百姓的疑虑有好处,但应由鉴定方或农业部发布。

  有人提出白鼠“吃太少,与人差别大”,质疑实验结果无法证明人食用安全,林拥军透露,目前农业部正委托中国农业大学做转基因大米的小型猪90天喂养实验,还委托中国医学科学院做猕猴喂养实验,“属于灵长类,跟人类非常近”。

  林拥军还表示,食品与药品不同,上市前无需做人体实验,但他自己从1999年来已连续14年吃转基因大米,至今身体无恙。

  对话·林拥军

  严格评估转基因食品

  京华时报:虽然有专家一再表示,既然国家已经给转基因水稻颁发了安全证书,就要相信它是安全的,但很多民众仍不相信,有疑虑。

  林拥军:这与政府公信力有关,现在很多老百姓对政府说的偏不相信,对道听途说来的一些东西反而相信,这是很奇怪的一种心理。

  京华时报:农业部生物技术安全管理办公室表示对转基因产业化要系列推进,根据研究进展、社会接受程度等,优先发展经济作物和间接食用作物,这是因为粮食作物风险更大吗?

  林拥军:这在科学上是不合理的,应该成熟一个发展一个,这么做考虑的不是科学的安全问题,而是社会接受度问题。其实我们早已在食用转基因食品,像大豆油。

  京华时报:为什么至今全世界还没一个国家实现转基因水稻商业化种植,中国人为什么要率先做“白鼠”?

  林拥军:水稻主要在亚洲种植,而全世界水稻研究中国是最好的,过去日本、印度比我们好,现在已经超过他们,我们科学长期落后,如今为什么不能走到别人前面去,做吃螃蟹的人?

  事实上美国已经批准了一个转基因水稻的安全证书,可以商业化种植,但美国水稻需求量少,而公司要有利润,没有推广价值就不干。

  京华时报:当初推转基因棉花是因为虫害太严重,现在转基因水稻有这种紧迫需求吗?

  林拥军:对水稻来说,80%的农药应用于防虫,农药残留问题你说不紧迫,我觉得那是说假话。转基因水稻中转基因蛋白的含量非常低,只占百万分之几,而且这种蛋白已经被很多国家包括我们自己吃了证明对人无毒,反而质疑安全性,而农药残留的问题却很少有人质疑。

  京华时报:您和一些“反转”人士交流过吗?

  林拥军:有些人很顽固,很难说通,包括一些官员,接触了很多网上负面的东西,根深蒂固,也要给他们做科普,不厌其烦解释给他们听。我觉得真正的专家,在研究方向内的事儿才敢说话,我虽然学分子生物学,但是搞水稻的,让我说玉米的事我就不是专家,但现在有些搞经济、历史、军事的人都敢说转基因是怎么回事儿,这是既不严肃也不科学的一个态度。

  京华时报:您觉得对普通老百姓做转基因科普有难度吗?

  林拥军:是有难度。有个医生问我,你把基因从细菌里拿出来,转到水稻里面去,那么这个基因会不会从水稻里面跑到我们人体里面去?我很惊讶,一个学生物的医生会提这个问题。我们每天吃了多少基因啊,蔬菜、肉类里面都是细胞,含有大量基因,都会跑到我们人身上吗?我们实验中要提取基因植入到水稻里面去,这是很困难很困难的,要用特殊的方法。

  我一直强调转基因技术本身不存在安全不安全的问题,只是一个技术,是中性的,但转基因产品确实存在一定风险,并不是所有转基因产品都是安全的,有人可能会植入一些不应该植入的东西,让基因表达引起对人的损伤,所以评估再怎么严格我都认同,特别是食品。

  观点·崔永元

  慎推广转基因粮食

  被“黄金大米”事件刺痛,著名主持人崔永元开始在微博上就转基因问题与科普人士方舟子“干仗”,明确反对滥用转基因技术,被网友视为新的“反转”代表。

  对于61位院士上书要求加快转基因水稻产业化事件,崔永元提到,转基因本身是个跨领域的事,农业、医学、环境、定价等相关部门都涉及到,不应由农业部一家说了算。前些天他去日本做调研时了解到,在日本由农林水产省和环境省进行转基因作物生物多样性影响的审查,由农林水产省进行饲料安全审查,由厚生劳动省进行食品安全的审查,多个部门共同监管相互制衡。

  针对被“挺转”人士质疑为“外行”,崔永元认为,转基因新技术涉及方方面面,每个人都有发言权,他去日本时就看到日本政府公开表示转基因农作物被承认前需要听取各位国民的意见,鼓励民众参与投票,并在做鉴定的同时公开向全社会征集消费者的意见和建议。

  “我对这个特别感兴趣,每个人的投票可能出于他的习惯、认知、甚至宗教信仰,不一定有科学道理,但是这种尊重国民情感的做法非常触动人,”崔永元说。

  为什么中国政府发了转基因水稻安全证书,但大家仍不相信其安全?崔永元指出,转基因宣传特别需要公信力,美国FDA(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日本厚生省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有公信力,要推行新的产品时大部分民众都选择相信。

  此前崔永元在微博上向农业部发问:“中国的主粮水稻和小麦开始转基因商业化种植了吗?批准了吗?偷偷种的有多少农业部知情吗?管吗?如果没有,出口欧盟被退回的米粉中哪里来的转基因成分?农业部食堂和幼儿园吃转基因食品吗?”但至今未收到官方的任何回复,他认为这不应该。

  崔永元认为,正因为政府不诚信导致的信任危机,要传播转基因就需付出更多成本,应当俯下身来向民众一点一点讲清楚转基因问题,而不是站着说老百姓都是傻子。

  崔永元表示,转基因作为一个技术是中性的,作为一个先进技术一定要加大力度研究,因为涉及粮食安全,涉及知识产权,要坚决支持中国发展自己的转基因技术,研究上“一天都不要停”。但转基因作物商业化种植一定要谨慎,尤其是转基因主粮产业化一定要慎之又慎。他希望做生物技术的科学家当少安毋躁,“虽然你们懂得转基因,但并不懂得社会的全部,这个世界除了自然科学还有人文科学。”

来源:京华时报

相关阅读